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052章 深夜去義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052章 深夜去義莊字體大小: A+
     

    楊茂林的悍妻瞧見傷了寧珏,她慌張扔下了手中的殺威棒,去扶搖搖晃晃地寧珏,卻被他伸手擋開。

    衙役們一瞧大驚,這擊打朝廷命官,可是大罪了!

    寧珏睜了睜眼睛,讓自己清醒一些,威嚴冷漠道:“來人,將兩人收押,等候發落!”

    悍妻聽聞後,瞬間沒有了方纔的氣勢,驚慌道:“大人,我不是有意的,大人饒命啊!”

    寧珏已經強撐不下去了,他隨手拉住身旁一人的手,聲音有氣無力:“退堂!”

    那人立刻會意,他扶着寧珏,快速地走到了後廂房。

    顧泱泱還沒有來得及推開後廂房的門,拉着自己的雙手一鬆,寧珏兩眼一閉,頓時暈倒在地了。

    顧泱泱上前查看寧珏真的暈厥了,她喚了寧珏好久,不見他有反應。

    顧泱泱心中暗叫倒黴,剛纔硬讓自己扶着他,現在又暈倒了。真想一走了之,可萬一他嗚呼哀哉了,那不就是見死不救了!

    顧泱泱架起寧珏,使出吃奶的力氣,半擡半拖得將寧珏帶到房中,還未行到牀上,顧泱泱已是滿頭大汗。

    顧泱泱準備用盡全身力氣要將他擡到牀上,無奈他太重了,力氣沒有用好,將寧珏一下子扔到了地上。

    顧泱泱大驚,千萬被把他摔壞了,傷害朝廷命官是要坐牢的!

    顧泱泱查看一番發現沒有問題後,她再次架起寧珏,用力向着牀上拖去,突然腳下一滑,她一下撲在牀上,不省人事的寧珏也順勢壓來了過來。

    寧珏的臉瞬間放大在顧泱泱眼前,他長密的睫毛,吹彈可破的皮膚,高挺有型的鼻子,還有薄而紅潤的脣,相比之前瞧得更加清楚。

    寧珏呼氣如蘭,頓時讓她心中像是千萬只螞蟻爬過,臉頰也緋紅一片,連脖子都熱了起來。

    顧泱泱迅速地將他推開,捂着快要跳出腔子的心臟,用力一呼一吸,讓自己洶涌澎湃的心平靜下來。

    “嗯……”此時寧珏發出低沉的聲音,緩緩醒來。

    顧泱泱瞧見蠕動起來的寧珏,就像是做了什麼虧心事一般,匆忙地跑出了房間。

    待到大夫查看過寧珏的傷勢並無大礙後,整個衙門裏的人們終於常常的舒了一口氣。

    寧珏扶着自己暈沉沉的頭,寬慰道:“放心這點小傷,還要不來本光的命!多些各位的關心。”

    “大人客氣了!”衙役一口同聲道。

    “對了,仵作那裏有何進展?”寧珏迴歸正題。

    “回大人,致命傷是在頸項處半尺長的傷口,導致死者失血而亡。死者衣衫不整,頭髮凌亂,不排除生前與他人發生爭執的可能性。”顧探詳細的回答。

    “我也問過她周圍的鄰居,證明她平時並沒有和他人結怨。反而錢曉玲生前對人很好,周圍鄰居都很喜歡她。”陳舜華手抱着繡春刀說道。

    “那王一哥那邊什麼情況?”寧珏蹙着眉頭問道。

    “王一哥和錢曉玲兩人新婚還不到兩個月時間,這時錢曉玲突然被殺,王一哥悲傷過度,整個人傻傻

    的,問他什麼都不說!”陳舜華說着面露傷色。

    顧泱泱能明白,新婚燕爾的,突然就這麼陰陽相隔了,這事擱在誰的身上都痛不欲生的。

    “還有一事,今日我去過青樓,詢問過楊茂林口中所說的春煙,證實楊茂林所說的確實屬實,他整一下午都和春煙在一起。看來這錢曉玲不是他所殺的!”顧探說道。

    “嗯,顧神捕你再去詢問下,錢曉玲在未出閣時,可有和人結怨,案發時可有可疑的人出現在王一哥家中附近。”

    寧珏的命令一下,顧探恭敬的答應了。他忽然想起一事:“大人,那個楊茂林夫妻大鬧公堂,還打傷大人,這個要怎麼辦?”

    “按照律例來,收押一月,並各打五十大板!”寧珏黑着臉,鐵面無私道。

    瞧着寧珏頭上包裹的白布,顧泱泱就忍不住想笑,同樣是當官的,你瞧瞧人家包青天,他怎麼就沒有被人家打破頭啊?

    “咳咳……還有顧泱泱,擾亂朝堂,罰一個月的餉銀!”寧珏冷着眸子瞪着因強忍歡笑而臉色扭曲的顧泱泱。

    顧泱泱猜想,這定是因顧泱泱將他扔在房間地上,不予理會而報復與她的!

    “大人,我上訴,我做錯什麼了你就扣我工資?”顧泱泱不服氣道。

    “朝堂之上豈容你一介小小衙役詢問犯人?”寧珏清澈的聲音泛起慍怒的漣漪。

    “我也想快些抓住犯人,詢問案情本來就是捕快該做的事情,我沒有覺得我這麼做有什麼不對,你這是專權霸道!”顧泱泱黑墨的眼睛,堅毅地對應着寧珏的眸子。

    “與朝廷命官頂嘴,再扣一個月餉銀!”寧珏的聲音就要凍住所有的一切了。

    “你……”顧泱泱氣不打一處來,還要與他辯論時,顧探一雙深邃的眸子,射出兩道銳利光芒,示意讓她閉嘴:“大人英明,顧泱泱還不快謝大人!”

    他現在扣了我兩個月的工資,我還要謝他?真是謝他全家了!

    “謝大人……全家!”顧泱泱將“全家”二字含在嗓子中,所有人的耳中只聽見模糊不清的兩個字,可寧珏臉色,黑的都能蘸着寫大字了:“好好表現,你還有升官的機會!”

    顧泱泱倒是覺得,他向在暗示自己,很快會被炒魷魚的!

    顧探瞧着兩人四目殺氣,恭敬地一拱手道:“時間已不早,我等先去調查錢曉玲一案!”說完拉着顧泱泱便向門口走去。

    離開時,顧泱泱還不忘回頭再用眼神殺他一遍!

    顧泱泱想起莫名被扣了兩個月的工資就生氣,倒不是因爲這兩個月的錢,而是顧泱泱自從當警察到如今,她就沒有被扣過工資,可是來到這個古代,竟然被扣了!說白了就是面子受損了!

    這讓顧泱泱怎麼能睡得着覺!

    反正也是睡不着了,索性想想辦法,早日偵破案件,也好彌補自己的名聲。

    雖然顧泱泱很佩服孫仵作的驗屍方法,但保險起見,自己再驗屍一遍興許還能找出一些遺漏的線索。

    但是當顧泱泱行到義莊時,她徹底後悔了

    衙門的義莊是在屏州最偏僻,最空曠的地方。而通向義莊的羊腸小路,兩旁的雜草已沒過了顧泱泱的膝蓋,除了手中燈籠的光亮外,沒有旁的可以照亮,就連天上的明月,也因爲陰天沒了蹤影,偶爾兩旁還有瑩瑩鬼火一閃而過。

    顧泱泱倒吸一口涼氣,她可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知道鬼火的形成,也不相信什麼鬼神之說,可此時就是無法控制的心中恐懼。

    “遞進的情緒請省略……你又不是個演員……”

    心裏學家說過,人恐懼時,唱歌分散注意力就不會恐懼了。顧泱泱此時能想起的歌,也就這首了!

    她進到義莊後,首先將義莊裏所有的燭火點亮,整個義莊燈火通明,倒是讓顧泱泱心中安穩了不少。

    顧泱泱行到錢曉玲的屍體前,非常專業的帶上她事先準備好的手套,將將掀開蒙屍布時,寧珏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你怎麼會在這裏?”

    寧珏的聲音來的太過突然,顧泱泱一個激靈,就差沒有蹦起來了,她猛拍胸口責怪道:“人嚇人嚇死人的!你想明天又多一樁命案?!”

    “俗話說,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你還沒有回答本官,你來這裏做什麼?”寧珏行到顧泱泱身邊,冷聲問道。

    “檢查屍體嘍,看看能不能再找出什麼線索!”顧泱泱沒有理會他,繼續掀開錢曉玲的蒙屍布。

    一本正經道:“錢曉玲,你爲什麼會死?是誰殺了你的?你是不是有冤屈對我們說?這是寧大人,我是顧泱泱,我們一定幫你找出真兇!”

    他被顧泱泱那陰裏陰氣的表現嚇得心臟狂跳,嘴角也明顯顫抖:“你,你這是……作甚?”

    “驗屍之前當然要尊一下重死者了。別廢話了,既然來了就幫忙吧。先幫我脫了她的衣服。”顧泱泱仔細查看着她脖頸上的傷口,沒有瞧見寧珏此時的臉色已經泛青了。

    “你讓我給她脫衣服?”

    顧泱泱明白他的意思,她無奈的翻了翻眼皮:“我說寧大人,你來這裏也是想找線索的,你不將死者的衣服脫去,你怎麼能跟個詳細地查看她身上有沒有傷,生前有沒有被人性侵?”

    這和寧珏當初想的不一樣,他不知道原來查找證據還要脫人家女子的衣服,雖說是已逝的女子,可那也是女子。

    寧珏緊抿薄脣,伸手小心翼翼地解開錢曉玲的鈕釦。這鈕釦還沒有解開,就被顧泱泱不耐煩的推開,鄙夷地瞥了一眼後,三下五除二的褪去了錢曉玲身上的衣物。

    寧珏避嫌的扭過頭去,強忍着讓聲音鎮定:“可有什麼線索?”

    “死者除了頸項上的傷口,死者的胳膊手腕處都淤青,可見死者生前和人發生過爭執,而兇手很有力的抓住錢氏的手腕。”顧泱泱不見了平時的嬉皮笑臉,認真的讓寧珏一時有些不認識她了。

    她站直了身子,繼續道:“大人,搭把手,死者已經出現屍身僵硬,你幫我拉着她的腿!”

    還沒有等寧珏反應過來她這話的意思,顧泱泱已經拉着他的手摁在錢曉玲的腿上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
    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