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072章 識破真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072章 識破真心字體大小: A+
     

    正在這時,一個瀟灑倜儻的身影,箭步上前,擡腿踢開了大郭手中的刀,隨後一個飛身踢到大郭的肩膀,大郭踉蹌兩步,那人上前扯住顧泱泱的胳膊將她救了出來。

    待顧泱泱停留到那人的懷中,瞧見冷峻的側臉和高挺的鼻子,那一雙繁星朗月的黑眸,好像施了魔咒,能吸乾人的魂魄。

    她心底泛起絲絲漣漪,耳旁是他好似溪水流過的聲音:“你沒有事吧?”

    顧泱泱一把推開關切的寧珏道:“我沒事!”

    這時大郭不捨氣地提着刀想寧珏衝去,寧珏冷眉一蹙,抽出顧泱泱腰間的繡春刀,迎了上去。

    頓時深巷中一片寒光閃動,刀光劍影。以寧珏的武功一擊致命簡直是一如反掌,可他不願傷了他的性命,所以刀刀殺氣凜凜,卻又點到爲止。可是他不明白寧珏的用心良苦,刀刀砍向寧珏的要害處。最後逼得寧珏無奈,反手用刀背砍落了他手中刀,擡腳踢向他的膝蓋,大郭頓時跪地不起。

    寧珏將刀夾在他的頸項處道:“大郭,束手就擒吧!”

    大郭冷眸一立,嘴角上揚着驚悚的笑意。

    顧泱泱大覺得不好,朗聲道:“小心他要自盡!”

    這話剛剛說完,只見他在那繡春刀上一拉,頓時頸項血噴如注,顧泱泱立刻上前,卻見他雙目正圓,已是氣絕身亡了。

    淒冷的風緩緩吹氣顧泱泱衣襟時,那雙精緻秀美的紅鞋上,星星點點的殷紅,讓人心中莫名的黯然悲哀。

    殺人挖心的案子終於結束了,顧泱泱也在大郭的家中找到了死者的心。當死者的家人拿到心臟的時候,久久跪在地上向着顧泱泱連連道謝。

    顧泱泱在屏州的名聲也越來越大,好似是一夜之間,顧泱泱好似紅遍了大江南北。走在路上,常常會被人圍追堵截。顧泱泱也算是體驗了一把當紅明星的癮了!

    而衙門裏比之前還要熱鬧,皇上欽點了一命捕快,名叫白策。

    因爲早年間宮中有一寶物流落在外,不知去向,白策在寧珏的幫助下將寶物偷了出來,並送回宮中,惹得龍顏大喜,不僅赦免了白策之前的罪,還要按照他的心願獎賞他。

    白策二話不說,就是要去屏州當捕快。

    本來皇上還有意要好好栽培他,可是見他心意已決,於是也就同意讓他去屏州做一介小小的捕快。

    當顧泱泱知道這個消息後,顧不得什麼男女之間的禮節,抱着白策又蹦又跳,甚至是不加思索地跳到了白策的背上,吆呼着:“來,跑兩圈麒麟獸!”

    最後還是被寧珏黑着臉硬扯了下來。

    這面顧泱泱還沉浸在白策從此就是同僚的喜悅之中,那面南宮洵幾乎日日都來衙門尋找顧泱泱。

    可每次見到南宮洵的寧珏,都是一副面如死灰,有耳的人都能聽見他咬的後槽牙嘎吱嘎吱作響。甚至有次,寧珏瞅着南宮洵走進了衙門,硬生生地捏碎了手中的茶盞,驚得一衆人大氣不敢喘。

    他們說是因爲徐寡婦見

    異思遷,跟隔壁縣的張二麻子好上了,所以刺激的他心情低落,一喜一怒的。

    可是在顧泱泱看來,他就是純粹得瞧不了人家過的比他好。畢竟他是知府大人,先入爲主的優越感。可是現在居然被人甩了,還是被一個寡婦甩了!

    其實他們誰都不知道寧珏到底爲何生氣,就連他自己也覺得莫名其妙。可就是在見到南宮洵的時候會生氣,特別是南宮洵和顧泱泱一同出現時,那更加是怒髮衝冠。

    這日,剛剛從外面查訪回來的寧珏,椅子還沒有坐熱乎,就瞧見一個熟悉的身影,款步走進衙門。頓時心中怒火洶涌,他冷聲道:“南公子又來了!”

    南宮洵瞧着寧珏,很是恭敬地行了一禮,道:“是啊,寧大人查訪回來了。”

    寧珏隨意應付的“嗯”了一聲,算是給他回答了。他輕瞥着南宮洵,聲音生硬道:“南公子這些日子來本官的衙門挺勤的!”

    他故意加強“本官”二字,來表明自己的身份。

    南宮洵怎麼會聽不出來,他依舊笑的和煦,輕聲道:“在下是來找泱泱的,不知泱泱可在衙門中?”

    寧珏冷聲冷氣道:“她去巡街還沒有回來!”

    南宮洵很不客氣地坐到一旁的椅子上,微笑着說道:“那在下等泱泱回來!”

    “泱泱?你叫的挺親的!”寧珏冷漠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他,繼續說道,“怎麼,假戲真做了?”

    南宮洵愣怔地瞧着他,不解道:“寧大人這話是何意?”

    寧珏面無表情,眸子一凜,輕聲道:“那日你在雅居中的話我都聽見了。”

    寧珏能清楚地察覺到,南宮洵身子微顫,臉上的笑容也凝重了,聲音也冷了起來:“大人想要如何?”

    寧珏心中還盤算着,若是他不承認,定要跟他周旋到底。可是沒曾想,他竟然這般爽快的承認了。

    他冷聲道:“這話我要問你,你想要如何?”

    南宮洵環視周圍無人,扯着寧珏到了一處,從懷中掏出一張銀票塞到了寧珏手中。寧珏茫然地瞧着手中的銀票,又瞧瞧他。

    南宮洵諂媚地笑道:“寧大人和在下都是男子,應該能理解男女之間的逢場作戲的。還請寧大人務必要幫在下隱瞞,待事成之後,在下定是有重謝的!”

    當寧珏明白了他的用意,怒極反笑地瞅着他,聲音可怖道:“我只道是你和顧泱泱相處久了,真心覺得她不錯,沒想到你竟然能說出逢場作戲的話!”

    南宮洵露出了自己的原形,輕佻地笑了笑道:“大人該不會拿她當女人看吧?女人,當然是鶯鶯燕燕,婀娜動人的才叫女人了!她那種只能叫做人!”

    寧珏被他這句話徹底激怒了,凜厲的冷眸微微一眯,擡手揪住了南宮洵的衣領。

    就在這時,衙門內屋的門狠狠踹開,顧泱泱殺氣騰騰地瞪着南宮洵。她那雙黑如瑪瑙的眸子,也噴射出兩道火光。

    南宮洵從未見過顧泱泱這種氣勢,頓時屏住了呼吸

    ,僵硬的臉上扯出一個好看的笑容,道:“原來泱泱在這裏,我是來找你的!”

    “你不是應該去找那些鶯鶯燕燕嗎?你來找我做什麼?”顧泱泱冷聲道。

    顧泱泱耳朵尖是出了名的,再加上兩人都以爲她不在衙門中,爭吵的聲音自然是大了些。南宮洵說了多少,顧泱泱就聽去多少。

    南宮洵笑的和煦,慌忙解釋道:“方纔……方纔是個誤會,我……我同大人在說笑呢!”

    “原來我只是一個笑話!”顧泱泱怒極反笑道。

    南宮洵瞧着她陰森可怖的笑意,嘴角一抽:“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你的意思就是說,我連一個笑話都不如了?!”

    面對着顧泱泱的質問,南宮洵額頭上的冷汗絲絲滲出。此時,他真的很怕顧泱泱會失去理性的揍他一頓。

    顧泱泱鄙夷地一揚嘴角,從牙縫中擠出一句:“以後,別讓我再見到你!”

    說完她提着繡春刀氣勢洶洶地衝出了衙門。

    寧珏還是第一次瞧見她這副鬼樣子,生怕她出門就跟別人動起手來,畢竟她手中還拿着繡春刀。

    於是他火急火燎地跟了上去。

    待跟着顧泱泱到了常去的酒館時,寧珏才也算是安心了。他坐在不遠處,一雙如星如辰的眸子,緊盯着顧泱泱要了兩罈子酒,然後自顧自得斟飲起來。

    平日裏,除了勘察現場時能瞧見顧泱泱一本正經的模樣,其餘的時間裏她都是一副讓人捉摸不透的瘋癲樣,說話也是讓人有些難以理解。

    可今日瞧見顧泱泱正經八百的買醉,寧珏心中好像被尖銳的東西一下一下地戳着,那滋味痠痛痠痛的。

    寧珏隨着她斟飲了幾杯酒後,突然瞧見她頭一歪,趴在了桌子上。

    寧珏關切地上前查看,顧泱泱忽的擡起頭,一雙紅的都能滴血的眼眸,迷離的瞅了好一會寧珏後,笑呵呵地說道:“寧大人!真的是寧大人!”說着她歪歪扭扭地站了起來,伸手捧住了寧珏的臉,戲謔道:“小寧寧,怎麼會在這裏呢?是不是也來這裏喝酒酒的?”

    寧珏厭惡地甩開她的手,冷聲道:“你喝醉了!”

    顧泱泱努力睜了睜眼道:“屁!我才喝了兩杯,我可是警局裏出了名的酒仙,酒聖,酒尊,酒……我不會醉的!”

    瞧着她迷離放空的眸子,沒有人會相信她沒醉!

    她左搖右晃地拿起桌上的酒杯,寧珏剛想奪下來的時候,顧泱泱卻一飲而入了。辛辣的酒,刺激的顧泱泱淚水洶涌而出,可是臉上的笑容越發的嬌美。

    她忽的提高嗓子唱道:“鴻雁天空上……對對排成行……”

    她突如其來的歌聲,引來了無數人的視線,不耐煩地瞅着顧泱泱和寧珏。

    寧珏上前捂住了顧泱泱的嘴,尷尬地笑着說:“她喝醉了,喝醉了!”

    顧泱泱突然覺得有人捂着自己的嘴,不加思考地咬了下去。頓時,寧珏慘叫着放開了顧泱泱。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