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076章 廣而告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076章 廣而告之字體大小: A+
     

    “就這點要求?可以啊!所有的事情都聽你的!”寧珏說的輕鬆,顧泱泱卻好像沒有料到他這麼痛快就答應了。

    她又鄭重地問了你一遍:“你確定所有事情都是聽我的?”

    寧珏真誠的點頭道:“是的,都聽你的!”

    顧泱泱邪魅的一笑,點頭說:“好同志,覺悟很高!既然你想加入重案組,你就加入吧。不過,你的第一個任務就是,寫一份又詳細又簡單又大氣又能快速讓人們知道我們重案組的廣告!”

    “廣什麼?”寧珏眨巴着眼睛問道。

    “就是寫在紙上的一種宣傳手段,重點就是告訴人們我們重案組開業了!”顧泱泱說道。

    “那就是告示了!”寧珏明白了顧泱泱的意思。

    “只要你能將我們重案組寫清楚,讓別人瞭解我們重案組就行!”顧泱泱微笑道。

    這種小事是絕對不會難住飽讀詩書的寧珏的,他自信的揚了揚下巴道:“好!明日午時本官給你送來!”

    “午時?”顧泱泱黑亮的眸子溜溜一轉,嘴角挑起一個邪惡笑,“好!既然你說午時給我的一定要信守承諾!我要一百份!”

    寧珏瞬間噎住了:“一百份?你要怎麼多作甚?”

    “我是頭兒!什麼事情都要向你回報嗎?還有,以後跟我回話的時候一定要加上遵命兩字!”顧泱泱端起了官架,得意得挑眉頭道。

    寧珏臉頰略微有些僵硬,他要不是現在必須要加入重案組,他纔不會忍氣吞聲的聽命於她:“遵命!本官明日一定給你一百張!”

    瞧着寧珏離開的身影,顧泱泱心中不知有多痛快,暗想道:“活該讓他拿着南宮洵笑話我,這次看我不折磨的他死去活來!”

    她瞥着那支鑲玉的簪子,總是覺得中間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可是自己卻忘記了!

    寧珏向來都是君子一言快馬一鞭,說是午時將那所謂的廣告拿來,真的是拿來了。當顧泱泱瞧着那一厚摞的廣告,很是心滿意足的笑了笑,畢竟寧珏的文筆是爲人能及的。

    她拍着寧珏的肩膀,瞧着他黝黑的眼眶,安慰道:“小同志爲了革命出力了。黨和我都會記住你的!人民也會記住你的!”

    她所說的寧珏一句也聽不懂,但總感覺這不是什麼好話。

    “既然你都寫完了,那就挨家挨戶的送一送,貼一貼吧!天黑之前要回來的,我們要進行第一次議事!”雖然顧泱泱沒有當過官,但是在官手下也是做了很久了,裝模作樣還是會的!

    “天黑之前?”寧珏不可置信的瞧着手中那一百張紙,“你是說就本官一人發嗎?”

    顧泱泱嚴厲道:“年輕人,不要質疑你的能力。人是有潛力可挖的!我相信你能做到的!”

    寧珏黑眸上鍍上一層寒意,語氣生硬道:“既然如此,你也應該去挖一挖!”

    顧泱泱瞪着他,朗聲道:“我能跟你一樣嗎?我還要準備議事內容的!”

    寧珏輕蔑地瞥了她一眼:“準備議事內容是假,偷懶是真的!”

    “小寧寧,一開始你說你加入重案組會聽我的,看你說得誠懇我才肯讓你留下的,你要是現在不

    想幹了也行,你走吧!”顧泱泱故意一副怒氣洶洶的模樣說道。

    “尊……命!本官去貼!”寧珏冷着臉,不予多說的轉身便離開了。

    顧泱泱捂着嘴偷笑,眼眸都彎的好似月牙了。折磨他只能用一個字來形容,爽!

    可是,寧珏爲什麼非要加入重案組?以他平時裏的性格脾氣,絕對絕對的不會聽命與她的,更不會乖乖的讓他做什麼就做什麼?他到底是爲什麼?

    顧泱泱從懷中掏出簪子,細細打量着,真是可恨那日的事情記不得了。

    “真是的!那天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要不再去喝醉一次,瞧瞧能不能再想起來?”顧泱泱喃喃自語道。

    一面說着還一面用手輕拍自己的額頭,忽然腦子裏一亮,果然,想不通的時候,拍拍腦袋還是有用的。

    顧泱泱急忙地跑了出去,按照自己腦海中的模糊的印象,找到了那個賣簪子的地方。

    她將簪子遞在賣簪子的老太太面前,問道:“這是不是你的簪子?”

    那老太太只是輕撇一眼後道:“是我的,不是寧大人送你的嗎?”

    顧泱泱急切地問道:“那日我們買簪子的時候都發生什麼事情了?”

    那老太太神神祕祕的一笑:“你怎麼來問我?你自己都不記得了嗎?”

    顧泱泱瞧着她的笑意,忽的心頭一顫:“不記得了!”

    “你們年輕人啊,這種事情怎麼能忘記呢?”老太太恨鐵不成鋼道:“特別是女孩子,這男人一天一個樣,抓住他都來不急,你怎麼能忘記呢?這樣太吃虧了!”

    顧泱泱被說的一頭霧水,不解地眨巴着眼睛。

    “那日寧大人向你告白了,這支簪子就是你們的定情信物!你怎麼能連這種事情都忘記了!”老太太嫌棄的瞧着顧泱泱。

    顧泱泱瞬間有種吞了冰疙瘩的感覺,吐還吐不出,咽還咽不下,支支吾吾半天就是:“他……我……我……他……”

    把老太太急的,她又重複一遍:“就是他,喜歡你!你,喜歡他!你們兩個人的定情信物就是這簪子!”

    顧泱泱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滿是粉色的畫面,一娉婷女子柔柔弱弱的依偎在玉樹臨風的他身上,含情脈脈好一會後,他拿出一支簪子輕輕地插在自己的發上。手指順着她的臉頰滑到下巴,輕挑起來後,她羞澀的一笑,他深情的吻在她的紅脣上……

    頓時顧泱泱全身雞皮疙瘩站起來,不自覺的一個顫抖!

    她跟寧珏兩人,定情?這不是一個童話故事,這是一個恐怖片!

    顧泱泱終於明白了爲什麼寧珏死皮賴臉的要加入重案組了,原來他喜歡自己!

    顧泱泱得知這個消息後,整個人恍恍惚惚的,做什麼都心不在焉,旁邊有人跟她說話都是一驚一乍的。

    白策眯着那雙魅惑的眼眸,輕聲問道:“今日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你說這件事情是真的嗎?”顧泱泱完全沒有聽見白策的問話。

    “什麼事情?”白策不解道。

    “這件事情有蹊蹺!”顧泱泱蹙着眉頭喃喃道。

    白策瞧她陷入了沉思,說道:“

    難不成哪裏有案子?”

    顧泱泱一聽案子頓時來了精神:“哪裏有案子?”

    “沒有案子嗎?”白策都被她搞得摸不着頭腦了。

    “你不是說有案子嗎?”顧泱泱眨巴着大眼睛詢問道。

    白策無奈的一笑:“你這是怎麼了?魂不守舍的!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顧泱泱長長的一聲嘆息,幽幽道:“一言難盡!”

    “本官忙了一天都沒有一言難盡,你有什麼一言難盡的!”寧珏調侃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顧泱泱一聽見他的聲音,全身一抽,心跳也加快,腦海中全是老太太的聲音……

    寧珏走到顧泱泱的身邊,說道:“本官已經都發完了!”

    顧泱泱擡頭瞧瞧外面的太陽,還未日落西山,她懷疑的瞅了他一眼道:“你真的都發完了?沒有扔掉?”

    寧珏微揚着下巴,一身正氣道:“本官可不是幹那種偷雞摸狗之事的人!”

    他當然不是了,只要有青秋影在,別被說是天黑之前,就是一個時辰他都能發完。

    寧珏俯視着顧泱泱道:“不知道顧大小姐準備議事內容,準備的如何了?”

    一股子濃濃諷刺的味道讓顧泱泱倍感厭惡的擡起頭,可就在四眸相對時,陷入了他清澈見底的黑眸中。顧泱泱忽然覺得全身被一股電流襲擊,酥酥麻麻,就連快速跳動的心臟也漏了一整拍。

    她慌里慌張地站了起來,躲開了寧珏的眼眸,支支吾吾道:“議事,議事當然準備好了!”說完她就向着密室走去。

    寧珏和白策兩人莫名其妙的你瞧瞧我,我瞧瞧你,完全不明白爲什麼顧泱泱臉上會緋紅一片。

    密室中……

    顧泱泱將早就準備好的錦盒放在寧珏,白策,沙鶴,這三人的面前,很是自傲道:“這是我送給你們的禮物!”

    他們三人同時打開錦盒,錦盒內一塊盾牌形狀的金子上,刻畫着一支栩栩如生的寶劍,而劍的兩邊是橄欖枝鑲邊。

    白策拿起來問道:“這是什麼?”

    顧泱泱笑容唯美,說道:“這就是我們第一神探的胸章,以後見這標誌如同見我們!”

    “就像是令牌一樣!”寧珏拿在手中細細打量着,不解的蹙着眉問道:“可這個後面的針是用來做什麼的?”

    “那個是可以別在衣服上的!”顧泱泱說着拿過離自己最近的白策的胸章,給他別在了胸前。微笑着拍着他的肩膀說:“果然,更加帥了!”

    白策聽見顧泱泱誇讚自己,笑容也嫵媚了很多。

    冷眼旁觀的寧珏,蹙着眉頭道:“你也給本官帶上!”

    顧泱泱一扁嘴,沒好氣道:“你自己不會帶!幹什麼都要使喚別人?”

    “本官就是不會帶才使喚你的!”寧珏不以爲然道。

    顧泱泱拿過寧珏的胸章,低頭幫着寧珏帶上。手剛剛觸碰到他的身體時,方纔那種電擊的感覺再才襲來。

    顧泱泱已經覺得腦子一片的眩暈,空白了一片。耳邊震耳欲聾的心跳聲,分不清是他的還是自己的。但她能清楚的感覺到,寧珏身子有些僵硬,呼吸也繼續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