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057章 迷幻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057章 迷幻散字體大小: A+
     

    正在這時,顧探進了顧泱泱的房間,很是熱情的說道:“小白姑娘,難得泱泱的好朋友在家裏做客,今晚上你就留在家中吃飯吧!”

    “這個?”白策面露爲難之色,“我還有些事情,就不在這裏打擾了!”

    “哎呀,有什麼打擾的,一頓家常便飯而已!”顧探極其熱情的邀請道。

    顧泱泱雖說在屏州長大,但是身邊卻沒有一個人敢跟她交朋友,這許多年來,顧探瞧着人家孩子帶着好朋友回家吃飯,他就覺得好生羨慕。今日顧泱泱的朋友終於上門了,顧探怎麼能輕易放過她,好歹也要完成這些年的心願。

    白策瞧了瞧顧探,又瞧着顧泱泱,“這個?這個?”

    顧泱泱瞧他難以啓齒的模樣,於是說道:“爹啊,你準備幾個菜,我和小白在房間裏吃就好了,我要和她好好聊聊天。”

    “好好!爹給你們準備幾個好吃的小菜,你們先聊着哈!”顧探笑的老眼都眯起來了。

    瞧着顧探離開了,顧泱泱戲謔地笑了起來:“白小姐,我們粗茶淡飯的,你千萬別笑話哈!”

    “我不笑話,就希望泱泱別笑話!”白策好看的眉頭向上一揚道。

    顧泱泱也覺得有些失禮,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道:“不笑話你了!不過我有個問題,你是怎麼讓我爹認不出你的?難不成你會什麼狐媚之術?”

    白策一聽狐媚之術,黑眸中閃着森森寒光:“這狐媚之術好像不應該用在我這堂堂七尺男兒身上吧?”

    “那你到底是怎麼做到了?”顧泱泱百思不得其解。

    白策從懷中不緊不慢地掏出一個小瓷瓶,在顧泱泱眼前慌了兩下後又揣回到懷裏:“這是迷幻散,是用波斯國的曼陀羅,和苦艾草製成的。只要稍稍嗅一點點,就會產生幻覺,瞧見的人也不是原來的樣子。可要是嗅多,那人可會因爲幻覺而喪命。”

    曼陀羅和苦艾草,顧泱泱是知道的,這兩樣都是屬於有毒的植物,能破壞人的神經系統,使人陷入幻覺,難怪之前在楚老四的家裏,她面對白策時,竟然認不出來是他。想來顧探當白策是女生,也是這個原因了。

    突然,顧泱泱腦子裏閃過一個好主意,她歡喜的笑了起來:“今夜借你的迷幻散用用吧?”

    白策瞧着猛挑眉的顧泱泱,忽的有種不詳的感覺,他還沒有開口拒絕,顧泱泱就厲聲說道:“你說過的,只要我有要求,你就會幫我的!江湖兒女,說話要算話的!”

    白策被她說的已經沒有力氣駁回了,只能苦澀的笑着答應了。

    子夜午時的打更聲結束後,揹着顧泱泱的白策,一個躍起後,悄無聲息地進到大牢裏面。當值的獄卒正在上眼皮下眼皮的打架,忽然瞧見多了一白衣人,還沒有反應過來要叫時,已經白策一掌劈暈了,聞聲敢來的幾個獄卒,提刀向着白策衝來。

    只覺得眼前一道白影閃過,他們還沒有瞧清白策的臉,一衆人都被打暈

    了過去。

    背上的顧泱泱,有種大風吹過之感,她理順一下凌亂的發,牢房裏打量了一圈後,瞧見了蜷縮在一角的許宣,顧泱泱拍了拍他的肩膀,白策明白了她的意思,小心翼翼地將她放下。

    顧泱泱拿出早就塗了迷幻散的手帕,一步一頓一呲牙地行到許宣所在的牢房,聲音嬌柔且陰森喚道:“許宣!許宣……”

    許宣緩緩扭過頭來,顧泱泱瞧準了時機,狠狠地甩了甩手中的帕子。藉着月色顧泱泱能清楚的瞧見那些白色的粉末向着許宣飛去。

    只見許宣雙眼正圓,瞳孔放大,顧泱泱知道,他中了迷幻散了。

    “曉玲!曉玲!是你嗎?”許宣立刻起身,拖着沉重的腳鐐手鐐行到顧泱泱面前,含情脈脈好一會後,泛紅的雙眼滴落晶瑩的淚水。他一把拉住顧泱泱的手道:“曉玲,曉玲,你來接我了嗎?我好想你!”

    顧泱泱裝作很感動的樣子,剛想開口說話,突然鼻子有些癢,她立刻用手帕捂住口鼻,豪爽的打了幾個噴嚏。

    待她擡頭瞧向許宣的時候,猛地倒吸一口涼氣,嘴角不受控制的抽搐了起來。

    此時,顧泱泱眼前許宣的臉已經徹底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寧珏的那張金玉其表的臉。顧泱泱也中了迷幻散!

    哎呦我去!我這是得多恨他啊!顧泱泱咬着牙根的暗暗想着。

    “曉玲你怎麼了?你見到我不高興嗎?”許宣驚慌地問道。

    顧泱泱強烈的自我催眠着,這是許宣,不是寧珏!不是寧珏!不是寧珏!這才忍住沒有下手掐死他,但是心中的怒火還是洶涌而出。她厲聲道:“不高興!我見到你一點都不高興!”

    本想着嬌嬈嫵媚的套他的話,但是現在瞧着寧珏的臉,那還有那種心情。

    許宣整個人愣怔住,濃烈的哀傷順着眸子緩緩流出:“爲什麼?爲什麼曉玲?你以前不是說跟我在一起很開心嗎?”

    顧泱泱瞧着寧珏那張厭惡的臉,又滲出含情脈脈地神情,心中的怒火燒的更加濃烈:“以前是以前,你就是一直生活在以前之中所以你纔會成了今天這樣!”

    “曉玲!我這樣做都是爲了你啊!”許宣說着拉顧泱泱的手更緊了些。

    顧泱泱一把抽回手,厭惡道:“爲了我好?你只是拿我當個幌子,你是爲了你自己好!你爲什麼包庇犯人?”

    許宣呆若木雞地瞅着顧泱泱:“我沒有包庇犯人啊!”

    “你還說你沒有?兇手根本就不是你,你爲什麼要投案自首?”

    顧泱泱冷厲的聲音,是許宣沒有想到的:“我……我……”

    “我什麼我,我告訴你好了,因爲你要保護那個兇手!說,你跟那個兇手到底是什麼關係?”顧泱泱心裏明白,眼前這寧珏的臉全是自己幻想出來了,可是瞧着他的臉,就想起自己挨板子的畫面,聲音就更加冷酷。

    “我根本就不認識兇手,到了現在你還不明白我的

    心嗎?我一心想要投案自首,就是想一死了之,這樣我就可以去黃泉路上陪你了!”那晶瑩的淚水順着他的臉頰緩緩落到地上,綻放出一朵朵晶瑩的花朵。

    顧泱泱一愣,他沒有想到,他的投案自首其實就是爲了求死!

    “那你幹嘛投案自首,你要是向下去陪錢……陪我,你自己不好自行了斷!”顧泱泱看着寧珏的臉在自己的眼前泣不成聲,又是厭煩又是大呼痛快。

    “我……我……我沒有勇氣啊!我試過要上吊,可是我就是沒有辦法走到最後一步!”許宣抽噎道。

    “那你到底認不認識兇手?”顧泱泱伸手拽住了許宣的衣領,兇巴巴道。

    許宣嚇得全身一個激靈,搖着頭道:“我真的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兇手是誰!”

    顧泱泱用力鬆開他的衣領,責怪道:“你知不知道你這個樣子,只能幫助那個真正的兇手逍遙法外,你讓我怎麼沉冤得雪?怎麼能走的安心?”

    “我不對,都是我不對!是我想的不周全,你不要生氣,對不起曉玲!”

    瞧着寧珏的臉在自己面前服軟,顧泱泱打心眼裏笑出了花!這感覺就像是要長上翅膀飛上天了!

    “道歉有用嗎?說對不起我就能原諒你了?不行!”顧泱泱想繼續享受這種感覺,冷着聲音說道。

    “那你要我怎麼樣你就不生氣了?”許宣緊張道。

    “你給我唱歌聽!不行,瞧你這個樣子唱歌一定不好聽。你給我翻兩個跟頭,然後來個大劈叉,最後給我托馬斯迴旋,這樣我還能勉爲其難的原諒你。”顧泱泱說着露出陰險的笑容。

    “跟頭?劈叉?”許宣的臉頰一抽一抽的,“你怎麼去了那邊,整個人好像……”

    他想說她變了,但是面對她寒若冰霜的眸子,硬生生地將後面的話給嚥了回去。

    “一句話,做不做?責罰人家的時候很行,現在就支支吾吾了,你是不是男人?”顧泱泱得意地揚起了下巴,瞪着瞠目結舌的許宣。

    一直冷眼旁觀的白策,瞧到這裏纔算明白,原來在顧泱泱的眼裏,許宣已經是寧珏的模樣了。

    白策擔心顧泱泱還不知道能搞出什麼幺蛾子,二話不說,走到了顧泱泱身邊,輕聲道:“走吧,時辰不早了!”

    許宣一瞧見白策,嚇得全身發顫,撲通跪在地上連聲喊道:“閻王爺饒命,閻王爺饒命!”

    原來在許宣的眼裏,他竟然是閻王爺的模樣。想想白策英俊嫵媚的臉頰,要是多了閻王的那大鬍子,顧泱泱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白策冷着臉,顧不得禮節不禮節的,一把將笑的快要岔氣的顧泱泱扛在了肩上,一個躍起離開的大牢。

    顧泱泱一直保持着被扛的姿勢,雖然不舒服,但是今晚之事着實讓她心中大悅!

    待白策將她放下時,顧泱泱站立好剛要向白策道謝,臉頰一抽,藉着月色,白策的臉竟然也變成了寧珏的臉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