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二百一十二章 半本記事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二百一十二章 半本記事本字體大小: A+
     

    說來也奇怪,付九讓我們下樓的時候誰都別睜眼,手拉手一點點下樓。人家都這麼說,我們三個也不好多說什麼,照做就是了。

    感覺中我們像是下到了一樓,領頭的付九推開門,我們好像到了外面,我聞到了一股溼溼的味道,就像是剛下完雨。剛踩在地上的時候,我就感覺我好像一腳踩進了泥坑。

    “行了,睜眼吧。”

    我慢慢睜開眼,我們三個沒有一個例外,都在泥坑裏站着呢。徐凌雪和王敬舉着拳頭就要揍他,付九趕緊躲來躲去的。我再回頭一看,那圖書館沒了,只剩下三個墳包,墳包前還躺着一隻老黑狗,那老狗似乎也是死了。

    王敬和徐凌雪也不追究付九把我們領進泥坑的事了,也看着眼前的墳包,“這怎麼回事?”

    付九也不再嘻嘻哈哈了,“這地方根本就沒什麼圖書館。這黑狗活得年歲也夠久了。”

    “這墳裏埋着的時候是一家三口,老兩口帶着他們的孫子。他們孫子就喜歡那些恐怖傳說鬼故事那種,一心就想要見見鬼是什麼樣。後來他得了一種怪病,大夫說他活不長了。對鬼怪偏執的他覺得這是個好機會,就從樓上跳了下去,自殺了。因爲他的死,給他的爺爺奶奶打擊太大,也先後去世了。他在外地的父母知道了以後,本身也沒什麼錢,就把他們都埋在了這。後來那兩個人也因爲傷心過度,疲勞駕駛,出了車禍。”

    “這一家子真夠慘的。”我嘆了一口氣,看了一眼那小孩子的墓碑,那小孩子也就十來歲,“對鬼怪偏執,估計他像我一樣的話,就不會覺得鬼怪有什麼吸引人的了。”

    “那這黑狗是怎麼回事?”王敬問道。

    “這黑狗活了得有四十多年了,一直養在他家。一般來說狗的壽命不可能有這麼長。凡事生靈,接觸人的時間久了,多少都會沾上人氣。一旦超過生靈本身的壽命大限還能活着,那就是妖。這黑狗馬上就要成妖了,但是它對這家人家的感情極深,出了這事以後,這黑狗不吃不喝,整日哀嚎,兩天前它就死了。死後它的鬼魂徘徊在這,也就造成了這麼個夜間圖書館。裏頭全是他家小孩子喜歡的書。這也算是報恩吧。”

    “害別人的命,這也算報恩?”一想起來那化成血水的人,我就覺得厭惡。

    “你仔細看看。”付九指着墳前。

    我往前湊近幾步,這墳前擺着不少的小小紅紙人,可能是因爲剛纔下的雨,這紙人都溼了。

    “你們見到那些人,都是被這黑狗不知道從哪裏叼來的紅紙人。黑狗怕死去的人孤單,就叼來放在墳前做伴。這一場雨下來,紙人當然就溼了。你們看到的沒有靈魂的人,就是這紙人。化作血水也是因爲紙人被雨淋溼了。這黑狗也無心要害你們,你們一開始就不應該進去,而且它也早就告訴你們了讓你們趕緊走。然後你們遭遇的事,也不是一個還沒成妖的黑狗能控制得了的。”

    “啊?什麼意思?”

    “滿杯酒半杯茶,這纔是待客之道。滿杯茶的意思,就是讓你們趕緊走。只是你這二貨,看見了也當沒看見。”

    合着這事怪我?

    “其實有的時候動物比人要強。雖然它們的腦子趕不上人類,但是它們會記住對自己好的人類。不像活人,有時候還會恩將仇報。”付九遞給我一根菸,我剛接在手裏,我就感覺王敬和徐凌雪正瞪着我,我哆嗦着手也沒敢直接放在嘴裏,只好夾在耳朵後。她倆這才哼了一聲扭過頭去。

    我尷尬地搓搓手,“九哥,那你這回來是爲了救我們啊?”

    付九抽了一口煙,白了我一眼,“救你們那是順路的事。我還有別的事要辦。你們看見那些紅紙人了吧?”

    “紅紙人怎麼了?”我看着被淋溼的紙人也沒覺得有什麼奇怪的。

    徐凌雪皺着眉頭盯了一會,“這紙人,感覺上頭有活人的靈魂,但是還不完整。”

    付九一拍手,“不愧是會玩紙的,你說的對。二老闆讓我過來,就是因爲最近別的地區的鬼差發現有一部分鬼魂消失了一段時間,然後又出現了。但是那些鬼魂都丟失了一部分。二老闆覺得要出事,就讓我們多留意。直到今天早上的時候有鬼差送過來幾個這種紅紙人,二老闆讓我過來調查調查。不過這事跟你們沒關係,你們就各回各家,該幹嘛幹嘛。”

    “那你也得送我們回去啊!”話說回來,我都沒看見付九的車,”你車呢?”

    一提到車,付九臉上就一抽,“大爺的,別提了。我那車不知道被哪個孫子給撞了。我這月的工資又得修車用了。”

    “那我們怎麼回去啊?”

    付九把菸屁股一扔,“自己走回去,就當鍛鍊身體了。我這都是搭人家順風車來的。”

    我半天不知道說什麼,衝着付九豎了箇中指,然後拉着王敬和徐凌雪就跑。幸好王敬記得住來的路,要不然這大半夜沒準還得走丟了。

    雖說這次是有驚無險,沒有意外這就是好的,但是我還是不知道鬼丹還需要什麼材料,最後還是白跑一趟,我只能安慰自己,人沒事就是好的。

    我們三個一邊往回走,一邊還能看看月亮,要不是現在走的有點累,這還真是閒情逸致。最終我還是受不了了,“敬姐,咱先歇會,我這腿有點酸。”

    徐凌雪一個勁地笑話我身體不行,我也沒心思收拾她。我站了一會喘了幾口氣,眼瞧着對面也走來一個姑娘,那姑娘手裏還拿着竹棍,看起來好像也看不見。王敬發現我看着那姑娘,伸手在我腰間擰起一塊肉,一句話也不說,拉着徐凌雪就走。我揉着被擰的肉,也只好跟在她倆後頭,正好和那姑娘擦肩而過。

    就在我要經過她的時候,她突然笑了,“可惜了,這雙眼睛我還是不習慣。等我能看見的時候,可能我還得去找你。”

    她說的話就像是晴天霹靂一樣,我趕緊轉身再去找她身影,她身影不見了!我這冷汗順着腦門就往下流,我雖然沒見過她,但是她十有八九就是許薇啊!

    “幹嘛呢?再不追上來我倆不管你了啊!”王敬回頭叫我,她也發現了我的不正常,“怎麼了?”

    “剛纔那個人,有可能就是許薇。”

    眼睛很尖的徐凌雪指着我腳下,“哥,你看看你腳邊那是什麼東西?”

    我低頭一看,我腳邊有布包,裏頭好像包着什麼。我撿起來打開一看,這布包裏包着半本記事本!就和之前我在圖書館裏的那本一模一樣!而且,這布包裏,還有幾個紅紙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