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二百零六章 屋子裏關着的東西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二百零六章 屋子裏關着的東西字體大小: A+
     

    人家老太太都這麼說了,我們還能怎麼辦,乖乖聽話唄。進屋之前我還看了一眼桌子,那桌子上除了那倆盤子,還有我那木頭盒子。這晚上看起來得有點事,可別給我盒子弄壞了,那藥引再讓去找新的的話,先不說能不能找到,要是讓我再去一次鬼市我可沒那膽子。

    我是最後一個進屋的,我正想着關門,還沒等我回身呢,這門咣噹一聲自己關上了。我輕輕一推,還推不開。王敬倒是氣定神閒,也不知道哪來的火柴把桌子上的煤油燈點着了。徐凌雪還饒有興趣地翻着炕櫃。

    “妹啊,你這可不道德啊。”

    徐凌雪白了我一眼,還真讓她從櫃子裏掏出來幾張黃紙,神祕兮兮地問我,“你就不想知道那老太太在幹嘛麼?”

    “她又不讓看,而且聽她意思我要是看了會倒黴啊。”

    徐凌雪拿着紙在我眼前晃晃,“你自己不能看,不代表紙人不能看啊。”

    她拿着黃紙撕成個巴掌大小的紙人,還別說,撕出來個輪廓以後這紙人還真從她手心站起來了。她看着紙人左看右看,伸手招呼我,“哥你來一下。”

    我莫名其妙地靠近她,“幹嘛?”

    她突然伸出剪刀手往我眼睛上插,雖然我躲開了,但是還是碰到了,我這眼淚就開始淌,“你幹嘛,謀殺啊?”

    徐凌雪撥開我的手,手指沾着我的眼淚,抹在紙人的大概是眼睛的位置上,隨手一扔,這紙人居然順着門縫跑出去了!徐凌雪拍拍褥子,“來來來,躺下。”

    她說什麼就是什麼吧。我聽話躺下,她讓我閉上眼睛。我這眼睛一閉,我彷彿能透過紙人看見了!

    “哇,可以啊!”

    徐凌雪在我耳朵邊說道,“那是,你和那紙人的視覺是相連的,我也能看見。敬姐,你要看不?”

    “我就不了。”

    我能感覺到徐凌雪在我旁邊躺下。

    外面老太太閉着的眼睛睜開了,她也瞄了紙人一眼,我還擔心被發現了,但是她似乎是沒有管的意思。拄着柺棍顫巍巍地站起來,拿起那盤子雞血,就往那關着門的屋子走過去!

    我還以爲她會進去,沒想到她只是把那盤子放在門口,嘴上還說着,“吃吧,吃吧,吃飽了好上路。”

    她放下盤子以後又轉身回去了,看樣子是要拿另一個盤子。紙人就這麼一轉頭的功夫,地上那盤子不見了!剛纔也沒聽見有門開的動靜啊!

    “我靠,關鍵時候轉什麼頭啊?”徐凌雪吐槽道。

    老太太又拿着另外一盤子雞毛,再往那屋子走。畫面一轉,那老太太手裏拿着盤子,地上消失的那盤子又出現了!老太太放下手裏的,拿起地上的,臉上的皺紋都擠一塊了,笑道,“好,好,都吃了好。”

    那屋子裏關着的,不像是個活的玩意。

    我正透過紙人想看看這門有沒有縫好讓紙人鑽進去,突然這門一震,就像是另一邊有東西在撞門!緊接着,這黑色的門板上出現了兩個血手印,順着手印還在往下淌血。

    我被這突如其來的血手印嚇了一跳,突然這紙人的視線變高了?

    枯瘦的手捏着紙人,老太太說道,“真是不聽話的娃娃。接下來的事你們不能再看了。”老太太狠狠一捏,我就感覺我眼睛像是要被捏爆了。我一個激靈坐起來,再閉上眼睛的時候什麼畫面都沒有了。

    徐凌雪也坐了起來,“可惜了,還是沒看見那屋子裏的到底是什麼。”

    我們三個待着的屋子裏突然起了一陣陰風,吹得我一個哆嗦,奇了怪了,這窗子好好的,連個縫都沒開,怎麼能有風?煤油燈的火苗被吹得一顫,好歹是撐住了。這風似乎就是跟這火苗較勁一樣,火苗顫了兩顫以後受不住了,被吹滅了。整個屋子裏一片漆黑,我這耳朵邊又響起來了女鬼淒厲的哭喊聲。我捂着耳朵,我這頭疼的要命。徐凌雪扶着我,“哥,你沒事吧?”

    王敬又把煤油燈點亮,這火苗亮起來的時候,我這頭疼居然輕了不少。我看着火苗,徐凌雪和王敬突然湊近我,“你眼睛怎麼流血了?”

    我只聽過鼻子流血,眼睛流血是怎麼回事?我摸着眼皮,我也能看見東西啊?我碰了一下眼瞼,手指上沾着血。沒等我擦擦血,這外面就熱鬧起來了,又是桌椅板凳的碰撞聲,又是鬼哭狼嚎,還有盤子碗碎了一地的聲音,還有那老太太唸叨着的不知道什麼咒語。說來也怪,我居然還聽見了打鬥聲。

    鬼打架,也有打鬥聲?又不是武打片。

    我一邊聽着,我就感覺我這眼睛越來越模糊。在那些噪音裏,還有腳步聲,似乎是一步一步在往我們這邊走。

    我下意識地把王敬和徐凌雪護在身後,我這眼睛也終於是看不清了。她倆握着我的手,我手心都出汗了。現在是想跑也跑不了,所有的希望都在老太太身上,她要是被擺平了,那等着我們的就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厲鬼了。

    外面的聲音越來越小了,我似乎還聽見了兩三聲貓叫。也不知道過了有多長時間,這煤油燈裏的油都燒光了。整個屋子裏漆黑一片。

    我支着耳朵聽着外面,沒什麼動靜了。也不知道是我瞎了,還是黑燈瞎火的看不見,反正都是伸手不見五指。我把耳朵貼在門板上,外面安安靜靜的。

    “好像是結束了。”我伸手就要推門,王敬攔着我,“別出去,老太太說了,天亮雞鳴以後才能出去。”

    “外面什麼動靜都沒有了,應該是結束了吧?”我盡力聽着,原本以爲安靜的外面突然響起來讓人毛骨悚然的聲音!就像是有什麼野獸在嚼着骨頭,嘎吱嘎吱的聲音聽得我心裏都發毛!

    “不能是老太太被什麼怪物吃了吧?”徐凌雪也聽見了,“要是真有那怪物,那咱們不也是逃不出去了?”

    我正在糾結我該怎麼辦的時候,突然一股特大的力道撞向我!我被撞在門上,這門就開了!

    我心想,這回是完蛋了!但是是什麼東西撞得我?肯定不是王敬和徐凌雪她倆!

    現在想什麼都沒用了,我站在門口看着屋裏的一片狼藉,門也開着,一陣陣的陰風吹進來,桌子也碎了,地上是碎瓷片,還有半截柺棍。那老太太呢?

    開着門的還有裏頭那間屋子,黑的門板上紅的血手印還在往下流着血,門上還搭着一塊紅碎布。那瘮人的嚼骨頭的聲音也是從那裏出來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
    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