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二百一十六章 供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二百一十六章 供奉字體大小: A+
     

    徐凌雪攙着我站起來,我這才能控制我自己,也沒有之前那種冰冷刺骨的感覺。王敬捏着那個紅紙人,遞給徐凌雪,“能看出來這有什麼名堂麼?”

    徐凌雪也沒接,“先回去再說吧,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

    王敬點點頭,掏出自己的手帕,把這紅紙人包了個嚴實揣起來。她倆一起攙着我回招待所。這招待所的門還開着,我們出來的時候我記得很清楚,我們都給輕輕關上了。

    這裏的人也和剛纔那一羣罩着紅布袋的人是一起的吧!我這心裏越想越涼。前臺一個人影都沒有,我們輕手輕腳地回我們的房間,隔壁方林方海還睡着,那呼嚕聲此起彼伏。我們三個回到我們房間,一推門我就發現,付九在沙發上坐着。整個招待所都斷了電,也沒法開燈。

    “九哥,你什麼時候回來了?”我問道,我記得白天的時候我看過抽屜裏還有幾根蠟燭來着,我拿出一根蠟燭想點上,剛划着火柴,付九突然出現在我旁邊,一口就吹滅了火柴,“不能見火,這是規矩。”

    行吧,不點就不點,我這折騰夠嗆也懶得和他拌嘴。我也怕手機的手電筒亮光太亮再招來其他人,只能藉着屏幕的微光。

    我們幾個摸着黑坐在沙發上,王敬先掏出她包起來的紅紙人,遞給付九,“你看看這是怎麼回事。”

    付九接過紅紙人,剛上手,我就看見他那嘴角咧了一下,他把紙人在鼻子前一聞,不小心咳嗽兩聲,“沒錯,這就是我們要找的紙人。這上頭這人血的味道真是腥。你們在哪找到的?”

    我們三個把剛纔在後山看見的事和他說了一通,付九擰着眉毛琢磨半天,他這手上可沒閒着,一個勁地搓着紅紙人。他輕輕一捻,這紅紙人居然就像是有兩層一樣,被捻開了一個角,付九一捏,也看不清他在捏啥,只見他一抽,似乎抽出來一根細小的毛髮,只憑着手機屏幕的光也看不清是啥。

    付九把那毛髮湊到鼻子前一聞,就這一聞,付九直接乾嘔兩聲!挨着他的徐凌雪拍着他後背,付九才緩過來,“嚯,這玩意可真是夠了!我真沒想到這麼個小地方有這玩意!”

    “啥啊?”我仔細看着付九捏着的手,那根毛髮不短,但是像是什麼東西上的白毛。

    付九順順自己胸脯,“我之前好好審了審那倆鬼,透過他們的記憶我發現這村子裏藏着不小的祕密。但是有關那詳細的部分就不見了,像是故意被人抽掉了一樣。隱隱約約我就發現了,那個祕密跟一口棺材有關。”

    一聽棺材這詞我眼皮就一跳。棺材裏有啥,那肯定有屍體啊!而且既然說是祕密,那就不可能是簡單的屍體,那之前那記事本上寫着的,不腐屍菌,那豈不是有着落了?

    “這毛,上頭全是血臭味,這是殭屍身上的毛。”

    殭屍,我聽老人們也說起過,人死了以後靈魂變成鬼魂,然後剩下的軀殼因爲外力或者死前的怨氣發生屍變。屍變也分十八種,最兇狠的就是殭屍和血屍。殭屍第一級,就是白僵,埋入養屍地屍體生白毛,此時怕陽光怕人怕雞狗。白僵飽食牛羊精血以後慢慢褪去白毛生黑毛,變成黑僵。這時候怕陽光以及烈火,吸食人血。

    “這半白半黑,再加上殭屍特有的氣味,這村子裏可藏着這玩意呢。”付九哭笑不得,看來他們這也很少碰見過殭屍。

    可能這村子晚上不用火的規矩就是這麼來的吧。

    “那我們現在幹什麼,找殭屍?”我問道。

    付九把腿搭在茶几上,枕着胳膊,“現在,睡覺。”

    我也是無語了,但是這屋子是女士們,我和付九在這不太合適。我拉着付九就往方林方海的屋子去,這站在門口就聽裏面那此起彼伏的呼嚕,我問付九,“九哥我錯了,咱倆現在回她倆屋還合適麼?”

    付九白了我一眼。

    這一晚上我和付九是聽着這哥倆的呼嚕聲誰都沒睡好。這天都亮了,按理說村子裏肯定得有什麼雞鴨鵝之類的,這大早上居然沒聽見雞叫。

    方林方海睡醒了瞧着沙發上的我和付九,眼睛都沒睜開,“哥倆咋在沙發睡呢?能睡好麼?”

    “你大爺的,我跟你倆說,你倆這呼嚕聲現在比老三的都大!晚上睡覺閉着點嘴!”說歸說,天都亮了,也該去辦正事了。我推醒半睡着的付九,正好王敬和徐凌雪也過來了。

    我和付九洗漱完,正好村長揹着手也來了,“幾位貴客睡的還舒服嗎?”

    我越看他的身形越像昨天晚上見過。付九抻着懶腰,“挺好的,今天反正閒着也沒事,也不能總在池子裏泡着,今天我們幾個就隨便參觀參觀,可以吧?”

    本來我還以爲他臉上會有什麼異樣,沒想到他一點都不在意,“沒事沒事,各位自便。”說完,他就走了,看上去似乎還有什麼事。

    他好像一點都不把那木架子當回事啊。

    方林方海說之前溫泉泡着泡着就沒意識了,這次還要再去一次,我看向付九,付九小聲說,“沒事了,那倆傢伙已經收了。”

    “你不是說他倆投不了胎了麼?”

    “我可沒說鬼魂只能去投胎。”付九給我做了個鬼臉,就先出去了。

    方林方海也去玩他倆的去了,剩下我們仨也不知道去哪,也只好先去找付九。

    付九正在門口抽着煙,看着來往的村民。見我們三個出來了,轉身就往村後那片空地走,“走吧,先去看看那架子有什麼名堂。”

    我們三個也跟在他後頭。本來以爲昨天晚上看見的,那些罩着紅布袋的都是村民,我們就這麼明目張膽地去那片空地會不會有人阻攔,沒想到他們連看都不看我們。到了那空地,我發現有兩個村民拿着掃帚在打掃,付九上去搭話,“哥幾個,你們這是掃什麼呢?”

    其中一個衝着我們咧嘴直笑,“沒啥,俺們村有個習俗,每天凌晨的時候就給這擺上一碗雞血,這是舊習俗了,一直沒斷過。也怕嚇到別人,每天早上都會來掃。”

    “那你們這是供奉什麼啊?”

    “供奉的是保佑我們風調雨順的神神,你瞧,就是因爲神神,俺們村才挖出來的溫泉!”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
    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