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二百零五章 借身養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二百零五章 借身養鬼字體大小: A+
     

    我看着這老太太這連皺紋裏都是殺氣,氣沖沖拎着帶血的菜刀就來,我也沒力氣跑,也說不出話,徐凌雪一臉驚恐似乎是想跑卻動不了。

    這老太太的腿腳一點也不像是上了歲數的人,一眨眼就衝到我面前,舉着菜刀,我閉着眼睛,只感覺脖子一涼,我心想這回算是體驗到抹脖子是什麼感受了。

    “你看給你嚇得。”王敬笑着拍拍我肩膀。

    我這才睜眼睛,第一件事就是捂着脖子。我一看我捂着脖子的手,上頭還有血,我趕緊狠狠捂着脖子生怕腦袋掉了,張着嘴說不出話來。還別說,我現在能喘上氣了。

    “瞧你緊張的樣子,那又不是你的血,是婆婆那菜刀上的雞血。”王敬也不知道從哪拿來的紙巾幫我擦着血。

    那老太太揹着手拿着菜刀,往家裏走,“都進來吧,有話進裏面說。”

    “剛纔那一下真沒抹到我麼?”我摸着脖子一直絮叨到進了院子。

    原本我以爲這老太太怎麼說也是孟婆,不得院子裏都是些怪玩意啊,這進來一看,就是簡單的農家院。

    穿過院子進了裏屋,老太太正拿一個大盆褪雞毛,“也就是你們趕的巧,老婆子我正想吃雞,就殺了只活的,幸好雞血都沒涼,要不然你這命還真就沒準了。”

    我下意識摸着脖子,王敬遞給我她的鏡子。我衝鏡子一看,我這脖子上的灰手印不見了。

    王敬和徐凌雪二話不說就幫老太太生火做飯,切東切西的,這點眼力勁還是有的,但是這老太太只顧着褪毛剁肉,也不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要下鍋的時候老太太還不放心她倆,自己去廚房把她倆趕了出來。她倆坐在我旁邊擦着汗,一邊打量着這屋子。

    這屋子看起來雖然很平常,除了廚房客廳還有兩個小間,其中一個開着門,能看見疊在炕頭的被褥,另外一間卻是關着門。其他屋子的門都是棕色的,只有那屋子的門是黑的。

    王敬和徐凌雪也發現了那屋子,也盯着看。左右那老太太一時半會也出不來,乾脆我去開門看看裏頭有沒有啥。

    我瞄了一眼廚房那老太太的背影,靜悄悄地靠近那屋子。就在我離着屋子沒幾步遠的時候,我突然聞見一股血腥味。我左聞聞右聞聞,確定那味道就是這屋子裏傳出來的。我正伸手想去開門,那老太太的聲音嚇了我一跳,“吃飯了,別亂看。死了我可不管。”

    這老太太張嘴死閉嘴死的,還真是對得起她以前的職業。

    四碗雞湯放在桌子上,中間還一大盆雞肉,聞着還真香。我看着眼前的湯,“這就是傳說中的孟婆湯?”

    王敬在桌子底下狠狠踹了我一腳,我疼得齜牙咧嘴,老太太倒是喝着湯也沒管我說啥,我見她也沒啥事,再說她要是想害我也不能救我。我夾着雞肉就往嘴裏塞,我這剛塞進去就吐在地上,“這雞肉什麼味啊?”

    一股說不出來,腥臊惡臭的味道。我趕緊喝兩口雞湯,也是那味道。

    王敬和徐凌雪也喝了兩口,“很鮮啊,沒什麼怪味道啊!”

    徐凌雪放下碗,“哥,你把張嘴。”

    我擰着眉毛張開嘴,徐凌雪看了半天,“這也沒上火,是不是你這舌頭也過了保質期了?”

    沒等我吐槽,老太太放下碗說道,“那味道不是雞的,原因在你自己身上。”

    “我上火了?”上火頂多是嘴苦,也沒說是變味啊。

    “你之所以看不見那鬼,是因爲那鬼不是外面的,是你心裏的。準確點說,是有人在藉着你的身體養鬼。”

    聽得我一哆嗦。我就在小說裏聽過借屍養蠱,借我養鬼是個什麼路子?

    “那女鬼會慢慢奪取你的五感,當你五感盡失了以後,你的身體就不是你的了,你的意識還有,但是你還是有話不能說,最後你的意識都被慢慢消磨,你也就不存在了,存在的是有你的身體的別的東西。”

    “那他脖子上的印記,就是那女鬼留下的?”王敬咬着勺子問道。

    “可能是那女鬼覺得剝奪五感太慢了吧,就想來個快的。”

    我嚥了口口水,“那我怎麼辦啊,有辦法把她趕出來麼?”

    老太太給我的碗又盛了滿滿一碗,“幸好她先剝奪的是你的味覺。你現在就是來把這一盆湯一滴不剩都喝了。”

    一想起剛纔那味道我就噁心,我再看着這滿滿一大盆,都快趕上我臉盆那麼大了,還讓我一滴不剩,不撐死都算我身體棒。

    人家都讓我喝了,我能怎麼辦?不說別人,王敬都把她那碗又撐滿了放在我面前了,都開始露胳膊彎袖子,她那意思就是我不喝她都得給我灌進去。

    認慫吧。

    我眼睛一閉,拿起碗就喝。前幾碗我是硬忍着那腥臊惡臭強嚥下去,喝着喝着,也不知道是我喝麻木了,還是真有效,那味道漸漸消失了。但是我可沒嚐出來着湯有多鮮美,我感覺接下來一段時間我看見雞湯都得吐。

    好歹是把所有的雞湯都喝了,我這脹起來的肚子也是要了命了。王敬和徐凌雪一個勁地偷笑,徐凌雪輕輕摸着我的肚子,一臉嚴肅地跟我說,“哥,男孩。”

    要不是我怕我一張嘴這雞湯再出來,我肯定好好說道說道她。

    老太太把碗收起來,她倆也去幫忙,我現在是動都不能動了。我站起來想問問廁所在哪,萬萬沒想到,我一直裝在口袋裏的那個裝着在鬼市搞來的藥引的木匣子掉了出來,趕巧還讓那老太太看見了!我想彎腰去撿,我連腰都彎不下去了。那老太太也不知道哪來這麼麻利,被她撿了起來。她打開匣子以爲,臉上的褶子都快抽抽一起了。我正打算要回來,老太太卻自己拿走了!

    “這東西,明天我再給你。”

    人家都這麼說了,我也沒辦法,命都是人家救的。

    我閒着沒事就來回走走好好消化消化,我在院子裏走了好幾圈,老太太也沒說讓我們走,也沒說我們要幹什麼。這天可就黑了。

    我進屋看着這坐着閉目養神的老太太,“那個啥,大娘,您說我們還要幹啥,要沒啥事我們就走了。我們這邊還有不少事呢。”

    王敬和徐凌雪從廚房出來了,一人手裏拿着一個盤子,一個盤子是血,一個盤子是幾根雞毛。她倆把盤子放在桌子上,這老太太才睜眼,“你們三個去我屋裏待着。”

    我看着她指的正是之前看得見被褥那間屋子,“這不好吧,再說,孤男寡女的在一屋真不好。”

    老太太啐了我一口,“是讓你們睡覺的嗎?命都快沒了還想睡覺?記着,不管多晚了都不許睡覺,進去就關門,不管聽見什麼都不許開門,窗簾也拉上,不許往外看。直到明天早上天亮,聽見公雞打鳴了,你們才能開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
    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