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074章 地動山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074章 地動山搖字體大小: A+
     

    顧泱泱尷尬的笑笑,說道:“那我就回房睡覺了!”

    隱約覺得,自己喝醉的時候一定發生過什麼,而且還是一間極其丟臉的事情。

    寧珏伸手攔住了顧泱泱,眸子裏是瞧不透的情緒:“你沒有什麼要跟我說的?”

    顧泱泱心跳開始加快,她謹慎地問道:“我應該沒做什麼吧?”她黑亮的眼眸,溜溜地在寧珏身上轉了一圈,確定他表面上沒有傷後,稍稍鬆了一口氣。

    “你覺得呢?”寧珏話語了充斥着不滿。

    顧泱泱忽的又緊張起來:“我真的做了什麼?”

    寧珏一挑眉頭道:“原來你竟是個不負責任的人!”

    顧泱泱倒抽一口氣,怎麼這口氣聽着像是在指責一個負心漢呢?

    “我沒有對你做什麼出格的事情吧?”顧泱泱小心翼翼的問道。

    “做了!”寧珏直截了當的說道。

    寧珏瞧着她扁着嘴,恨不得尋得一個老鼠洞鑽進去的模樣,眼眸中泛着淡淡笑意。他不由分說的拽着顧泱泱,走到後院。

    寧珏指着大木盆裏的衣服道:“現在該是你贖罪的時候了!”

    顧泱泱瞧着那白衣白衫,腦海中劃過一個不真實的畫面,好似自己醉酒的時候吐在誰的衣服上了。

    顧泱泱驚訝的倒抽氣:“該不會……這衣服,是你的吧?”

    寧珏笑容鬼魅,聲音倍感磁性:“你想起來了?那就更應該給本官洗乾淨了!”

    顧泱泱嘴角已經不愁控制的抽動了:“你不是洗了嗎?”

    “你覺得本官會親自動手嗎?”寧珏一掀衣襬,瀟灑的坐到一旁石椅上。

    他怎麼會自己動手洗呢?當然是等着罪魁禍首來收拾殘局,自己就可以好好的觀賞一番了。

    “你該不會想吃幹抹淨一走了之吧?”寧珏聲音裏略帶幾分調侃。

    顧泱泱白了他一眼,她不是那種不負責的人,自己做的孽當然要自己來收拾。她嘟噥了一句道:“洗就洗嘍!”

    朗月浩空下,寧珏拿着五色琉璃八寶茶盞,悠閒自得地品着茶湯,瞧着正在奮力搓洗衣服的顧泱泱,還時不時得說道:“洗的乾淨一點,下手輕一點,這衣料很名貴的。”

    顧泱泱有種自己被地主剝削的感覺,寧珏越是這樣說,她就越使勁搓。

    寧珏喜滋滋地朗聲道:“長安一片月,萬戶搗衣聲。”

    這是在明裏暗裏的嘲笑自己嗎?

    顧泱泱咬着後槽牙,手上的力氣更加重了。

    寧珏責怪的說道:“跟你說了,下手輕一點,輕一點!”輕抿一口茶繼續道,“女子以嬌柔爲美!”

    寧珏的意思單純,可是在顧泱泱聽來,卻是諷刺一味十足。就是因爲自己不夠溫柔,所有南宮洵纔不喜歡自己!

    她用力將手中的衣服摔在盆子裏,水花濺了寧珏一臉。

    顧泱泱冷着眸子說道:“我就是不溫柔啊,我就是不夠嫵媚動人啊,大人也喜歡的話,就請那些鶯鶯燕燕來給你洗衣服好了!”

    寧珏瞧她一副罷工的模樣,還不知道自己哪裏得罪她了,他擦拭着臉上的水珠道:“真是不可理喻,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女子難養?你們男人才難養呢!好色之徒,拈花惹草,朝三暮四,見異思遷……”顧泱泱對男人所有的不滿都發泄到了寧珏的身上。

    寧珏被弄得一頭霧水:“本官就是讓你洗個衣服,哪裏有這種卑劣的行爲?”

    “你們男人都一個德行!”顧泱泱朗聲道。

    寧珏被她氣得,方纔的好心情都不見了,他冷聲道:“就算南宮洵開罪於你,你也不用一竿子打死一船人吧!”

    這不從寧珏嘴裏聽見南宮洵還好說,顧泱泱一聽見,頓時惱羞成怒,她越過木盆,大步來到寧珏面前,冷聲說道:“你一開始就知道南宮洵對我好全是因爲打賭,你開始就知道了他是在耍我,可是你知而不報,眼瞅着我被人戲弄,你比那些男人更可惡!”

    顧泱泱越說越生氣,最後幾近的歇斯底里。

    寧珏被她震得耳朵發麻,連連退後。他可不是知情不報,他當初也好心提醒過她,是她根本就是陷入了南宮洵的溫柔鄉無法自拔。

    “是你蠢,睜眼的人都瞧明白了,就你不知道!”寧珏朗聲道。

    顧泱泱額頭上青筋暴跳,一把揪住了寧珏的衣領,一雙黑色的眸子除了憤怒就是恨意,她冷漠的開口道:“現在讓你瞧笑話了,高興了,滿意了,你可以盡情的大笑了!”

    寧珏瞧着她眼眶中打滾的淚水,心中又是一陣不忍和難過,可嘴上卻說道:“就你這個笑話,本官還沒有放在眼裏。”

    “你!”顧泱泱的理智已經徹底被燒光了,她緊攥拳頭,對着他的臉頰,停在半空中。

    寧珏冷眸盯着她的拳頭道:“你現在居然敢擊打朝廷命官了?來吧,本官一定嚴懲不貸!”

    顧泱泱怒極反笑,都道是老虎的屁股摸不得,她今天就要看看這個老虎的屁股能不能摸得!

    但冷冽之風拂面而來時,寧珏依舊冷峻着雙眸,半絲微動。

    可當顧泱泱的拳頭眼瞧着就要砸到臉上了,驀地,耳邊響起地大震動之聲,腳下也能感覺到山河搖動。

    顧泱泱站定後,驚呼道:“這是地震了?”

    寧珏瞧着衙門的方向,滾滾的塵沙,倒吸口氣,大呼:“不妙!”擡腿就向那裏奔去。

    顧泱泱心一沉,方纔的怒意消失的無影無蹤,跟在寧珏的身後一同去了衙門。

    到了衙門門口,寧珏最不願意看見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只見衙門裏,出來二堂和儀門之外,盡是一片的頹垣斷壁,若隱若現能瞧出先前的模樣。

    顧泱泱早就知道這個衙門不結實了,可是沒有想到,竟然會這般的脆弱。兩旁街道上的房子都沒有倒塌的,就衙門倒塌了。

    慶幸的是,裏面沒有人,不然真的是死傷慘重了。

    顧泱泱瞥眼瞧見一旁面如死灰的寧珏,剛想出聲安慰,就聽他幽幽嘆了道:“明天可以不必起早

    了。”

    顧泱泱白了他一眼,對方纔自己想要安慰他的想法感覺羞恥。

    不僅寧珏不用起早了,想來所有的衙役們在瞧見那一片廢墟的衙門後,都歡喜的不用起早了。

    可這卻苦了顧泱泱了,她成天的無所事事的,好像生命中少些什麼。只能成天的唉聲嘆氣來打發時間。

    當然,並不是所有人都高興不用起早了,還有一個人站在顧泱泱這邊,那就是剛剛當值不久的白策。

    這日,同樣是心情低落的白策,百無聊賴之際找到了顧泱泱,同她一起在嘆息中打發時間。

    “白策,你有沒有再催催寧大人修建衙門的事情?”顧泱泱支手撐腮,有氣無力道。

    白策撐腮的手已經麻木,換了一隻手繼續撐腮道:“別說了,現在寧大人見到我就跑,只要一提衙門的事,他就暴跳如雷。”

    顧泱泱嗤之以鼻道:“真是日久見人心,狗官!”

    白策義正言辭的說道:“不要這麼說寧大人,他也是心急如焚的。那日我瞧見他半夜還在寫奏摺,一面寫一面嘆氣,直到天亮時他屋中的燈才熄滅。”

    “哦?”看來是顧泱泱錯怪他了,可是他既然都寫了奏摺了,爲什麼上面一直沒有人來理會衙門之事?

    顧泱泱愣神之時,忽然遠處傳來驚慌地呼聲:“搶……搶錢了!”

    顧泱泱和白策一對視,兩人頓時眸子錚亮,同時躍出店裏。只見一個身形高瘦的男子,風馳電掣的向遠處逃去。

    顧泱泱只是上前扶起摔倒在地的老太太,詢問着她有沒有受傷的功夫,白策已經將那個搶錢的男子給抓了回來。

    瞧着他還是比較斯文的臉,顧泱泱氣不打一處來,拍了他後腦勺一下,厲聲道:“年紀輕輕的不學好,一定要抓你見寧大人,關你大牢!”

    男子瞧顧泱泱拽着衣領拖着自己的神情,像極了牛頭馬面押着小鬼受審的模樣,頓時沒有了剛纔的氣焰,諂媚道:“顧捕快,顧捕快!小人知錯了,再給小人一次機會吧!”

    顧泱泱的宗旨就是,對待犯人要像嚴冬一樣殘酷無情。她瞪着一雙杏眼,冷聲道:“你這種人就應該給你點苦頭吃吃!”

    男子好像聽見了萬劫不復的審判,撲通一聲跪倒在地,求饒道:“都是小人不好,小人今日也是第一次做這種勾當的!小人最近家中被竊,孩子又病了,急需用錢,小人一時財迷心竅纔會這樣。”

    他說道悲傷處,晶瑩的淚水緩緩滑落。

    “你家被竊爲什麼不報官?”顧泱泱厲聲問道。

    男人抽抽噎噎道:“不是小人不報官,只是現在衙門這樣,我們老百姓有冤也不無處伸。”

    顧泱泱瞧着他說的真切,倒也不像是說謊。

    一旁的老太太也搭話道:“是啊,自從衙門倒塌了,屏州什麼雞鳴狗盜之事都出來了。夜裏我都要揣着刀子才能睡得踏實!”

    顧泱泱和白策面面相覷,老太太和那個男子所說的話,像是一把利刃,直刺向顧泱泱心中最底處。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