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怕什麼來什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怕什麼來什麼字體大小: A+
     

    這還真是,細思極恐。

    “別胡說,這還有孩子呢。”我趕緊讓徐凌雪別再說了,偷偷看着大寶,感情他啥也沒聽見。我突然感覺一股寒意,哆嗦一下。

    張姐端着飯菜就進來了,“來來來,趁熱吃,這是我家你大哥今早上就帶回來的魚肉,咱家飯館開這麼多年,就沒見過這麼好吃的魚肉。中午的時候有顧客點,咱就給人做了,結果可好,一傳十十傳百,都說咱家這魚好吃,就都來了。你們慢慢吃,還有顧客等着呢。”

    看着這一小桌的飯菜,主角還真是魚肉,那香味,勾的我口水都快下來了。

    張姐出去招呼客人了,大寶拿起筷子就要吃,我就怕這魚肉吃了再出事,趕緊攔着他。我看着被我攔着快哭了的大寶,我趕緊說,“吃飯前洗手了嗎?這麼好吃的東西,趕緊去洗手,洗個五分鐘再回來啊!”

    大寶聽話地下了炕就去衛生間洗手。

    我們三個盯着這中間的一盤魚肉面面相覷,這魚肉,能吃還是不能吃?要是不能吃那就太殘忍了。

    管他那麼多,我拿起筷子就想來一口嚐嚐,王敬一巴掌就打掉我手裏的筷子,“不能吃!”

    “不吃咱也不知道有沒有問題啊?”

    徐凌雪隨手拿起一張紙,“這好辦。”她撕出來一個紙人,隨手就從我頭頂拽下來一根頭髮,那頭髮直接就進來紙人裏,這紙人就活了!紙人蹦蹦噠噠跳到飯桌上,奔着那盤魚肉就去了,就跟小小的活人一樣,揪下來一點點魚肉就吃了,這紙人又跳回徐凌雪手裏。

    紙人在徐凌雪手裏摸着肚子坐下,我們仨盯着這紙人,這紙人突然溼了!紙人的表面上還出了一層細細的東西!仔細一看,這紙人上長了一層魚鱗啊!徐凌雪趕緊鬆手,王敬從我口袋裏掏出打火機把這紙人點燃,扔進旁邊什麼都沒有的垃圾桶裏。

    我擦着腦門的汗,“剛纔那紙人是怎麼回事?”

    王敬捏着鼻樑,皺褶眉頭,“剛纔你要是吃了那魚肉,沒準你也得長出魚鱗。”

    盯着垃圾桶的徐凌雪說道,“恐怕不只是長魚鱗那麼簡單,很有可能吃了魚肉的人最後都會變成魚。”

    要不然爲什麼周圍沒有海的縣城,就一條小河裏能出現那麼大的魚,魚長一米六七,之前真被徐凌雪說對了,沒準那都不是魚,其實是人啊!

    什麼都沒吃的我突然覺得有點反胃。

    王敬站起來就要往外走,“不行,不能讓他們再吃了。”

    人命關天啊。

    我們仨沒等出後屋,就聽大堂那邊一陣驚叫!整個大堂炸了鍋了!哭聲喊聲罵聲摻在一起!我們仨站在門口看着,張姐都快瘋了,不少的顧客身上就跟那紙人一樣,開始長出魚鱗了!張姐看見我們就過來了,搖晃着我的胳膊,便哭邊喊“兄弟,你能耐大,想想辦法啊,這是怎麼了啊!”

    “快叫救護車。”其實我也不知道有用沒用,但是總好過什麼也不做。

    救護車很快就來了,來的還不止一輛!基本上能動得救護車都來了!把所有人都擡走以後,整個大堂算是清淨了,一片杯盤狼藉。張姐無力地坐在凳子上就哭,“這是怎麼了啊,吃的好好的,怎麼就這樣了啊!我這生意還能不能做了啊!”

    “張姐,先別哭,你先跟我們說說,這魚肉都是哪來的?”王敬遞給她紙巾擦眼淚,問道。

    我和徐凌雪也坐在旁邊聽。

    “這都是家裏那口子,早上他去河邊鍛鍊,結果就見着了有人撈出來幾條那大魚,新聞的人去了以後,又聯繫了上頭,魚就都被那些人帶走了,說是拿去研究。我家那口子和第一個發現大魚的人還不甘心,又趁着沒人就下了河去撈,還真撈上來了。他就把魚肉剔了下來帶回來,做出來的魚肉那味道真是好啊,就拿來賣,沒想到這就出事了!”

    “那你吃了麼?”我問道。

    “沒有,都不夠賣,哪有自己吃的?”張姐擦着眼淚,“那些魚肉中午就賣完了,下午他又去撈魚,帶回了魚肉,這纔有這些魚肉賣。”

    “剩下的魚肉千萬別再吃了,也別留着,燒了吧。”王敬說道。

    突然裏屋傳出來大寶的哭聲,我心裏咯噔一下,壞了,裏屋還有一盤!

    張姐跟瘋了似的趕緊跑進裏屋,我們仨也跟在她後頭,一進屋就看見了大寶躺在炕上大哭,他的胳膊上已經開始起了一層魚鱗!

    張姐抱起大寶撲騰一聲就跪在我們面前,“我知道你們不是一般人,有能耐,求求你們救救我兒子!我就這麼一個兒子啊!”

    我們仨趕緊扶起張姐,“您先起來,先讓我們看看孩子。”

    張姐把大寶放在炕上,其實我心裏也發怵,這情況從來都沒見過。要是和鬼有關的我們還能有辦法,這是什麼情況?

    徐凌雪看着大寶的胳膊,“這魚鱗生長的速度比紙人的情況要慢很多。”

    “那有辦法麼?”

    徐凌雪和王敬想了半天,搖搖頭。

    眼前就是一條人命,總不能見死不救吧?我掏出電話想打電話給付九問問他有沒有辦法,沒等我打給他,他的聲音就在我們身後,“不用打了。”

    “九哥,你可太及時了,你快看看!”我趕緊拉着付九進來。

    “情況我都知道的差不多了。今天白天的時候我就留意到了,生死簿上有好多人的名字不見了,不是死亡,只是不見了。我還以爲是怎麼回事,原來是都變成魚了。”付九看着大寶,突然伸手扯下大寶手臂上的鱗片,看了半天,“按照這個蔓延速度,不超過十個小時,這孩子就夠嗆了。”

    張姐突然晃了兩步,手扶着炕沿纔沒摔倒。

    “你有辦法的吧?”我問付九。

    付九坐在炕上愣了半天,我們一直等着他的下文。他突然站起來一拍手,“也不是沒辦法,你們得趕緊去找一個人。”

    “誰?”

    “撈它們上來的第一個人。”

    “這些都是他害的?”

    “不。你們去找他,問問他,同時撈上來的肯定還有別的東西,問問他那東西在哪。”

    “什麼東西?”

    “一口棺材。”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
    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