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北冥有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北冥有魚字體大小: A+
     

    王敬見着這個棺材就想湊上去,我趕緊拉着她,抓着她的胳膊不讓她再靠近。但是我拉着她的胳膊怎麼感覺這麼涼?不像是有活人的體溫啊!

    付九小心翼翼地到了那棺材邊,站在那一動也不動,看得我也是乾着急,“九哥,那裏面有什麼?你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啊!”

    付九就跟沒聽見似的,顫巍巍的手慢慢伸向棺材裏。

    “這貨怕不是中邪了吧?”我小聲說道。他要是真中邪了,那我倆現在是不是應該先跑啊?

    王敬反手一抓,抓着我的手腕就往前走,“走,過去看看。要是有什麼危險,他早就完蛋了。就算他是真被附了身,也得看看棺材裏的到底是什麼玩意,找找解決得辦法。”

    我任由王敬拉着我,離着那棺材越來越近,我心跳得越來越快。這絕對不是什麼好兆頭。

    付九離着我們不到五步遠,我這才發現付九居然在流眼淚,他的手就這麼停在半空,我再看向棺材裏,那裏頭是冰塊啊!滿滿當當的冰塊,所以當初徐凌雪敲着這棺材的時候才說這裏面像是實心的!

    我拍了拍付九的肩膀,“九哥,哭什麼呢?”

    他二話沒說照着我肚子就推了我一跟頭!

    我從地上爬起來,怒氣衝衝地瞪着付九,“你發什麼神經呢?”我再看向他的時候,我才發現他的不對勁!他的雙眼全是血絲,身上罩着一層若有若無的黑氣!

    這活脫脫是被什麼東西給上了身啊!

    付九慢悠悠衝着我就來了,我趕緊衝着同樣看着棺材的王敬喊道,“敬姐,九哥被東西上了身了!趕緊想想辦法啊!”

    等我把目光轉移到王敬身上的時候,我這心算是徹底涼透了!

    王敬居然躺在了那棺材裏的冰塊上,嘴裏含着之前那塊玉魚,還偏着頭衝着我冷笑!

    這玉魚果然不是什麼好東西!

    付九被上了身,王敬因爲玉魚發了瘋,怕不是我今天也得折在這!

    眼見着付九離我越來越近,他的哭聲也像個不男不女的傢伙,纏着黑氣的手瞄着我的脖子就來了!我趕緊後退兩步,沒想到腳底一滑,結結實實地摔了個跟頭,我的手摸到的地上全是粘粘糊糊的液體,還夾雜着魚鱗。

    付九一下就騎在我身上,那雙手狠狠掐着我的脖子,他的眼淚打在我臉上,我趕緊抓着他的手使勁讓他鬆開,“九哥,你大爺的,老子沒這特別愛好!給老子下去!”

    付九的勁大得不是躺着的我就能掙開的!手上越來越用力,我這太陽穴都跟着心臟一起跳,能吸進去的空氣越來越少!

    “哥!我來救你了!”

    就在我快失去意識的時候,我就聽見徐凌雪那都快破了音的喊叫聲,當時就覺得脖子一鬆,付九鬆開我的脖子直挺挺地往後仰了過去,他的腦門上還貼着一張黃符紙,栽過去的他躺在地上一個勁地抽搐。

    徐凌雪趕緊扶起我,“哥,你沒事吧?”

    我大口地呼吸着空氣,被徐凌雪攙起來,我這才發現徐凌雪胳膊上青一塊紫一塊的,“幸好你來了。你這傷是怎麼回事?”

    徐凌雪見我沒事,看了一眼地上抽搐着的付九,緊緊盯着那棺材上躺着的王敬,“之前我和敬姐在照顧張姐和她兒子,結果敬姐突然像變了個人似的,我就和她打了起來,但是我還是輸了。我趕緊追出去找她,結果路上碰見了錢瞎子,他給了我幾張黃符紙,說你們都在這,讓我趕緊來救你,我這剛趕到就發現你被付九按在地上了。”

    一聽見錢瞎子的名字我就感覺,這事難道跟崑崙也有關係?

    “我沒事了。”我摸着自己的脖子,估計被掐的紫了,“咱還是想辦法解決敬姐的事。”

    我站都站不穩,連滾帶爬總算是來到棺材邊,我這才發現,王敬居然沉下去了!原本躺在冰面上的她,現在居然被封在了冰裏!嘴裏還喊着那塊玉魚,表情非常詭異,一雙眼睛正盯着我!

    這怎麼辦?我掄起拳頭照着冰塊砸過去,手砸的生疼,也不見這冰塊有一點裂痕。那王敬是怎麼進去的?這就像是被活活凍在裏面了啊!

    “哥,實在不行,燒了吧,燒了棺材,冰化了,敬姐就能出來了!”

    我看着這棺材還有這麼厚的冰,周圍也沒有柴火,就算撿樹枝燒,那得燒到什麼時候!

    “咳咳!不能這麼直接燒!”付九顫顫悠悠地爬起來了,一把撕下頭上的黃符紙,一屁股坐在地上,我趕緊跑過去扶着他,他可是最後的救命稻草。

    “九哥,你可算是正常了,怎麼辦,再不救敬姐出來我怕她沒命了啊!”我着急地說道。

    付九拍了拍自己胸脯,問徐凌雪,“你還有多少張黃符紙?”

    “不多了,還有三張。”

    “夠了,來搭把手。”

    我趕緊伸手拉付九站起來,攙着付九走到棺材旁,“你倆,把兩張黃符紙貼在棺材兩邊,然後一張黃符紙貼在冰上!”

    我和徐凌雪對視一眼趕緊照做,這三張黃符紙下去,這棺材頓時就起了一層幽藍的火光!棺材木當時就被燒了個精光,剩下了一整塊冰塊!這冰塊眼見着就開始融化!王敬的身體慢慢浮現了出來!

    我一把就扯掉了王敬嘴裏的玉魚,這玩意還是那樣冰冷!我把它扔在一邊,抱起王敬,遠離那還在着着火的棺材和冰塊,她的身體冷的沒比那玉魚暖和多少!

    “敬姐她,好像沒呼吸了。”徐凌雪小聲說道。

    我一把抱住王敬,恨不得把她抱進自己身體裏,“不可能,敬姐纔不會這麼就死了!”

    “現在死不死我是不知道,但是你再用點勁兒我就被你勒死了。”王敬虛弱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來。

    我趕緊鬆開她,眼淚不聽話地就流下來了,“太好了,太好了。”

    “別鬆手,讓我暖和暖和。”她小聲在我耳朵邊說道。我趕緊抱着她,感受着她一點點回來的體溫。

    付九站在那堆藍火邊,“你們倆小兩口怎麼膩歪是你們的事,但是咱能不能先把正事辦了?”

    王敬臉紅地想要起來,我這手上的勁是一點沒小,“那啥,我這是救人呢。”

    付九伸手在燒光了的地上拎起了一塊類似脊骨的東西,“這棺材裏冰封着的就是這玩意。有了這東西,那些人算是有救了。”

    “這看起來,不像是人的脊骨啊。”徐凌雪摸着下巴說道。

    “你們應該學過課文,‘北冥有魚,其名爲鯤’,這骨頭,就是鯤的。相傳幾千年前,這鯤死後被崑崙人分作數部分,以冰封之,藏於棺,埋在各地,以保佑四方安寧。”

    我盯着付九手裏的脊骨,撇嘴道,“就這發生的事,我可不覺得這是保佑用的。”

    “本意總是好的,要說變數,那就是人類的貪婪。人類打擾了它們的安寧,一味索取,就算是佛也有怒火。”

    簡單來說,這就是報應,都是因爲人們爲了利益的無盡探求。

    “你的符有一股崑崙的味道。”付九看向徐凌雪。

    徐凌雪把遇見錢瞎子的事又和付九說了一遍,付九一屁股坐在地上,把這脊骨扔進了還沒燒光的藍火裏,“等着脊骨化成了灰,估計他們也能恢復原樣了。”

    付九伸手在地上一摸,摸到了那塊玉魚,也順手扔進藍火裏,“這東西留着也是禍害,還是隨着原主去了吧。”

    等着藍火慢慢熄滅以後,這天,也就亮了。付九抻了個懶腰打算回去,走的時候我問他,“你之前看棺材裏的時候,你哭什麼啊?就像是見到了死了很久的熟人一樣。”

    其實我就是隨口開個玩笑,沒想到付九一臉嚴肅地跟我說,“我看到的不只是那脊骨,我還看到了我不該看到的東西。”



    上一頁 ←    → 下一頁

    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
    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