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二百三十四章 又一雙陰陽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二百三十四章 又一雙陰陽眼字體大小: A+
     

    付九一直到走也對他到底看見了什麼隻字不提,和他認識這麼長時間我還是第一次看見他保密工作做的這麼好,沒準還真是什麼大事。

    我們三個姥姥不疼舅舅不愛的主經過這一晚上的折騰,還只能走着回去,我這心也是哇涼一片。

    回學校宿舍之前我們路過張姐的飯店,我們還挺擔心大寶到底有沒有復原,推門就近,這屋裏的桌椅板凳都收拾得整整齊齊,張姐正在擦着地,見着我們來了,笑盈盈地招呼我們,“你們怎麼這麼早就來了?”

    這熱情得讓我不可思議。她的丈夫劉義可是剛剛死於非命啊!

    “我們就是惦記大寶的事,他怎麼樣了?”我們站在門口也沒往裏進。

    張姐拿圍裙擦着手,“多虧了你們,大寶睡了一覺,他就好了。要不是你們想辦法,我這孤兒寡母的又要少一口人,那活着就沒意思了。”

    “對不起啊張姐,劉義大哥的事我們實在無能爲力。”我試探地說了一句,就是爲了看她是什麼反應。沒想到張姐一臉納悶地看着我,“說什麼呢?我家你大哥都死了這麼多年了,跟你們有什麼關係?”

    王敬背地裏拽了拽我衣服,我趕緊說道,“那行,我們就先回去了。”

    跟張姐客套兩句,我們就出了飯店。王敬小聲說道,“這一看就是冥界的手筆,因鬼怪死於非命的,雖然不能讓他復活,至少改掉他家人的記憶,不至於讓活着的人難以接受。”

    我看着天上的太陽抻了個懶腰,“今天的天兒還真不錯,陽光明媚的。”

    徐凌雪剛嘻嘻地笑了兩聲,突然身子一晃,我趕緊扶着她,“怎麼了?”

    就這麼一扶,王敬也發現了徐凌雪露出來的胳膊上青一塊紫一塊,有話要說但還是嚥了回去。

    徐凌雪松開我的手,“你啊,還是多關心關心敬姐吧,這敬姐出點啥事把你緊張的,還不趁着現在沒事多膩乎膩乎?”

    “你這丫頭嘴上就沒個正形!”我舉起拳頭假裝要打,王敬在我耳朵邊小聲嘟囔着,“好意思說人家,你倆還真是親兄妹。”

    我們仨一路上說說鬧鬧也是回了宿舍。這一段時間過的還真就是美國時間,白天睡一天,晚上沒準就沒得睡。要不是我肚子疼,我估計我真能一覺睡到晚上。

    我是最後一個醒的,我拿着手紙要去洗手間的時候,徐凌雪早就醒了,正對着鏡子化妝,走之前我還沒忘調戲一句,“呦,妹子。畫的這麼好看,是要跟誰約會啊?”

    徐凌雪白了我一眼,也不搭理我。

    我趕緊衝進洗手間,總算是來得及了。

    我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王敬正在洗漱間洗手。我把剩下的衛生紙跨在脖子上站在她旁邊洗手,順便聞聞她身上的香味。王敬洗完了手居然沒關水龍頭反倒開的更大,伸手就扯我脖子上的手紙擦手。

    這貨是不是睡糊塗了?我伸手就要幫她關水龍頭,她居然攔着我,小聲說道“我有話和你說。”

    “那就說唄,我已經準備好答應你的表白了。”我忍不住開始胡咧咧。

    王敬臉上雖然不悅,但是也沒動手打我,看來這真是有重要的事,她把聲音壓的很低,“死開。我要跟你說的是你妹妹的事。你發現她這兩天有點不正常麼?”

    我摸着下巴想了一會,“的確是有一點,這貨居然閒的沒事開始化妝了。”

    “今天白天我看她的胳膊青一塊紫一塊的,你發現了麼?”

    “那個,她說過是因爲你那時候被控制,和她打了一架,被打傷的。”

    王敬臉上一紅,有點不好意思,“我也有點印象,的確是打了一架,但是她那可不是打出來的瘀傷。”

    “那還能是啥,總不能要跟我說那是屍斑吧?”

    王敬突然不說話了,我心裏有了不好的預感,我沙啞着聲音咧嘴道,“我胡說的,不會是真被我說中了吧?”

    王敬似乎做了好久的思想鬥爭,才點點頭。

    我真恨不得抽自己個嘴巴。買彩票的時候咋沒這麼準呢?

    徐凌雪爲了不讓我們發現她的屍斑,所以就開始化濃妝掩飾,我怎麼就沒想到呢?雖說她也算是復活,但畢竟只是把鬼魂強行留在,冥界製造出來的身體裏。

    “這事不是個好兆頭,一旦身體出現屍斑,那她的鬼魂就離着從身體離開不遠了。”王敬說道。

    我洗了一把臉,“看來我得儘快去找付九或者阿雪問問,能不能解決。”

    我倆從洗漱間回宿舍,徐凌雪也化完妝了,她看着我倆笑道,“你倆不至於吧,上個洗手間還搞約會啊?”

    “呸呸呸,那多味啊!”我翻了個白眼。

    徐凌雪嘻嘻直笑,突然伸手把我的手機遞給我,“哥,剛纔來電話了,是方家那倆兄弟打來的,他說你要是回來就讓你打回去。”

    我現在一聽是他倆的電話,我這心就咯噔一下,總不會是又闖什麼禍了吧?我這按電話號碼的手都哆嗦了,“喂?”

    “喂,老四啊,你現在有空不?”聽方林的語氣倒是不像是太着急的樣,反倒是有點興奮?

    “有啊,你要幹嘛?”

    “那個啥,一會我開車去接你們,晚上一起吃個飯唄?”

    “這怎麼想起來請我們吃飯了啊,是不是有事求我們啊?”

    “瞧你說的,沒事就不能找你們吃個飯了?主要是這次想帶你去見個人。行了,我開車呢,先不說了。”

    方林掛掉電話,我被他這麼來一通沒頭沒腦的找吃飯倒是搞得有點不知所措,還說要讓我們見個人?

    我就這麼一低頭的功夫,王敬和徐凌雪把外衣都穿好了,渾身都打扮得利利索索。看來我和方林說的她倆都聽見了。

    方林的車沒一會就到了校門口,我們三個正好和他碰了面。上了車我才放心,方海正坐在副駕駛,看來不是他倆其中一個惹禍了。

    “不是,老大,你這是葫蘆裏賣的什麼藥啊?”

    “嘿嘿,到了你們就知道了,我們碰見了個不可思議的小姑娘。”

    我這嘴一抽,“你倆泡妞叫上我們幹什麼?”

    “呸!什麼泡妞?人家剛上小學!”

    “犯罪。”王敬閉着眼睛從嘴裏吐出兩個字。

    “敬姐,天地良心,俺倆纔不是那種人,沒那種特殊愛好。提前跟你們劇透啊,那小丫頭,本事可不一般,沒準跟老四你屬於同一師傅呢!”

    方海這沒頭沒腦的說着把我聽得是雲裏霧裏。

    方林這車就開到了之前有倆餓死鬼的酒樓,這次他倆這是要大出血了啊。

    我們五個剛進屋,就看見一個小女孩正跟在一個瘸子後頭,那瘸子很溫柔地問,“小姑娘,跟着叔叔幹什麼啊?是不是找不到爸爸媽媽了?”

    那小女孩指着瘸子伸不直的那條腿,“叔叔,你腿上怎麼拖着一個鬼魂啊?”

    女孩的聲音不大,但是在這大堂裏我聽起來就清晰地有點毛骨悚然!

    我看着那瘸子的腿,還真有一個滿臉是血的鬼魂在墜着他的腿!

    方林問我,“老四,你說她說的是真的麼?”

    我點點頭,滿腦子都是震驚,這怎麼又出來一雙陰陽眼?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
    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