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二百二十章 偷拿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二百二十章 偷拿字體大小: A+
     

    這頭頂上的棺材居然在自己晃悠着,我一直只顧着怎麼保全自己,都沒注意頭頂有這麼個玩意,這要是砸下來,我們幾個不得被砸死啊?

    “阿雪,這是?”沒等我問完,阿雪突然倒在我肩膀,我趕緊摸着她的腦門,逐漸有了溫度。

    付九也鬆了一口氣,“本來我還在想,二老闆還在的時候怎麼動手,這回簡直是天意,二老闆走了。”

    王敬醒了,打掉我摸着她腦門的手,“這是哪?”

    “有話出去再說,咱先想辦法把這東西處理了。”付九盯着頭頂的棺材,那棺材裏好像關着什麼活的東西,隱隱約約能聽見裏面的敲打聲。

    “這上頭的,不會就是那什麼殭屍吧?”我嚥了一口口水。

    “應該是沒錯。看上去還沒完全成血屍,要不然這棺材可關不住它。”付九說道。

    “那也不能讓它下來吧?下來的話先不說這棺材從這麼高掉下來會不會摔得粉碎,萬一它出來了,咱幾個打不過怎麼辦?”我看過的電影裏那殭屍個頂個的難對付,我們現在手頭工具還沒有,這就是作死啊!

    “辦法總是會有的。”付九不再看着那棺材,反倒是衝着棺材陣的其他十幾口棺材,一揮手,那些棺材蓋統統翻開來!我偷偷瞄着那些棺材裏,全都是白骨,一點肉都沒有。應該是那瘋婆子用剪刀分離了屍體的皮肉骨頭,骨頭留在棺材裏,人皮鋪在地上,血肉就餵了吊着的那位。但是那東西那麼高,是怎麼喂的?

    正來回看着,我突然發現每口棺材裏都有一個帶着兩個孔的紅布袋!

    這些死人,都是村裏信仰某個神的教徒?

    付九拿起離着他最近的棺材裏的紅布袋,“被綁在架子上灌了人血的女人,不出三天都會死。這些教徒爲了自己的信仰就要殘害別人,他們的死也算是自作自受。那女人怨氣太重,一直在村裏徘徊尋找機會還魂。那大娘老來得子但是孩子被淹死了,就一命嗚呼,正好那女人就藉着大娘的屍體還了魂。還了魂的女人被某人找上了,那人說這村子裏有一口棺材,棺材裏的是殭屍,按照她說的辦,女人就能得到重生的機會。那一年,那淹死了那孩子的河就幹了,露出了河底的棺材。那女人藉着那人教給她的紙人之法,哄騙村長那棺材的事。倆人合夥,又是害人,又是偷屍,就搞出了這麼大的陣仗。這女人終於是找到了機會,殺了當初教徒領頭的村長。”

    “可以說,整個村裏的人沒有一個是無辜的。”王敬補充道。

    我被這突如其來的事實不知道說什麼好,“你們是怎麼知道的?”

    “還記得我在溫泉裏抓的那倆鬼嗎?我用了點辦法,讓他倆說的。”

    一想起來那倆就知道打架的鬼我就頭疼,也不知道付九用的是什麼法子,能讓倆跟野獸差不多的說了人話。

    “那你這是在找什麼?這棺材裏除了布袋就是骨頭。”我問道。

    付九挨個棺材摸了半天,最後從一口棺材裏掏出了一隻手!那隻手上頭長滿了半黑半白的毛!長長的指甲都快捲曲了!“我找的就是這東西。”

    這隻手可不像是一般屍體上的,更像是電視劇裏殭屍的手!

    付九拿着這手在我眼前晃了一圈,“看你眼神我就知道你在想什麼。這東西的確是從上頭那玩意身上砍下來的。之前在紅紙人裏發現的殭屍的毛,也是從這上拔下來的。如果直接從殭屍身上拔毛,沒準什麼時候就會被殭屍吃了,所以就砍掉了它的手。殭屍這東西,就算砍掉了一部分,那部分也能和本體一樣繼續成長。”

    “那你要這玩意幹什麼?”

    “幹什麼?吃過烤豬蹄麼?”付九衝着我一笑,我都沒明白他在笑什麼,他突然掏出打火機,咬破自己舌尖,把自己的血噴在這殭屍手上,打火機一點,這火苗順勢而起!但是這火,是藍色的!

    一股焦糊味越來越重,我們三個捂着鼻子。徐凌雪指着頭頂那棺材,“哥,那裏面也傳出來一股焦味!”

    我這輩子都不想吃烤豬蹄了。

    眼見着那棺材動得越來越劇烈!原本順着棺材往下淌的血也不再淌了,倒像是有什麼液體淌了下來但是被藍火包裹,一滴一滴淌了下來!

    付九的臉色越來越蒼白,手裏拿殭屍的手也被燒的縮成了一團,但是他自己的手卻沒事!

    “活人有三味真火,鬼差有一味冥火,專燒陰邪。”付九說道。

    看來這冥火對他負擔也是太大了,也沒力氣再裝酷,手裏的燒焦了的殭屍手摔在地上摔成渣了,我扶着他,他看着頭頂的棺材。

    那棺材也不動了,捆着棺材的繩子忽然斷了,那棺材種種地摔了下來,散了架。

    那裏會不會有不腐屍菌?我心跳得很快,我得想辦法去看看!付九明白了我的意思,他知道我想去看看。付九一揮手,那已經散了架的棺材四散開來,只有一具燒焦了的,青面獠牙的屍體,還在往外流着金黃的液體。

    我也沒見過不腐屍菌,不知道那玩意什麼樣。但是這都燒成這樣了,什麼屍菌啊蘑菇啊也都留不住了吧?

    我正要湊近看看,王敬攔着我,“別離得太近,危險。”

    “沒事。我就是沒見過,看看。”我盯着這殭屍,我突然發現,他嘴裏好像有什麼東西!但是王敬也在看着我,我也沒法動啊!

    “哎呦!哎呦!”付九突然大叫,“哎呦好疼啊!你倆妹子來幫我看看!哎呦疼死我了!”

    聽見付九這麼叫,王敬一轉頭看着他,我見情況趕緊伸手去殭屍嘴裏去掏,一個紫青色的珠子被我摳了出來!這珠子冰冷刺骨,我趕緊掏出我那木匣子打開扔了進去!趁着王敬不注意趕緊揣起來,但是還是晚了一步。

    “你藏起來的,是什麼?”王敬突然靠近我,臉離得我很近,雙眼緊盯着我。

    被她這麼一看,我也心虛,趕緊扭過頭,“敬姐,別這樣,我害羞。”

    王敬看了有一會才小聲嘆口氣,“算了,你不說我不問了就是了。”

    事情也解決得差不多了,我們四個找到了出去的路,出來才發現,這就是村子前那片林子後的小山挖出來的洞窟。我們在林子裏鑽來鑽去,總算是找到了村口。

    “敬姐,你們是怎麼被抓的啊?”我累得呼哧帶喘,但是心裏還是沒明白憑他們的身手是怎麼被抓的,而且被抓的時候王敬的臉色慘白的很嚇人。

    王敬白了我一眼,“祕密。”

    得,看來是生氣了。

    我問付九,“這村子怎麼辦?剩下的教徒不會還做那些傷天害理的事吧?而且那洞窟裏還有那些鬼魂。”

    “小祖宗哎,你都趕上地方領導了。這善後的事我們自然會處理利索。”付九照着我腦袋就拍了一下。

    我們回了招待所,方林方海正在收拾東西,看他們這着急忙慌的樣好像是有什麼事。“老大老二,怎麼了這麼着急?”

    “別提了,老三來電話了,說他出事了讓咱幾個趕緊去幫忙!”

    我當時就懵住了,“等會,你倆說誰給你們打電話?”

    “老三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
    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