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二百二十一章 飯店裏有餓死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二百二十一章 飯店裏有餓死鬼字體大小: A+
     

    我這腦子當時就快炸開鍋了,我這手裏的東西還沒湊齊,老三就活過來了?總不會是阿雪有什麼新的辦法?但是她肯定會跟我說啊。

    這十有八九又是那崑崙混蛋下的套,總不會就連方家這哥倆都不放過吧?

    想歸想,到底是虎穴還是狼窩總得去看看才知道。

    付九要先回冥界覆命,他就開車先走了,我們三個坐方林方海的車往回走。

    “電話里老三說什麼了?什麼急事?”我問道。

    “老三說,他本來是訂了一家飯店想給咱們個驚喜,但是他突然接到了電話說是你出事了,他去救你,結果稀裏糊塗就去了不知道在哪的地方,他碰見鬼打牆出不來了!”方海說道。

    雖然這種沒頭沒腦的行爲模式簡直就是我認識了那麼久的老三,但是我很清醒,絕對不可能是他。

    “他不知道自己在哪?”王敬問道。

    方海點點頭,“我也問過他,他就說只記得飯店的名字,但是他現在在哪他也不知道。”

    “哎,行吧。先去那飯店找找有沒有什麼線索。”我嘆了一口氣,王敬悄悄拽拽我的袖子,她的眼神我很明白,她是想問,就不怕是崑崙一族的陷阱嗎。

    既然他已經找上了方林方海,那他就一定有什麼目的,不達目的不會輕易放手,我是怕再把無辜的人牽扯進來。

    等我們開車到縣城的時候也正好是中午了,方林停都沒停直接就開到之前老三說過的飯店。看見這飯店我嘴角一抽,這可是縣城裏最好的飯店,也就方家能消費得起,要說老三那摳門的樣敢訂在這,他心都得滴血啊。

    方林方海倒是常客,停好車帶着我們就進了飯店。剛進門我就聽見他倆這肚子叫個沒完。也不知道他倆哪來這麼餓,就連開車的時候餓得沒得吃,把車上的礦泉水都喝了個乾淨。徐凌雪還笑話他倆是不是之前溫泉泡的多了,弄一肚子水飽。

    服務生帶着我們到了包間,這一桌子的菜是讓我瞠目結舌,叫的上名的,不認識的,那真是應有盡有。這高檔地方,就連牆上都掛着水墨畫,也不怕別人順走。

    方林方海這也不客氣了,見服務生出去了,拿起筷子就開吃。我看着他倆的吃相,”我說,你倆還知道正事麼?找線索要緊啊,老三還等着呢。“

    方林方海連頭都不擡就知道吃,”啥事餓着肚子也幹不成啊,這得先吃飽了再說。”

    我們三個看着他倆吃,這倆貨是幫不上忙了。我們把這包間找了個底朝天,也沒發現什麼線索。這連線索都沒有,不應該啊,就算真是陷阱,沒有餌食也沒有傻子上鉤啊。

    找了半天也累了,徐凌雪拽了把椅子坐下,“哥,別找了,這裏什麼都沒有。就連奇怪的東西都沒有。沒準真就是讓咱們吃個夠?”

    我和王敬也坐下來,說實話我也餓了。我拿起筷子就想嚐嚐這高級飯店是什麼味,王敬突然皺褶眉頭把我手裏的筷子打掉!

    “等等,先別吃。”

    “再不吃,可就被那倆兄弟吃光了啊!”我開着玩笑,眼神往他倆身上一撇,我這才發現不對勁!

    這倆貨就算再餓得時候也沒有這種吃相!這一桌子都足夠十來個人吃的飯菜就這麼一會都快被他倆吃光了!

    “這倆怎麼,就跟餓死鬼投胎一樣?”徐凌雪也覺得不對。

    我趕緊走近他倆,眼看着他倆的肚子都撐得起來了!再不攔着這是要撐死啊!我趕緊抓着他倆的手,“喂,發什麼瘋?別吃了!”

    這兄弟倆就跟聽不見一樣,一口接着一口,恨不得端起來盤子往嘴裏塞!這怎麼行?我心一狠拽過他倆的椅子,抱着他倆,他倆就跟餓了十多天的瘋狗一樣,啥也不顧,那力道大得都不像個正常人!

    “不對!快看他倆身後牆上的畫!”王敬一指他倆身後,我趕緊回頭看着牆,這牆上掛着一副水墨畫,畫着古代的兩個小孩端碗拿筷吃着飯,徐凌雪一拍腦門,“哥,那畫不對勁!進來的時候那畫上的飯菜是滿着的,現在是空的!”

    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伸手扯下那畫,二話不說就撕開!這畫紙一被撕開,兩股陰風鋪面而來!兩個枯瘦嶙峋的鬼站在桌子前就跟魚似的張着嘴!

    這就是倆餓死鬼啊?

    他倆一出現,方林方海終於停下了,他倆都吃的直往外吐,都翻白眼了!我趕緊打了120,這纔打量着倆餓鬼。

    剛纔看見這倆貨那就跟骷髏似的,就他倆剛纔那麼一通魚張嘴,這桌子上的飯菜是打掃的乾乾淨淨,這倆居然眼見這就胖了。吃飽了他倆就站着盯着我們,也沒敢動。

    “這是從哪找來的倆餓鬼啊?”我無語地指着他倆吐槽,這要真是崑崙老三乾的,那還真是惡趣味啊。不過如果我們要是沒發現,這方林方海肯定得撐死。

    “看來他沒準還是想要你的命啊。”王敬踢了踢地上被我撕開的紙,現在也沒什麼特別的。

    救護車很快就來了,也驚動了這的老闆。救護車把他們哥倆接走了以後,那老闆見我們三個要走趕緊攔着。

    我下意識一抽嘴角,“老闆,這飯菜錢我們可付不起啊,我們也不會刷盤子。”

    老闆這一頭冷汗也被他哥倆嚇了一跳,“別別別,我也不是跟你們要錢的,這出了事你們不追究我責任已經是給面子了。我攔各位是有別的事。”

    老闆跟大堂經理一使眼色,經理就拿着一個檔案盒遞給他,他再把檔案盒遞給我,“之前訂桌的那小夥子說,如果你們來吃飯,吃完要走的話就把這檔案盒給你。”

    我接過檔案盒晃了晃,裏面裝着個不大的東西,但是還不輕。我怕這裏面的東西不是一般人能看的,就夾在腋下,“好,不好意思啊,麻煩你了。那我們就走了。”

    老闆連連跟我們道別。走之前我還想起來那倆餓鬼還沒收拾呢,我又轉頭小聲對老闆說,“老闆,你要是想不出事啊,你就先把那房間鎖好,別讓別人進去,要不然這就沒準出什麼事了。”

    我特地說的神神祕祕的,那老闆嚇得一身又一身冷汗,趕緊答應。

    我們三個也沒閒工夫管他怎麼樣,找了個僻靜巷子,看着這檔案盒,“這裏頭能不能是啥要命的玩意?”

    她倆也拿不準注意,這時候這檔案盒裏居然響了!這是個電話啊!

    我拆開檔案盒,一個正在響着的電話,但是這上頭連個來電顯示都沒有!就是個花白的屏幕!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
    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