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064章 又發現屍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064章 又發現屍體字體大小: A+
     

    寧珏輕捏着顧泱泱的手,顧泱泱用餘光瞅着他,不明他要做什麼。

    寧珏伸手在她的掌心寫字,顧泱泱只覺得手心被他搔的甚癢,其餘的一概不知。但是寧珏還是堅持在她手心寫字,顧泱泱受不了那好像是被蟲噬鼠咬的感覺,狠狠地拍着寧珏的手,黑暗的屋子裏迴盪着“啪啪”的聲音。

    當然這個聲音羅財也聽的一清二楚,他鄙夷一笑道:“都到這個份上了還打情罵俏,好,我就成全你們這對苦命鴛鴦!”

    說着他抽出一把大刀,朝着寧珏就劈去。

    顧泱泱嗓子眼裏發出驚慌地尖叫聲,要擡腿踹他時,“嘭”一聲,綁着寧珏和顧泱泱的繩子斷裂了,顧泱泱正驚訝着這繩子怎麼跟紙做的是的,這麼不堪一擊時,寧珏一個側踢,踢落了羅財中的大刀。緊接着一個擡腿下劈,直踢到羅財的面門。

    顧泱泱瞠目結舌地瞧着寧珏,原來他是真的會功夫,而且還是這麼俊俏的功夫。

    李建青瞧見羅財口鼻中直竄血,身子搖搖曳曳,眼神也放了空。頓時急了眼,“哇呀呀”地提刀向着顧泱泱劈去。

    寧珏不慌不忙地一個迴旋踢,直擊李建青的腹部。李建青枯黃的臉上扭曲起來,撲通一聲跪倒在地,面俯於地,一動不動了。

    顧泱泱拍着手大呼精彩,寧珏薄紅的脣揚起得意的弧度,全身散發着悸動人心的魅力。

    羅財迷糊之間,瞧見李建青應聲而倒,整個人也清醒了,他舉起碩大的拳頭,向着寧珏的臉頰揮去。

    寧珏瀟灑的一個側身躲開了他一拳,在他擦肩而過時,寧珏拉扯住他的胳膊,向着自己的方向一個用力,將他拽回。反手一個擒拿將他牢牢鎖住,動彈不得。

    顧泱泱上前搖晃着倒地地李建青,可怎麼喚他他就是不醒。顧泱泱將他翻身過來時,那把明晃晃的鋼刀,不知何時插入了他的胸口,血如泉注,已是斷了氣息了。

    顧泱泱瞧瞧一旁的寧珏,責怪道:“你把他打死了,我怎麼問兇手是誰!”

    寧珏瞪着眼睛,茫然瞧着她:“我這是要救你!”

    “誰要你救了,你是說我沒有本事自救嗎?”顧泱泱立着眉頭朗聲道。

    “真是東坡先生與狼了!”寧珏憤憤道。

    “你纔是狼呢!”顧泱泱厲聲道,“你把他打死了,怎麼才能知道他是不是兇手?”

    顧泱泱的眼神瞟到被寧珏壓着的羅財身上,立刻想到了,她問到羅財:“你知不知道李建青四天前的亥時在何處,做過什麼?”

    羅財不明她是什麼意思,說道:“自從他老婆跑了,基本上他都是跟我在一起的。”

    “那四天前呢?”寧珏問道。

    “四天前,我們二人一直在這裏,沒有出去過!你們若是不信可以問問這裏的煙客!”被寧珏壓住的羅財沒有了方纔的囂張氣焰,臉上到顯露了些憨厚。

    顧泱泱摸着下巴,瞅着李建青的屍體。如果羅財說的是真的,那這個李建青就不會是殺死杜伊柔的兇手。不過自己瞧着

    他消瘦的身材,顧泱泱的心一下子沉入海底了:“行了,我敢百分百的肯定他不是兇手。”

    顧泱泱解釋道:“我之前說過兇手要比寧大人高大,而且他能支手將杜伊柔拖入後巷,再將她殺害,力氣也一定很大。可是他是常年的癮君子,哪有那樣的力氣?再有,他明顯比寧大人矮了一塊。所以他不會是!”

    寧珏瞧了瞧一命嗚呼的李建青,緩緩點頭同意了顧泱泱的說法。

    顧泱泱瞧着夕陽餘暉,暮色愈濃,整個西面的天空好似被火燒透了,連鬱鬱蔥蔥的綠樹也鍍上一層金燦燦,煞是好看。天空中除了隱隱約約的星色,就是那彎彎的月牙。

    顧泱泱無精打采地跟着寧珏身後,她想不透,到底那個兇手跟死者有什麼關係,那兇手的殺人動機是什麼?

    但是有一點她敢百分百肯定,寧珏他是會功夫的,而且一直隱瞞自己會功夫的事情。

    顧泱泱行到寧珏身前,眯着冷眸道:“寧先生,你現在有權不說,但你所說的話將會成爲呈堂證供。你爲什麼一直不說你會功夫的事?而且在假扮白麪神偷時,爲什麼刻意隱瞞?難不成你是朝廷的甲級通緝犯?”

    寧珏輕描淡寫地說:“本官從來沒有說過我不會功夫。”

    “那爲什麼上次試你的時候,你卻故意的隱瞞?”顧泱泱攔住了他的去路問道。

    寧珏冷冷道:“我沒有故意隱瞞,只是你那個三腳貓的功夫,我打贏了也不光彩。再說了,好男不與女鬥!”

    三腳貓?要知道顧泱泱可是在警校蟬聯了好幾屆的女子武術冠軍,此時居然被一個沒有見過大世面的老古董說三腳貓功夫?是可忍孰不可忍!

    顧泱泱聲音帶着怒意:“什麼叫做三腳貓功夫?你給我說清楚!”

    寧珏有些不耐煩地說道:“小女子!”

    顧泱泱強壓着的怒火以從黑眸中噴出,她拉着將要走的寧珏,擺好了一副武術對決的架子,朗聲道:“來吧,讓我們打一架吧,我要讓你知道嘲笑小女子三腳貓功夫的下場!”

    寧珏無奈的笑了笑,輕聲道:“你還是留着點力氣捉拿犯人吧!”

    將走時,顧泱泱上前一計鷹爪抓住了他的肩頭,寧珏隨手一揮,甩開了顧泱泱的手,顧泱泱上前對着他的後背就是一掌,可是這掌還沒有擊到他的背後,顧泱泱腳下踩到一個東西,重心不穩,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手還摸到了一個冷冰冰,硬梆梆,還有些粘稠的東西,顧泱泱側頭一看,頓時胃中翻騰,噁心的直想吐。

    寧珏瞧着顧泱泱那好像吃了蒼蠅的表情,向前查看。只見顧泱泱的手按在一具雙目突出,七孔有血水滲出的女屍身上。

    瞧着那女人身上多出腐爛,加上有屍蟲從她腹中來回蠕動,淡黃色的液體從她口中溢出,和隱隱散發出的惡臭味,寧珏實在是忍不住了,捂着口鼻,跑到一棵樹下嘔吐了起來。

    顧泱泱行警這些年,也算是閱屍無數了,可在這種情況下看見的屍體,還真是第一次。顧泱泱強忍着乾嘔,從懷中掏出

    手帕,擦拭去淡黃色液體,定睛察看。

    這女屍很明顯已經死了很長時間了,並且她的胸口也是空空如也,死狀和杜伊柔極其相似。

    “大人,你看,這個女屍也被人挖走了心臟!”顧泱泱一面說着一面用樹枝掀開女屍的胸口,來論證自己的說法。

    寧珏瞧了一眼後,頓時胃中又是一片洶涌,立刻回頭繼續嘔吐。可能是人的感應,顧泱泱瞧他在吐,胃中難受的又幹嘔起來。

    瞥眼間,顧泱泱瞧見死者不遠處的綠色草叢中,隱約有什麼東西。她行到那裏,用手中的樹枝挑出那東西,是一隻大紅色的繡花鞋。

    “寧大人你看,她也穿着紅色的繡花鞋!”顧泱泱將那鞋挑到寧珏的面前,給他查看。

    將胃中東西都吐了個乾淨的寧珏,道:“杜伊柔被害時也是穿着紅色的鞋子,她也是穿着紅色的鞋子,難不成其中有什麼關聯?”

    顧泱泱蹙着眉,瞅着那面目全非的女屍,皎潔的月色照耀她的身上時,亂髮中那閃動這瑩瑩綠色的髮簪,怎麼瞧,怎麼詭異。

    衙門中……

    通過孫仵作的驗屍,這死者已經死了超過七日,也就是說是她要被杜伊柔先遇害。因爲死者死在郊外偏僻一代,而周圍又有草叢覆蓋,所以一直沒有發現。而屍體被發現的第二天,她的父親就來認屍了。

    “死者名叫溫纖纖,是家中的獨女,聽鄰居說,她一早說去市集買菜,可是到了晚上還沒有回來。他爹是商販,經常去臨縣販賣。有時間一去就是好幾日,所以也就沒有上心。直到顧泱泱發現屍體的前兩天,他爹才覺得不對,找了兩日沒有找到,正打算要報官時,才聽見溫纖纖被害了。”陳舜華說完後就是重重地嘆息聲。

    顧泱泱聽着他沉重的嘆息聲,也悲天憫人的跟着嘆息,畢竟還是一個風華正茂的年紀,就這樣殞落了。

    寧珏蹙着冷眉問道:“可有發現死者和杜伊柔有什麼關聯?”

    陳舜華說道:“她們兩人沒有任何的關聯,可以說兩人之前沒有見過面!”

    “那溫纖纖生前可有和人結怨?或是發生口角?”顧泱泱問道。

    陳舜華臉色凝重道:“溫纖纖生前沒有跟人結怨過!”

    顧泱泱摸着自己的下巴,又是沒有和人結怨,那這個兇手爲什麼要殺她?還又將她的心臟挖了出來!這個人要心臟幹嘛?心臟移植手術?

    這時肖亮戲謔的聲音從門口響起:“寧大人,有人找你!”

    肖亮的聲音剛落地,一衆人紛紛向門口望去。只見徐寡婦挎着青竹籃子,步步生蓮的扭到了屋裏。

    這時寧珏的臉已經蒼翠欲滴了,一雙如星如辰的眸子,寒光閃爍地盯着顧泱泱。而她低着頭強忍着自己不去笑出聲。

    徐寡婦嬌柔道:“我知道最近大家都在因爲那個挖心殺人狂而傷神,我給大家燉了湯給大家補補身子。”

    雖然寧珏從來沒有說過徐寡婦的事情,可是衙門是什麼地方啊,稍稍有點風吹草動就能查明真相。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