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二百零七章 兇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二百零七章 兇獸字體大小: A+
     

    那屋子裏應該是有什麼東西,我們三個躡手躡腳地生怕把那東西引過來。我看着這一地狼藉,怎麼就是沒看見我那木頭匣子?

    那屋子裏的嚼骨頭的聲音越來越大,聽得我心裏直發毛。有心想找到匣子就趕緊走,但是就這麼走了,那老太太的死活也不能不管啊。

    我們三個找了一溜十三招,越找我心越涼,看樣子我那匣子真就在那屋子裏了。

    我站着看着那屋子門,門上的血手印觸目驚心的那大小也不像是人的,我正糾結到底要不要去看看,如果去了,就憑我們三個還有命出來麼?

    王敬伸手一指那屋子,她的意思就是她要去看看,轉身就走。這哪能行?我趕緊就要跟上去。我這一着急,腳下被東西拌了一下,就是那老太太的半截柺棍,和其他亂七八糟的東西碰到一塊,本身我們是輕手輕腳沒敢發出動靜,這麼一下可好,在安靜的這個時候簡直就是響徹雲霄。

    我這冷汗就下來了,那屋子裏的聲音停下了。我們三個動都沒敢動,就聽着那裏面的動靜。萬幸的是,也沒有東西往外跑的聲音。我們就這麼一動不動聽了有一會,才繼續往那屋子走。剛走兩步,身後的徐凌雪聲音就響起來了,“哥!快回頭!”

    這突如其來的一聲喊嚇了我一跳,這麼大的聲音不管是啥都得引出來啊!我這回頭一看,還沒來得及生氣,我這就從頭頂涼到了腳後跟。我這一回頭正好跟個女鬼面對面!她的頭髮遮住臉,都拖到地上,隱隱約約能看見青色的臉,嘴上還沾着血!

    這女鬼怎麼有點眼熟?這不就是那啞巴姑娘麼?想佔我身體的是她?她伸手就要抓我脖子,那指甲被抓一下不說留幾個窟窿,皮都沒了那是肯定的!王敬見勢不好抓着我衣服就往旁邊拽!我也不知道被地上的什麼東西絆了一下,一個沒站穩就坐在地上。那女鬼也坐下了,嗚嗚嗚地哭着。

    窮追不捨的女鬼我見過,這麼輕易就放過我的我還真沒見過。

    我正搞不清楚狀況的時候,這整個地面振動起來了。徐凌雪和王敬趕緊攙起我,徐凌雪一邊盯着這女鬼,一邊看着那屋子,“你們說,這是不是地震了?”

    王敬手心都出汗了,也看着那黑門,“要真是地震沒準還更好。”

    我站起來,這回真實進退兩難了。當初我怎麼就沒好好聽話,一直等到天亮?

    “來了!”王敬低聲喊了一聲,那女鬼也仰面淒厲吼了一聲,一個黑影從那屋裏跑了出來,還沒等我看清那是個什麼東西,王敬拉着我和徐凌雪就往之前老太太讓我們待的屋子裏跑!沒等我跑幾步,我就感覺背後涼颼颼的,一個不小的巴掌奔着我後背就來了!這一巴掌下來是拍得我七葷八素,趕巧不巧,藉着這力道我撲着王敬和徐凌雪一個跟頭摔進了屋子。我也沒空管我後背怎麼樣,我就想着趕緊關門,我一回頭纔看清,那黑影是個人面猴身,白頭紅腳的玩意!它正和那女鬼僵持,呲牙咧嘴,那大嘴丫還都是血。

    現在不是滿足好奇心的時候,我推着這門想把門關上,這門卻不動了!王敬和徐凌雪都來幫我,這門就跟焊死了一樣!急得我渾身是汗,我後背肯定是有傷口,汗水滲進去了火辣辣得疼。萬幸是這倆玩意現在沒空搭理我們三個,似乎是要分個你死我活。

    “這是個什麼東西?徐凌雪小聲問道。

    王敬咬着指甲想了半天,“《山海經》裏有說過,這種白頭紅腳,人面猴身的兇獸叫朱厭。”

    “這老太太口味夠獨特的,閒的沒事養兇獸玩?”我一動這後背就疼得我齜牙咧嘴,反正現在這朱厭好像是看上了這女鬼,沒時間搭理我們,再撐一會,這雞就該叫了。

    這朱厭和那女鬼對峙,朱厭張着血盆大口不停朝着那女鬼吼叫,女鬼的頭髮也被朱厭的口氣吹得露出了鐵青的臉。這倆都不是省油的燈,不管誰能治得了誰,下一個被收拾的肯定是我們。

    徐凌雪突然小聲說道,“哥,你看!”

    她指着火炕,我一看,我這頭髮都快立起來了!我們出去的時候這被褥都疊得好好的,現在怎麼鋪開了?而且被子下面鼓鼓的,好像是有個人啊!

    “沒完沒了了是吧?”我現在也不知道什麼是害怕了,拎起旁邊的凳子就準備掀開褥子,別管是人是鬼是妖怪,先砸它個半死不活再說!

    王敬和徐凌雪偷偷抓着被子的角,我舉起凳子,喊了一聲,“開!”

    她倆掀開這被子,我閉着眼睛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下砸,一隻大手抓着我的手腕,我這才睜開眼睛,這躺着的是付九!

    付九在我們仨瞠目結舌下鬆開我的手,坐起來活動活動脖子,“幹什麼幹什麼,有意見就提出來,至於下死手嗎?”

    這沒個正形的樣,這活脫脫是真的付九啊!

    “你怎麼在這?”我放下凳子。

    付九看着外面還在對峙的一獸一鬼,二話不說就要往外走!

    “你瘋了?這倆玩意你打的過麼?”我在他身後喊着。他就跟沒聽見似的,走到朱厭和女鬼中間。朱厭已經不耐煩了,舉着爪子就要連付九帶女鬼往死裏拍,付九一伸手,這朱厭的爪子就停在半空了!付九看着女鬼,空閒的手撩開她的頭髮,說話的聲音要多溫柔又多溫柔,“你走吧,等時候到了,我就去找你。”

    這女鬼聽了付九的話,點點頭就消失了。眼下就只剩下這朱厭。朱厭見到嘴的東西跑了,氣的毛都炸了,那爪子奔着付九就來了!付九前一秒還那麼鎮定,也不知道什麼法術停住了它的爪子,這下一秒一竄就往我們這竄了!那朱厭也跟了過來!

    “九哥你怎麼把它引過來了!”我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付九一步就邁進來,“這玩意我搞不定啊!”

    “剛纔你不挺牛批的麼?”我這喊得嗓子都劈了。

    “我就裝個逼!”

    這朱厭進來了,看見我們四個,它那人臉居然笑了,那是看見了食物的笑。

    就當我尋思我們仨這回是真的逃不掉了,認命了的時候,這外頭突然響起來了雞叫。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
    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