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二百一十五章 一碗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二百一十五章 一碗血字體大小: A+
     

    這村長都這麼說了,我倆也沒好意思再多糾纏,跟着村長就回去了。這村子雖然家家戶戶亮着燈,但是這晚上很少有人出來,就算是出來也是行色匆匆,就跟慢了一點就要倒黴似的。

    “村長,那小賣鋪門口那大媽是怎麼回事?”付九問道。

    “別提了。咱村子挖出來溫泉之前啊,村後頭有一條小河,她兒子去河裏玩的時候淹死了。從那以後她見人就說,是河裏的野鬼拉她兒子當了替身,而且那野鬼要回她家,白天還沒啥事,一到晚上,她就天天拿着個菜刀在門口剁,啥時候累了就回去了。後來吧,也奇怪,那河就幹了,有好長的一段時間,整個村子就旱上了。”

    我倆跟着村長回了招待所,他們四個還等着我們吃飯呢。村長本來也要做下一起吃,結果來了個人把他叫走了。聽了那大娘的事我看着一桌子的飯菜也沒心思吃了。付九可沒管那個,跟着方林方海這小旋風筷子就掄上了。王敬也沒吃,只是喝茶。

    “敬姐,你這挺喜歡這茶啊,連飯都不吃了。”我坐在她身邊笑道。

    王敬白了我一眼,放下茶杯,“這的飯菜我可吃不下。”

    方林方海塞了滿嘴,還過來打岔,“趕緊吃啊,多好吃。”

    “好吃你倆也得慢慢吃,沒人跟你倆搶。”我就怕這倆貨噴我一臉。

    “今天半夜我想去那綁人的架子那看看,沒準能有什麼線索。”王敬站起來抻了個懶腰,低頭看我,“你就別跟着去了,我怕有什麼危險。”

    付九搭茬道,“放心,沒什麼危險的,想去就去,就一個人去那叫約會嗎?你倆去你倆的,我去那邊問點事。”

    說着,付九指指溫泉的方向。他的意思是他要去找那倆鬼好好問問。

    幾個人吃飽喝足,方林方海拉着付九去打牌,我們三個坐在沙發上看着電視。我腦子裏還在想,這裏到底藏着什麼,值得阿雪親自找我,讓我來這一趟。

    這牆上鐘錶的指針奔着十二點就去了,指針重合的瞬間,整個屋子裏的燈都熄滅了,連帶着電視也關了。之前服務生收拾盤子的時候說過,他們村有十二點準時斷電的規矩。

    這村子的規矩還真是奇葩,又是晚上不讓見火,又是不讓用電的。方林方海見這烏漆麻黑的,就去睡覺了。我和王敬還有徐凌雪輕手輕腳地往招待所外面走,付九自己去了關着那兩隻鬼的溫泉。

    我們三個摸出了招待所,今晚上這月亮還真挺圓,都省的開手電了。我們三個就跟做賊似的,就往村後走。這麼晚了,那些村民應該也不會再出來了。

    我們來到這村後,還真是有一片不小的空地,就像是特地打掃出來的,正中間是個木架,上頭還幫着麻繩,就跟電視劇裏那種上刑用的玩意差不多。前頭不遠還有一道深溝,我還納悶,之前村長說的,這有條河來着,我怎麼沒看見?

    “嚯,他們這還真是好興致啊,夠重口味的啊。”我看着那架子,我怎麼感覺有點似曾相識?我突然想起來,之前在蔡瘸子的村子的時候,也有過差不多的綁人的架子,那時候是說有人是旱魃投胎,要活生生燒死,村子裏纔會再下雨。這總不會是一個路子吧?

    我伸手想要去摸這架子的時候,王敬和徐凌雪突然拉着我往前跑,仨人一跳,正好跳進那深溝裏!我們三個蹲下來正好被深溝擋住。我這後背被石頭硌得生疼,我剛出一點聲,王敬趕緊捂住我的嘴!

    我這才聽見,有腳步聲,而且不止一個人,聽上去人數還不少。我沒敢動彈,但是感覺我這身下有什麼玩意,不像是石頭,硌得我好難受。我伸手一摳,拿起來一看,是不大的骷髏頭。我倒吸一口涼氣,總算是沒叫出聲來,但是我就感覺這吹過來的風都是陰風。

    我們三個沒敢露頭看是誰來的這,只聽他們都停下了,也聽不清在說什麼,就像是有塊布捂住了他們的嘴。他們絮絮叨叨好半天,一陣悉悉索索,忙活了好一陣才離開。就在他們響起腳步越來越遠的時候,我們三個才露出個腦瓜頂,背對着我們的足足有二是來人,他們每個人的腦袋上都罩着紅布袋!

    “哥,你看,這和我之前說的簡直一模一樣!”徐凌雪小聲說道。

    直到他們都走的看不見影了,我們三個才從深溝裏爬上來。我看着他們走的方向,實在捉摸不透這是怎麼回事。那麼多人都罩着紅布袋,就跟信仰着什麼東西的教徒一樣。

    “哎,你來看。”王敬叫我,我回頭一看,那木架下面放着一個碗。剛纔在我們剛來的時候這還沒有呢。

    我湊近一看,這是一碗血啊!

    徐凌雪湊得比我還近,提鼻子一聞,捏着鼻子說道,“哥,這是人血。”

    我感覺我這頭都快炸了。我們這是進了什麼窩點了吧?

    王敬踩在那深溝邊緣往下看,“這地方以前像是一條河,河干了就成了溝。這河裏肯定死過人,要不然也不會有人的頭骨。”

    這村子,木架,教徒,人血,骷髏,這些東西聯繫起來我不禁打了個哆嗦。

    “走吧,先回去看看付九那邊有沒有什麼收穫。”王敬說道。

    我點點頭,我們三個正打算往回走,我不再看那十字架,轉身就要走。我的餘光突然感覺那木架上有個人!我趕緊又轉回來,一個女鬼被綁在木架上!沒等我看清那女鬼的樣子,那女鬼突然奔着我就來了!

    我感覺到一陣透心涼,我的身體就像是被塞進了一個鬼魂!那鬼魂控制着我的身體!我嗚嗚嗚地哭着,怎麼也控制不了。王敬和徐凌雪被我嚇到了,趕緊拉着我問我怎麼了,我想說話但是說不出來!我的大腦裏出現了一幅畫面,我被綁在木架上,下面都是那些罩着紅面罩的人,對着我磕頭下拜。旁邊也有個罩着紅面罩的,手拿着一碗血,硬捏着我的嘴往我嘴裏灌!不管我怎麼掙扎都沒用啊!

    眼前的我的手不受控制地拿向木架前的那碗血,哆嗦着手但是我控制不了啊!我剛拿起那碗血,王敬和徐凌雪見勢不好,徐凌雪抱着我的身體不讓我再往前,王敬一下就打掉我拿在手裏的碗!血灑了一地,我這才癱在徐凌雪懷裏。我就像是虛脫了一樣,這冷汗一個勁地往下流。

    王敬皺褶眉頭盯着被打翻的碗,伸手在那灑了血的地上拿起了一個小小的紅紙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
    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