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073章 酒後亂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073章 酒後亂性字體大小: A+
     

    “鴻雁向南方……飛過蘆葦蕩……”顧泱泱一人唱的不夠盡興,拉着身旁正在吃飯的小兩口,道:“來吧,今夜就讓我們對酒當歌,唱盡人生幾何!”

    被拽的男子一瞅見時顧泱泱,哆哆嗦嗦道:“泱泱啊,我不會……唱……唱歌!”

    顧泱泱眯着眸子,嘟着小嘴道:“你不唱……唱歌?我要你……你何用!”一把將他推開。然後尋找着下一個獵物。

    顧泱泱是何許人?整個屏州人民是最爲了解了,此時她喝醉了耍酒瘋,爲了保命起見,當然是離她越遠越好。

    頓時,酒館中的人,一股腦地衝了出去。酒館的老闆臉色難看到了極限,他行到寧珏身前,像是懇求又像是埋怨道:“寧大人啊,我們是小店生意,你瞧瞧這人都被顧泱泱給嚇跑了,你還是帶着她快點離開吧!大不了今日的酒水錢我請了!”

    寧珏被說的臉上掛不住,一個勁的解釋:“我不是跟她一道的,我只是來吃……哎?人呢?”

    正當寧珏說話的功夫,原本站在他身後的顧泱泱不知去向。

    老闆指着不遠處的顧泱泱道:“她走了,寧大人還是去追她吧”說着就是無奈的嘆息。

    寧珏顧不得跟老闆解釋,拔腿跑到了顧泱泱身旁,扶着一步三搖的顧泱泱。

    顧泱泱嘟着嘴甩開了寧珏的手,聲音生硬道:“不……不用扶我,我沒有醉!我要去殺了南宮洵!”

    寧珏恨鐵不成鋼的說道:“就你這個樣子,你還要去殺南宮洵?”

    他的意思是指顧泱泱現在已經醉了,但是在顧泱泱聽來,寧珏是在笑話自己無能。

    “唰”顧泱泱抽出腰間的繡春刀,一面晃着一面厲聲道:“你……你覺得我殺……殺不了他?”

    寧珏真怕顧泱泱一個理智不清,將自己當成南宮洵,先給劈了。於是陪着笑臉道:“能,能!泱泱最厲害了,你能殺了他的!咱先把刀收起來,等着見了他再殺!”

    顧泱泱揮舞着手中明晃晃的刀道:“不!我……我要殺了他再……再收刀!”

    寧珏立刻順着她說:“好,殺了他再收,那你先把刀給我。我幫你拿着,你別再傷着!”寧珏手指頭還沒有觸碰到繡春刀時,顧泱泱快速地收刀入鞘。

    “不!你……你光搶我的!”

    顧泱泱的眼神越發的迷離,身子搖擺的幅度越大,寧珏伸出手準備着要到底的顧泱泱。可是顧泱泱只是搖晃身子,卻不肯暈倒。

    忽然她好像瞧見什麼東西,一路歪斜地向着地攤衝了過去。

    寧珏無奈的嘆息,緊跟她的身後。

    顧泱泱瞧見首飾攤子,隨手拿了一支鑲玉的簪子,問道寧珏:“好不好看?”

    寧珏僵着臉笑道:“好看!”

    “你給我帶上!”顧泱泱嬌羞撒嬌地在寧珏身上蹭了蹭。

    寧珏覺得全身的雞皮疙瘩都站起來了,他剛想拒絕的時候,顧泱泱已經將簪子放到了他的手中,嗲聲嗲氣道:“哎

    呦,小寧寧,給人家帶上嗎?”

    寧珏已經能想象到自己若是拒絕她會是個什麼畫面了,於是勉爲其難的給她帶上了。

    顧泱泱笑臉如靨,白皙纖細的手指輕輕觸碰着髮簪,柔聲問道:“我帶上好看嗎?”

    寧珏應付道:“好看,很好看!”

    顧泱泱笑容凝固,小嘴一扁,沒有過程地“哇”哭了起來。淚水就像是決堤一般,肆無忌憚地洶涌而出。她一屁股坐到地上,一面搓腳一面嚎着:“爲什麼……我既然好看,爲什麼他不……不喜歡我……爲什麼?”

    寧珏覺得自己已經被氣的七竅生煙了,他連翻了好幾個白眼珠,無可奈何地拉扯着顧泱泱。

    街市上兩旁的人,雖然都不敢招惹顧泱泱,但還是離得遠遠的指手畫腳。

    顧泱泱越哭聲音越悽慘,越悽慘嚎得聲音越大,最後成了一個惡性循環。

    寧珏瞧着自己無法將她拉扯起來,他憤憤地一把將她扛到了自己的肩上。此時這樣的狀況,在外面只能是丟人現眼,所以寧珏快步向着自己的府中走去。

    可還沒有走到自己的府中,寧珏就聽見自己的身後傳來“喔喔”嘔吐的聲音。

    寧珏怒意的臉上已經黑成一片。今日全是自己作死作來的,要不是自己捅破窗戶紙,顧泱泱就不會衝出衙門,自己要不是那般的好心跟着她,也就不會碰見發酒瘋的顧泱泱,要是自己不將她扛起,她也不會吐了自己一身。

    更加作死的事,今日他還特意穿了一身白衣!

    待寧珏把顧泱泱放下時,顧泱泱毫不客氣的拽着寧珏的衣袖,擦拭着自己嘴角的殘渣。很是心滿意足的笑了笑。

    寧珏別過顧泱泱的臉,現在他多瞧顧泱泱兩眼,都會有種想殺人的衝動。

    顧泱泱伸手捂住了寧珏的手,像只溫順的小貓一般,來回在他手上蹭着。她一面蹭着還不忘用那雙迷離的眼睛瞅着寧珏。

    寧珏被她瞧得心中一個寒顫,立刻收回了手。顧泱泱一把摟住了寧珏胳膊,曖昧開口問道:“你喜歡我嗎?”

    寧珏彷彿被晴空霹靂擊中了,身體僵硬的動彈不得。

    顧泱泱瞧他沒有言語,嬌嗔道:“我喜歡你,我很喜歡你的!”

    寧珏再次被霹靂劈中了,而這次被劈的連渣都不剩了。心臟也快要從胸膛跳到嘴裏再跳出來了。

    還在懵懂中反應不過來的寧珏,忽然被一個柔軟的東西封住了自己的脣。雙眸睜大時,瞧見顧泱泱正踮起腳尖,親吻自己。

    浩瀚星空像是黑布上鑲嵌了無數的寶石一般,閃着珠光寶氣的璀璨。皎潔的月亮,好似初融的溪水,流淌着清澈的月光。初夏的風拂動着兩旁的爭相鬥豔時,香溢四起,帶着柔情的溫存瀰漫開來。

    寧珏恍惚間瞧見了之前的一幕幕,也明白了自己爲何會莫名生南宮洵的氣,爲何會對顧泱泱關心則亂。

    顧泱泱輕輕離開寧珏的薄脣時,嘴角泛起嬌柔的笑容,喃喃說道:“我

    喜歡你,南宮洵!”

    “嘩啦!”寧珏耳邊盪漾着一物碎裂的聲音,腦子也頓時清醒了不少,怒氣更加洶涌而出。

    他推着賴在懷中的顧泱泱,朗聲道:“你好不好像個女人矜持一點!活該人家瞧不上你!喂,你聽見沒有!本大人跟你說話呢!”

    此時的顧泱泱含着幸福的笑意,沉沉睡去。

    寧珏胸口起伏不定,粗氣也越喘越快,嘴角勾勒出淡淡的笑意,苦澀且無奈。橫抱起顧泱泱,便大步向自己的府中走去。

    不知道睡到了什麼時候,顧泱泱只覺得頭痛欲裂,她坐起身時,忽然房中的環境和擺設都不是自己熟悉的模樣。

    她努力回想着自己爲什麼會在這裏,是怎麼來到這裏時,最想讓自己想起來的就是那兩杯辛辣的酒。

    顧泱泱懊惱的一拍額頭,喃喃的罵着自己:“明知道沾白酒必死無疑你還幹碰,你到底是不是女人啊!”

    她匆匆檢查自己的衣物完好的穿着身上,忐忑不安的心還稍稍的安穩了下來。

    房門緩緩打開時,白策託着手中的茶盤,笑容暖意地走了進來:“你醒了,喝點茶,醒醒酒吧!”

    顧泱泱瞧着白策好一會,不好意思地問道:“這裏是寧珏府中?是寧珏帶我回來的?我沒有發生過什麼事情吧?”

    一連好幾個問題,問得白策不知要如何回答的好,只能笑着說道:“你還是一個一個的問吧!”

    顧泱泱想了一會,挑了一個自己最關注的問題問道:“我沒有做什麼吧?”

    顧泱泱實在是太瞭解自己了,當年她在警局時,就因爲喝醉酒啥酒瘋,嚇人的同事們有聚餐不叫着她,或是顧泱泱去了一律沒收她眼前的酒。

    她這次喝醉了,想來一定不會安安分分地讓寧珏帶回來的。

    白策很有深意的笑了笑,丹鳳黑眸子裏閃動這魅惑人的光芒,他說道:“你想知道就去問問寧大人吧,他在後院剛洗完衣服!”

    顧泱泱一聽他剛洗完衣服,已經預測到不對了。她笑的無比尷尬,問道白策:“我……我是不是挺瘋狂的?”

    白策點着頭道:“你一直都很瘋狂!”

    顧泱泱臉上已經瞧不出是哭是笑了,此時她只想像鴕鳥一般,一頭插在地裏。

    等到夜深人靜時,顧泱泱留了一份書信,躡手躡腳地要從寧珏家的後門溜走。卻沒曾想被一個冷厲的聲音叫住:“不告而別到不想你一貫的風格。”

    顧泱泱整理了一下自己僵硬的表情,儘量笑的好看一些,回頭瞧着寧珏說道:“夜太晚了,我就不便打擾了!”顧泱泱說着就要去開門。

    寧珏輕聲道:“你確定你要一身酒氣的回家嗎?”

    寧珏不說顧泱泱還不覺得,這時她能明顯聞到身上那一股子醉酒的味道。

    “我已經找人跟你爹說了,今夜你會留在我的府中!不過你爹聽後很是高興!”寧珏怕是一時半會猜不到顧探那種急迫招婿的心態。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