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068章 南宮洵的賭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068章 南宮洵的賭局字體大小: A+
     

    “哦,對了,白策的事情辦妥了嗎?”寧珏問道。

    青秋影恭敬地回答道:“白策的事情已經辦妥了,上面已經撤了他的通緝令了!”

    寧珏很滿意的點點頭,道:“這樣一來,有人就要高興了!”

    青秋影不明白的眨着眼睛,想詢問是誰,但又瞧着他滿是笑意的黑眸子,頓時心中已是通透了。

    就在兩人說話品茶間,不遠處傳來一陣歡笑的聲音,本來寧珏沒有喜歡偷聽人家說話的壞習慣,但是突然從一衆人的嘴裏聽見顧泱泱的名字,寧珏就很本能的將耳朵豎了起來,仔細聽着不遠處人們的談論。

    “那個顧泱泱穿上裙子到也像那麼回事,只是可惜還是少了女人該有的嫵媚。”一個尖細的聲音說道。

    “嫵媚?你以爲是青樓的女子?這可是屏州第一女捕快,有英氣就夠了!”一個稍微低沉的聲音道。

    這句話寧珏聽得還是很受用的,比之前那個尖細的聲音會說話多了。

    “吆!我們南公子這是怎麼樣?該不會真的喜歡上那個母夜叉了吧?”第三個聲音嘲笑的響起。

    “喜歡?我堂堂南宮洵怎麼會喜歡那個母夜叉!她,給我提鞋都不配!”南宮洵嗤之以鼻道。

    寧珏冷厲的眸子乜斜着背對自己的南宮洵。

    “南公子這樣做,只是爲了賭局,讓顧泱泱能喜歡上南公子,南公子說對不對?”那個尖細的聲音諂媚道。

    “放心,我一直都記得我們的賭局,拿顧泱泱來換你們每人五十兩,這些日子的忍辱負重也算是值得了!”說着他嘴角揚起陰邪的笑。

    原來他靠近顧泱泱,只是爲了賭局。

    寧珏胸口起伏不定,連連穿着粗氣。

    青秋影瞧着寧珏突然間生起了氣,不解道:“主子你怎麼了?”

    寧珏義憤填膺地捏着手中的茶盞,彷彿就要將茶盞捏碎,他冷如寒冰的說道:“這件事情,我一定要跟她好好聊聊!”

    瞧着他手上青筋暴跳,青秋影已經好久沒有瞧見自家的主子這般生氣了。

    正在這時,陳舜華急急忙忙地行到寧珏面前,一個恭敬地一禮後,沉重的說道:“大人,狗尾巴巷子裏又發現了一具女屍。”

    寧珏大驚,向着青秋影微微一點頭,起身離開時,手腕運力,將手中的花生彈射了出去。

    只聽“嗯”一聲悶哼,南宮洵捂着跪倒在地的膝蓋,痛地淚水奪眶而出。

    “你怎麼了南公子?”周圍阿諛奉承的人,慌忙地將南宮洵扶起來。

    “不知道,好像被人打了一下,又好像是抽了一下筋!”南宮洵艱難地坐到椅子上,不停揉着痛疼的膝蓋道。

    寧珏冷漠的眸子裏閃過幸災樂禍地笑意,大步流星地離開了雅居。

    當寧珏到了兇案現場時,就像是前兩次一樣,現場滿是暗紅的血跡,女死者雙眼放空,卻寫滿了驚慌。胸前一個空空的血窟窿,瞧得讓人膽寒。

    現場已經向顧泱泱上次所說的那樣,用繩子圍好,周圍也沒有閒雜人員。

    待顧泱泱已經查完現場的情況後,瞥見匆匆趕來的寧珏,冷哼一聲,

    諷刺道:“寧大人真是越來越浮躁了,現在纔來。”

    寧珏沒有理會她,問到一旁的顧探:“有什麼發現?”

    顧探恭敬地回答道:“死者是劉大叔家的兒媳婦,成春花。初步推測,死者是亥時身亡,和先前那兩個死者一樣,都是別人拖入巷子中,一刀斃命,而後挖去心臟的。”

    顧泱泱摸着下巴道:“還有一個重要的事情,這個成春花斃命的時候也是穿着紅色的鞋子。”她指着散落一旁的紅繡花鞋道。

    顧泱泱忽然“咦”了一聲,蹲在地上盯着地面老半天沒有動彈。

    寧珏上前詢問:“你發現什麼了?”

    顧泱泱完全忽略了他的存在,她四下打量一圈後,忽的起身跑出了巷子。

    寧珏和顧探兩人相互對視,十分不解。

    不一會兒,顧泱泱匆匆跑了回來,手中還捧着什麼。正當寧珏要開頭詢問時,她直徑繞過了寧珏,行到剛纔蹲過的地方,將手中的東西輕輕地灑在地上,忽的歡天喜地地喊着:“寧大人你快來瞧,這裏有個腳印!”

    寧珏和顧探兩人同時上前,顧泱泱指着地上鐵黑色的腳印說道:“這腳印應該是兇手留下的!”

    “你是如何知道這個腳印是兇手留下的?”寧珏問道。

    “人的手掌和腳掌長度都是成比例的,先前我說過這個兇手一定是比大人高大,那這個腳印應該也比大人的腳印長。”

    寧珏聽聞後,將自己的腳和那腳印相比較,那腳印確實別自己的長。

    顧泱泱又繼續說道:“還有個很重要的一點,在這個腳印中間有個‘行’字形的印。這裏所有的捕快的衣服鞋襪都是朝廷統一發放的,鞋底處沒有任何東西,而這個‘行’字……”

    “是‘行萬路’家的鞋子!”寧珏打斷了顧泱泱的話。

    顧泱泱贊同的點點頭,上一次去到‘行萬路’店裏的時候她就發現了,在他店裏的鞋子,底部都會有一個‘行’字。

    “這個字的印跡這麼新,就說明他的鞋子才穿不久,甚至是一雙新鞋子。”跟顧泱泱相處時間久了,寧珏也會些查案的本事了。

    “現在這個兇手的模樣慢慢浮出水面了,一,他很高大,二他穿了‘行萬路’的鞋子!三,他是有針對的殺人!”顧泱泱分析道。

    不過顧泱泱真的想不通,這個兇手爲什麼只殺穿紅色繡花鞋的女人?而且還要挖心?他挖了心到底是要什麼?就像畫皮裏的那樣,做藥引子嗎?

    寧珏瞧有些眉目了,說道:“這樣我們先去‘行萬路’那裏調查起來!”

    雖然說有了很多的眉目,但是到了‘行萬路’那裏好像有全無眉目,因爲這些日子好像大家都商議好了買鞋一般,高大的男子就有好幾個,當一一問完之後,都有不在場的證明,這件案子又陷入了一片僵局。

    顧泱泱垂頭喪氣地向衙門走去,嘆了一口氣道:“搞了半天只是個零!難不成要成爲懸案了?”

    寧珏倒是很有自信的說道:“天網恢恢,早晚會抓到那個兇手的!”

    “泱泱!”這時身後傳來一個低沉且歡喜的聲音。

    顧泱泱回頭

    一瞧,剛纔那失落的心情頓時煙消雲散了,高興的說道:“南公子你怎麼來了?”

    “在下想去衙門找你,沒想到在路上就遇到你了。原來寧大人也在這裏的!”南宮洵笑着說道。

    寧珏瞧着南宮洵笑盈盈的臉,就想起那天在雅居時他說的話,頓時氣不打一處來。他冷哼一聲,算是回答了他。

    顧泱泱瞅他沒有對南公子很不友好的樣子,白了他一眼,擋在寧珏的身前,問道:“南公子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南宮洵笑的有些靦腆,他拿出一個木質的錦盒遞給顧泱泱:“送你的!”

    打開錦盒的顧泱泱,黑眸子頓時閃出好多的小星星,歡喜的笑容更加迷人了。她拿出一雙水湖色的雲頭履,上面繡着波光粼粼的水紋,而水紋上的每一顆水珠都鑲嵌一顆璀璨的小珍珠,顯得更加逼真。

    顧泱泱第一次見到這麼好看的鞋子,她愛不釋手的撫摸着,說道:“怎麼好端端的送我雙鞋子?”

    南宮洵聲音柔情道:“上次瞧見你的鞋子破了一個洞,就想着送你了!”

    “不過這鞋子這麼好看,一定很貴吧!”顧泱泱可是從來沒有收過這種貴重的東西。

    南宮洵眼睛彎成了月牙形,笑容也更加迷人,他說道:“不貴,這是答謝你上次來我家幫忙,再說了,只有這樣的鞋子才能襯托出你高貴的氣質!”

    這話說的顧泱泱百體通暢,無比受用。

    此時,她心中的那頭小母鹿又還是上竄下跳地來回蹦躂了,臉上的桃花紅也變成了深紅。她扭捏着身子,聲音甜美道:“那我就收下了,謝謝你!”

    寧珏早就臉上泛着寒光了,他陰陽怪氣地說道:“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顧泱泱最痛恨地就是,在自己最爲開心的時候,有人給自己潑一盆子冷水。

    她趁着南宮洵不經意地時候,猛踩寧珏的腳。寧珏故作鎮定地輕咳一聲道:“我……我們還有事情,先行一步!”

    寧珏拽着顧泱泱將走時,南宮洵喚住了顧泱泱,顧泱泱爽快地甩開了他的手,走到南宮洵面前,問道:“南公子還有什麼事情嗎?”

    南宮洵笑着說道:“今晚又煙火,在下想邀請顧小姐一同欣賞,不知在下可有這份榮幸?”

    “好啊好啊!”顧泱泱不加思索地立刻答應了。

    一旁的寧珏臉色已經鐵青,他已經能想象到顧泱泱最後被人玩弄於掌心那悽慘的模樣了。

    “今晚橋上不見不散!”南宮洵歡喜道。

    顧泱泱一臉小女子家的嬌羞:“不見不散!”

    寧珏黑着臉,抱着一定要將他們拆散的心理,硬扯着顧泱泱快速地向着衙門走去。

    被生拉硬拽地顧泱泱掙脫不開寧珏的手,只能頻頻地回頭喊着:“不見不散!”

    當南宮洵的身影消失的無處可尋時,顧泱泱原形畢露,一把摔開了寧珏的手,冷聲道:“你放開我,你拽的我手腕好痛!”

    寧珏冷着一雙黑眸子,命令道:“警告你,今夜我們要找證據,你哪裏都不許去!”

    這是顧泱泱來到古代之後最好笑的一個笑話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