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喂血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喂血屍字體大小: A+
     

    這倆村民掃了一遍整個空地以後拿着笤帚就走了,我看的很清楚,在昨天灑了血的地方他倆掃的很仔細,就連他倆離開的時候我也沒發現有要隱瞞什麼的神情。

    “看他們這樣,似乎咱們是找不到什麼線索了。”王敬盯着這木架子說道。

    “我更好奇的是,他們供奉的到底是什麼神。”付九蹲下來用手指捏了一小撮沙子,“這些沙子都沾過血,就算是神也怕這些髒東西,更別說用這種方法供奉了,不嚇跑了就算是人家神仙膽大。”

    “那這地方會不會下頭就埋着那棺材啊?”我問道。

    “不對。如果真是埋着棺材,那也沒辦法喂殭屍人血。那棺材應該是藏在了別的地方。但是這一片空地也沒那麼簡單啊。”付九站起來,注視着這木架子,一步一步走上去,從上到下打量了個遍,慢慢伸手摸着架子,閉着眼睛也不知道在感受什麼。

    過了也有好一會兒,我就怕這時候再來幾個村民,我們就沒法解釋了,萬幸,雖然也有村民接近,但是最後都繞着這地方走。

    “這架子上的怨念太深了。人死的時候有多慘,這怨念就會有多深,千百年不腐,所以這架子風吹日曬的纔沒什麼變化。”付九突然轉過身來,雙手背在身後,那造型就和被捆在架子上一樣。他突然低下頭,就跟不知道被誰打了一悶棍一樣。

    王敬看着他也不知道他要幹什麼,徐凌雪喊道,“嘿,九哥,別鬧了。”

    付九突然擡起頭,怨毒的眼神盯着我們,眼淚順着他的眼睛就流了下來!眼睛也越來越紅,他的嗓音突然就尖的像是個女人,“爲什麼你們要這麼對我?我又不是什麼惡鬼!我不喝血!我不!”

    他的哭喊聲越來越淒厲,我都怕把村民引來!我着急地問王敬,“敬姐,他這是不是中邪了?”

    “鬼差怎麼可能中邪。他這是在感受木架子上的怨念,想知道到底發生過什麼。”

    我們三個也不敢動,一邊忍受着付九的哀嚎,一邊注意着有沒有村民過來。付九嚎了有一會,從架子上癱下來,坐在地上,他的手也從背後挪了回來,喘着粗氣。看樣子好像是沒事了。

    我和王敬衝上去扶着滿頭虛汗的付九,付九從地上爬起來,“沒想到,這怨念能深到這種地步。”

    我想起來昨天晚上我的狀態,我問付九,“你看見什麼了?”

    我和王敬扶着付九下來,付九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村裏的路,“好多罩着紅布袋的教徒跪在這,領頭的那教徒給綁在架子上的女人灌着人血。那女人怎麼求饒也沒用啊,最後死在了架子上。”

    “真是有夠慘的。”徐凌雪直撇嘴。

    “其實我更想知道,”王敬咬着指甲,“爲什麼要強灌人血。之前說是供奉神,但是你剛纔那樣的時候說的是‘我又不是惡鬼’。這前後不是衝突麼?我可沒聽過哪裏的神要害人的。”

    付九掏出煙叼在嘴裏,按着打火機的手都有點哆嗦,狠狠抽了一口才緩過勁來,“我之前在冥界的資料庫裏見過一部分有關殭屍的資料,其中有個邪法,‘活人灌下人血,泯滅其人性,怨屍喂僵,血僵將成’。這可是喂血屍的法子。但是這就是個村子,就算喂出來血屍,能幹什麼,最後沒準整個村子都得成了血屍的糧食。”

    “這到底是什麼樣的神,能讓自己的信徒養血屍啊?”我小聲唸叨着,腦子裏又出現了那個瘋子。昨天那碗血裏,有帶着殭屍毛的紅紙人,都是她的手筆嗎?但是她目的又是什麼?

    “想多了也沒用。”付九扔掉嘴上的菸頭,“去找村長看看,沒準就有線索了。”

    我們離開這空地,直接找了幾個正準備幹活的人問問村長在哪,沒想到村長的家就在村口那小賣鋪的對個。那小賣鋪門口那個拿着菜刀的大娘我是真不想再見了。

    話雖然這麼說,但是該去也得去。

    我們四個走了沒一會,就發現村長家門口站着不少人。這什麼情況?我心裏咯噔一聲。我看向對門的小賣鋪,那大娘也沒再剁着空菜墩,反倒是站在門口,哆嗦着盯着村長家。

    我們也跟着村民們湊在一起,這都在門口圍着,我們也看不清裏面發生了什麼。我拍拍前面的比我大不了多少的村民,“大哥,村長家怎麼了?”

    “聽裏頭七叔公說,村長死了!就死在家裏!前兩天村長的父親也病逝了,七叔公說村長父親身子骨一直硬朗,這突然就沒了,村長也不披麻戴孝。現在村長的死這也是他父親來索命來了。”

    聽見這人這麼說,付九拉着我們左扭右扭就進了院子。這院子裏還擺着花圈紙人,正中央還有一副棺材。幾個花白鬍子的老人圍着棺材,我這才發現這棺材後露出了一雙腳,村長的腳。

    “九哥,這棺材是不是就是那殭屍的?”我小聲問道。

    付九打量了一圈周圍,白了我一眼,“照你這麼說,那是隻鳥叫那就是烏鴉了唄?”

    “這只是普通的棺材,沒有那麼重的陰氣。”王敬說道。

    付九帶着我們走到那棺材旁邊,伸手碰了碰棺材,皺着眉頭收回手又看着村長的屍體。徐凌雪也學着付九,碰了碰棺材。

    這村長死的也是夠慘的,七竅流血,青灰色的臉沒比中毒好看到哪去。

    我們幾個待在這也沒什麼用,付九就看了一眼,拉着我們就出了村長家。村子裏的老人們幫忙張羅着白事,我們也不能去摻和。

    我們回到招待所,付九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我們三個也圍着他坐着。

    “這村長死的挺蹊蹺。我之前特地找了這個村子要回收的鬼魂名單,沒有村長的。”

    “那就是說,村長和那殭屍沒關係?但是我之前見過的畫面裏,那領頭的教徒應該就是村長啊。”我納悶道。總不能是自己被殭屍給害了?但是也不像是被殭屍啃死的啊。

    “關係肯定是有,那怨魂的事村長絕對逃不掉關係。”

    “那總不會是,儀式就差最後一步,要領頭的獻身吧?”我想起來以前看過的電視劇,胡咧咧一句,沒想到付九突然擡頭盯着我,看得我都發毛,“你幹嘛?”

    付九突然一笑,“不幹嘛,就是覺得你說的也不是沒可能。”付九扭頭看着不知道從哪順來一張白紙的徐凌雪,“之前你在棺材裏動手腳了吧?”

    徐凌雪也對着付九一笑,“不是啥手腳,就是一個紙人而已。”

    “那就今晚上看看,到底能發生點什麼。”付九躺在沙發上閉着眼說道。

    原來之前付九碰棺材不是無意的,徐凌雪更不是。

    這倆狐狸!



    上一頁 ←    → 下一頁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