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059章 最後審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059章 最後審判字體大小: A+
     

    顧泱泱瞧着他那副表情,氣不打一處:“放心,我不會下毒殺了你的,我一定會把你千刀萬剮的!”顧泱泱白了他一眼,小心翼翼地坐到長椅上。

    寧珏瞧着她,莫名想笑,他坐到顧泱泱身邊,輕聲問道:“你的傷好些了嗎?”

    “託你的福,只是皮肉傷,不用休息一百天!”顧泱泱聲音冷漠道。

    “你和白策這麼晚了是去了哪裏?”寧珏是好心的詢問,但在顧泱泱眼裏,他是又想給自己找不痛快。

    顧泱泱可算是頂風上的鼻祖了,他越是想要給自己找不痛快,顧泱泱越是要給他機會,她就不信,她一個現代人還懟不過一個古代的老古董!

    “我去牢房裏見許宣了,我敢百分之百的肯定,他不是兇手!”她堅定的冷聲道。

    寧珏飲了一盞茶,淡然的瞧着她,好似他早就知道了一般:“嗯,你是怎麼知道他不是兇手?”

    “你管我怎麼知道的,我就是知道了!”顧泱泱可沒有閒情逸致跟他談論案情。

    寧珏輕輕擱下茶盞,瞧了她好一會後,像似詢問她,又像似在自言自語:“兇手既然不是許宣,兇手會是誰?又是爲什麼要殺人呢?”

    顧泱泱摸着下巴,緩緩說道:“興許一開始我們的方向就發生偏差了。”

    寧珏不解的瞧着她,黑亮的眸子射出詢問的光。

    顧泱泱一板一眼道:“還有啊,在許宣認罪那日我去過王一哥家中,我們發現王一哥之前給錢曉玲買的那套首飾,除了金步搖還在,其餘的都不見了。我猜想是兇手拿走的!”

    寧珏聽聞後大喜:“先前我們一直當作是感情上的矛盾而引發的命案,這樣看來,很有可能是單純的入室搶劫。”

    “是的,而且我還得知,錢曉玲有睡覺時常常忘記關門。這就是爲什麼門窗沒有被撬的痕跡的原因了。”只要是一談到案子,顧泱泱就神采奕奕。

    寧珏覺得顧泱泱立了大功,他親自給顧泱泱斟了一盞茶:“很好,接下來我們就按照這個思路去調查!既然你知道這麼多的線索,你之前爲什麼不說呢?”

    不提這個問題還好,一提到這個問題,顧泱泱就氣血上涌,她朝着寧珏一個勁的翻白眼道:“我之前想說,但是有些人說我擾亂朝堂,不僅扣了我的餉銀,還杖責二十打扮!你說那個人是不是很自大狂吧!”

    寧珏說是也不是說不是也不是,只能僵硬着臉頰強擠出一個笑容,輕聲道:“面好了,吃麪吧!今天這頓我請了,算是跟你賠不是!”

    顧泱泱冷峻着臉,沒好氣道:“幹嘛要你請!我沒有錢啊?再說了,我原諒你了嗎?你幹嘛跟我說話?莫名其妙的!”說着,她便扭過頭去,自顧自得吃着面。

    寧珏無奈的苦笑,喃喃道:“孔夫子說的真對,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顧泱泱猛翻一個白眼球:“你小人,你全家都是小人!”

    寧珏愣怔片刻後,付之一嘆:“愚昧婦人!”他聲音雖像蚊蠅一般,可耳尖的顧泱泱卻聽的一清二楚。

    “你說什麼?”顧泱泱

    立着一雙杏眼問道。

    寧珏苦笑着搖搖頭,低頭吃碗裏的面。此時緘默不語是最好的了!

    自顧泱泱找到了新思路後,寧珏一早就提審了許宣。先前還是一口咬定就是他殺的錢曉玲,一夜間就變成是自己說的謊,錢曉玲的死也自己無關。這讓除了顧泱泱和寧珏外,所有的人都瞠目結舌。

    整個堂上響起此起彼伏地咬牙聲,顧泱泱都擔心他們會不會把自己的後槽牙給咬碎了。

    當寧珏一聲“死罪可免活罪難逃,監禁一月並杖責五十大板!”響起後,一道道瑩瑩寒光彷彿能將許宣刺透了。

    顧泱泱已經能想象到他最後會是什麼樣的境況,臨走的時候,她意味深長地瞧了許宣一眼,又鄭重地對陳舜華道:“上天有好生之德!”

    陳舜華半天沒有明白顧泱泱是在替他說情,最後還是按照自己的真性情,差點就給許宣打殘廢了。

    因爲顧泱泱是女子,行刑時被寧珏給拽到了後院。跟寧珏單獨相處時,顧泱泱一直都是板着臉,直到寧珏說要再去王一哥家中時,顧泱泱的臉上才勉爲其難的緩和些。

    到了王一哥家中,王一哥正在整理錢曉玲的遺物,瞧着顧泱泱和寧珏兩人站在門前,他匆匆地低下頭,拭去眼角的淚水:“不知道大人要來,真是怠慢了!”

    “不用客氣,我們也是來看看你!”顧泱泱一進到房間,本能反應的打量房子一圈,問道:“對了,先前你丟失的首飾,找到了?”

    王一哥忽的擡起頭,很嚴肅地說道:“我正要和大人說那,那些首飾都不見了,而且我給曉玲的一些銀兩也不見了。”

    顧泱泱和寧珏一對視後,寧珏忙問道:“有多少銀兩不見了?”

    王一哥想了想道:“不是很多,十幾兩是有了!”

    “你想想,在錢曉玲被害之前,有沒有什麼人知道你這個首飾還有銀兩的?”顧泱泱問道。

    王一哥細細琢磨了一會,雙眼忽的正圓:“啊,首飾是和我發小,譚天一同去買的。曉玲死的前幾天他還來我家借過錢!只是曉玲的老家有個說法,新婚借錢窮三年,我們就沒有借給他!”

    “那個人在什麼地方?”顧泱泱和寧珏第一次很是默契的異口同聲。

    顧泱泱和寧珏按照王一哥所說的地址找到了譚天所住的房子,顧泱泱剛想叩門時,譚天干好開了門。

    顧泱泱上下將他打量一番,鼠亮的小眼睛,緊蹙的三角眉,大而厚的嘴脣,上揚着狡猾和虛浮,一點都不想是那個老實巴交王一哥的發小。他單薄的背脊上,負着一個碩大的包裹,一看就知道分量不輕。

    “你們是……”他瞅了兩人好久,確定不認識兩人。

    顧泱泱和寧珏兩人爲了辦案方便,早就換上了一聲便服。

    “你是譚天?我們是衙門的,我們來這裏問你幾個問題!”顧泱泱剛說完這句話,譚天那雙小老鼠眼掙得正圓,隨手將背上的包袱扔向顧泱泱和寧珏。

    見他這樣的舉動,顧泱泱百分百確定,他就是殺害錢曉玲的兇手。

    眼瞅着

    他匆忙地關上門,顧泱泱擡腿想踹開,可牽扯到了屁股上的傷,頓時顧泱泱呲牙咧嘴地捂住了屁股。

    寧珏倒也是機靈的,他擡腳踹開了緊閉的大門,眼睜睜瞧見譚天直奔他家後院。

    “快,別讓他跑了!”顧泱泱不經意間命令起來寧珏。

    寧珏一個箭步,朝着譚天就衝了入了後院。顧泱泱拾起地上的包袱,從裏面只找到了些尋常的衣服。想來那些首飾他已經藏了起來。

    顧泱泱擔心寧珏一個人制服不了譚天,扶着受傷的屁股,迅速向後院行去。本以爲還要再一番的糾纏,才能將譚天拿下,卻讓顧泱泱大爲詫異的是,寧珏已經愜意的坐在譚天的後腰上,一隻腳踩在他的背上,使他動彈不得,將他制服了。

    瞧見顧泱泱後,得意的朝她揚了揚下巴。顧泱泱忽然嘴角一抽一抽的,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

    寧珏和顧泱泱很肯定,這個人一定有問題,於是命人在他家周圍開始搜索。看看能不能找到一直沒有出現的兇器。

    可真的是掘地三尺了,連個兇器的把兒沒有見到。寧珏只能讓他押回衙門,好好審問一番。

    可跪在大堂上的譚天卻直口否認自己殺了錢曉玲,但當從他身上搜出錢曉玲的首飾後,顧泱泱明顯能瞧見他眸子中閃過驚慌之色,但隨之鎮定下來道:“我承認,我偷了這些首飾,可是我沒有殺人,我真的沒有殺人!”

    顧泱泱瞅着他雙手交疊,不斷揉搓自己的手指,她纔不信這個人只是偷東西沒有殺人呢!但是現在只搜出來這些首飾,卻沒有找到他作案的兇器!

    “本官問你,你是何時去王一哥家偷的首飾?”寧珏質疑的聲音也滿是不信。

    譚天不加思索道:“就是王錢氏死的前一天了。”

    “你怎麼就那麼肯定是王錢氏被害的前一天?而不是前兩天?”顧泱泱眯着眼睛厲聲道。

    衆人一聽顧泱泱出聲了,頓時屏住呼吸瞧向端坐之上的寧珏。在確定寧珏寒若冰霜的眸子是盯着譚天后,衆人更加驚訝了。

    自從上次,寧珏聽顧泱泱分析案情後,寧珏就答應了顧泱泱,今後她在堂上發問時,絕對不會再治她罪了。

    譚天不慌不忙地說道:“我剛偷完他家的東西,他媳婦就死了,當然記得清楚了。”

    “你是如何偷取了王錢氏的首飾?從實招來!”寧珏問道。

    “那日我瞧見王錢氏出門去買米,家裏一定沒有人了,於是我就潛到她的家中,將首飾偷了出來。”譚天說的含糊其辭,這樣顧泱泱更加確定他就是兇手了。

    自從上次擾亂朝堂之事,顧泱泱仔細地反省過了,要是想在朝堂上說話,一定就是要讓寧珏覺得舒服,於是她很是恭敬地一行禮,對寧珏說道:“大人,卑職有很多覺得疑惑,想詢問一下譚天,不知可否?”

    寧珏不痛快的點點頭,示意讓她詢問。

    顧泱泱行到譚天的身邊,仔細打量一番後,問道:“譚天你是第一次偷東西的嗎?”

    譚天不解地瞧着她,說道:“我是第一次偷東西!”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