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055章 許宣自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055章 許宣自首字體大小: A+
     

    顧泱泱緩步行到房間裏,不是大的房間了,衣櫥,梳妝檯,桌椅板凳,倒是很齊全。顧泱泱自己查看着房門邊緣,沒有被撬過的痕跡。

    “錢曉玲出事前,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嗎?”一面在房間裏查看,一面問道。

    王一哥蹙着眉頭想了好一會,搖搖頭道:“沒有,之前沒有任何的事情發生!”

    顧泱泱點頭時,瞥見牀底一紅色的錦盒,她迅速從牀底拿出。顧泱泱一眼就認出這是裝步搖髮簪的盒子。

    “咦?怎麼在這裏?”王一哥大驚,伸手搶過那錦盒。

    “你識得這個錦盒?”顧泱泱問道。

    “這是我送給曉玲的!上個月曉玲生辰,我買了一套首飾送給她的。”說着王一哥打開了盒子,果然就像顧泱泱所猜測的,裏面是一支流蘇步搖金簪。

    “可是怎麼會在牀底下?對了,你不是說有一套嗎?其餘的首飾那?”顧泱泱詢問道。

    王一哥將妝臺的最後一層打開,紅色的盒子端好的放在裏面。顧泱泱上前將盒子拿出,不用打開,單瞧一個那盒子的重量,顧泱泱就知道,裏面是空的。

    王一哥打開時,顧泱泱瞧清他瞳孔放大,就知道自己猜測的沒錯,這一套首飾,除了那支步搖,其餘的都不見了。

    “這人的心思倒是縝密,他將首飾拿走後,將盒子放回原處,製造一個首飾還在盒子裏的假象!”顧泱泱盯着手中的空盒子愣神好一會。

    “王一哥,王一哥!”陳舜華的聲音突然傳來,打斷顧泱泱思緒。

    陳舜華瞧見顧泱泱也在,驚訝之後露出歡喜的笑:“兇手,兇手投案自首了!”

    顧泱泱瞧着他春光無限好的笑容,一驚:“兇手是誰?”

    “兇手就是許宣!”

    顧泱泱頓時整個人愣住了,心一下子沉到海底。按理來說,一聽說許宣是兇手,並且他投案自首了,顧泱泱應該是高興的,可現在一點都高興不起來,還有一種淡淡的怒氣。她也不明白自己爲什麼會這樣。

    “王一哥,快,大人請你去衙門指證他!”

    顧泱泱隨着他們一同來到了衙門,瞧着堂上跪着的許宣,心情瞬間不爽了起來。

    “堂下之人可是許宣?”寧珏不怒自威的聲音響起。

    許宣泰然處之道:“正是小人!咳咳……”

    顧泱泱瞧着他通紅的臉頰,想來他的燒還沒有退去。

    “王錢氏曉玲可是你殺的?”寧珏問道。

    “是我所殺!”許宣對自己的罪行供認不諱。

    寧珏冷眉一蹙:“你和王錢氏是如何認識的?又是爲何要將她殺害?”

    許宣深吸一口氣,認真的說道:“在她沒成親時,我們就已經認識了,並且兩情相悅,只是她爹不同意我們在一起,還給她選了一門她不喜歡的親事。之前我常去她家中,商酌一同私奔之事,可是後來她說讓我不要再去找她了,說她不想對不起自己的丈夫。所以我就一怒之下將她殺害!”

    “王一哥,你可識得堂下之人?”寧珏將黑眸子移到王一哥的身上。

    王一哥兇巴巴地瞪了一眼許宣,怒氣洶

    洶道:“小人識得他,他就是勾引我老婆的無賴!”

    果然,情敵相見分外眼紅!

    “許宣,詳細敘述一下你是如何殺害王錢氏?兇器何在?”寧珏問道。

    “當日我再次去找她,提議要待她私奔,可是她沒有同意,我們就起了爭執,然後我就一刀子殺了她。事後我把刀子扔到山澗,毀屍滅跡。大人,錢曉玲真的是我殺的,真的是我殺的!”許宣說的急迫。

    顧泱泱瞧着他的模樣,到不像是認罪服法的樣子,倒是更像要將所有的事情攬在身上一樣。

    “既然罪人已經承認所犯之事,來人,將他壓下去,秋後問斬!”

    寧珏的判決一下,顧泱泱明顯的看見許宣舒了一口氣。

    “大人!這裏還有諸多的疑點,還請大人重新審查!”顧泱泱上前恭敬道。

    “不是的大人,人真的是我殺的!”許宣越是急着認罪,顧泱泱越是覺得他很可疑。

    寧珏黑亮的眸子一眯,冷聲道:“來人!將犯人押入大牢!”

    “大人,你不能這樣草率的,這個案子……”

    “放肆!”寧珏威武醞釀的聲音,打斷了顧泱泱的話,“小小捕頭竟然擾亂朝堂,扣除半年餉銀!”

    顧泱泱怒了,她真的怒了!哪有這樣霸道無理的知府,案子本來就有好多的疑點,單憑着一個人的自首就要草草結案,那真正的兇手豈不是還在逍遙法外?現在她說一句公道話,他居然就扣工資?扣就扣好了,反正她還有一家首飾店,不差錢!

    “扣吧扣吧,最好就是把我一年的工資都扣了,但是你扣工資我還是要說,許宣根本就不是本案的兇手,這個案子還有很多的疑點。大人不能就這般草率的結案!”顧泱泱毫無畏懼瞪着臉色鐵青的寧珏。

    “啪!”寧珏手中驚堂木震得整個衙門都顫了顫:“來人,顧泱泱大鬧朝堂,藐視朝廷命官,拖到後面杖打二十大板!”

    所有的衙役一聽,面露難色,先不說顧泱泱她親爹是顧神捕,單說她一個女子,就算她身懷武藝,可杖打二十大板怕也是會吃不消的。

    顧探上前一拱手,立刻請求道:“大人,顧泱泱雖藐視朝堂,但她畢竟是女子,這杖責……”

    “誰要是敢求情,就陪她一同杖責二十大板!”他們還是第一次瞧見寧珏雙目噴火,嚇的他們只有低頭不吭聲的份兒。

    “不用求情!不就是二十大板嗎?我還受得起!”顧泱泱一仰頭,有種風蕭蕭兮的氣勢,大步走了出去。

    當顧泱泱趴在杖責長椅上,瞧着胳膊粗細的廷杖時,顧泱泱悔不當初,早知道就說幾句軟話求求情好了。

    顧泱泱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可憐兮兮的扁着嘴,向準備行刑的陳舜華說道:“念在大家同僚一場,一會兒一定要輕一點,輕一點哈!”

    陳舜華瞥着一旁監督的顧探,顧探故意扭過頭,裝作不知道他們之間的陰謀,陳舜華猛地點頭,道:“一會兒你一定要好好配合!”

    顧泱泱還不懂他這話裏的含義,陳舜華一杖擊下,顧泱泱頓時覺得耳邊風聲大起,她閉緊雙眼,心中暗叫着,完了完了,這下要嚐嚐

    一丈紅的滋味了。

    可陳舜華擊到顧泱泱時,手中力度輕緩,顧泱泱只覺得屁股好像坐在按摩椅上一樣,一點都不疼,反倒有少許的舒服。

    顧泱泱歡喜的瞧着陳舜華,陳舜華向她做了一個誇張的口語,示意讓她大叫。顧泱泱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這個受罰之地,和寧珏所在之地只有一牆之隔,她要是不大叫,寧珏定會覺得其中有問題。

    顧泱泱氣沉丹田,嗓子下壓,找準了一個g大調,一張嘴喊了上去。

    這一嗓子讓剛要擡杖的陳舜華受了一驚,險些一個失足閃了自己的腰。

    “你叫早了,我還沒有打下去!”陳舜華哭笑不得道。

    顧泱泱不好意思的一笑:“不好意思,我準備好了,你來吧!”

    陳舜華一廷杖擊下,顧泱泱亮出圓潤雄厚的美聲,想當年顧泱泱可是學過兩天的聲樂。雖然叫的一點都不隨便,還有些專業的味道,可是旁人一聽就知道太假了,哪有人受傷還唱《我的太陽》的!

    在陳舜華的擊打下,顧泱泱已經找到歌唱家的感覺,並且還發掘出她起先沒有的音調。

    一旁的顧探已經徹底受不了了,再這樣下去,寧珏沒有發現他們作弊,衆兄弟的耳朵就都要廢了。

    他上前兩步,兩指痛痛快快地掐住了顧泱泱的耳朵,用力一扭。

    “啊!爹爹爹爹爹爹……”顧泱泱發出正常的慘叫聲,兄弟們頓時覺得百體舒暢!

    在顧探的幫助之下,陳舜華再有三下就能完成任務了。

    “你們在這裏作甚?”就在這時,一個陰森似鬼怪的聲音響起。

    大家不用回頭,單憑着那寒風刺骨的勁兒,就猜到了是寧珏。瞬間大家就像是商量好的一樣,紛紛列成兩隊,就連低頭的角度也都是齊刷刷的。

    “本官讓你們杖責顧泱泱,你們卻在這裏徇私舞弊!你們有沒有把本官的話放在眼裏?”寧珏已經怒髮衝冠了,顧泱泱也都能聞到他頭髮燒焦的味道了。

    一衆人都沉默不做聲,氣氛就壓抑的讓人窒息。

    “顧泱泱你給我過來!”寧珏朗聲道。

    顧泱泱一百個不願意上前,可不知那個好事者,一把將顧泱泱推到寧珏的面前。

    寧珏不說一句,拉扯着顧泱泱將她摁倒杖責長椅上,隨手抄起廷杖時,衆人都明白他的意思了。

    大家紛紛上前攔住了寧珏,動之以情道:“大人三思啊,我們欺瞞你是我們不對,可是顧泱泱是女子,杖責她受不了的!”

    “是啊是啊!她雖然是捕快,可她也是女孩子!”

    “大人三思啊……”

    寧珏甩開他們的手,怒道:“你們今日誰敢攔着本官,本官就將誰革職查辦!”

    衆人一聽,臉色都沉了下去,慢悠悠地退到了後面。

    “大人,是卑職教女無方,大人要是責怪,就責怪卑職吧!”顧探早就老眼含淚了,這時瞧見寧珏要來真的,更是忍不住了。

    顧探摘去腰間的繡春刀,雙手恭敬地遞在寧珏面前。

    顧泱泱當然明白顧探的意思,就算是革職查辦他也要保護自己愛女。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