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二百零四章 看不見的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二百零四章 看不見的鬼字體大小: A+
     

    蠟燭一滅,這地窖裏也就只剩地門那還有點光,順着門吹進來的風讓我一個激靈就站起來。我這剛站,我就感覺後脖子一涼,一陣嗚嗚嗚的哭聲又在我耳朵邊響起來。

    “大姐,咱不鬧了行不行,你說你要有事你就現個身,我這什麼也看不見,你哭啞巴了都沒用啊!要不你就給我個痛快?”這聲音已經出現不知道多少次了,偏偏我這眼睛都看不見。我不止一次懷疑是不是我這眼睛過了保質期了。

    在這麼黑的地方,我正糾結要不要拖着付九上去,我突然聽見好像有人在接近這。一般那看不見的鬼開始哭的時候我就準沒好事。我一手拿着匕首,躡手躡腳地上去看看。我已經想好了,鬼差和兩位老闆都回去了,這大白天的連個遮陰的地方都沒有,應該也不是鬼,那最有可能的就是崑崙那倆或者是許薇,那我就上去就給他們捅成馬蜂窩。

    我舉着匕首剛露頭,兩雙腿就在我眼前,其中一隻腳上還帶着細細的銀飾。我一擡頭就看見王敬和徐凌雪急的不行的臉,“你倆怎麼來了?”

    她倆看見我也明顯鬆了口氣,“那還不是害怕你出事?”

    “我倒是沒啥事,就是九哥,在下頭睡着呢。”

    我帶着她倆又下來,回來一看,付九居然不見了!“奇怪了,剛纔還一直在這睡,沒見他起來啊?他怎麼沒了?”

    這麼個大鬼差居然說沒就沒了?

    王敬倒是很冷靜,“算了,誰能把他怎麼樣?沒準是睡醒了趁你不注意就跑了。”

    徐凌雪也說,“就是就是,咱還是走吧,這地方我感覺不舒服。”

    我們三個也只好先走了。王敬說的也對,付九好歹也是個鬼差,能害的了他的也就是兩位老闆了。

    就在我出了地窖,打算關上這地門的時候,原本消失了的哭聲又來了。

    “你大爺的,有完沒完了?”我衝着周圍吼道,倒是把王敬和徐凌雪嚇了一跳。

    “哥你怎麼了?”

    地窖的門被我關了個嚴實,看着周圍,還是一點鬼影子都沒有。“這一陣我總是能聽見女鬼的哭聲,但是就是看不見到底是哪來的鬼。”

    她倆對視一眼,王敬說道,“先走吧,我倆有事和你說。”

    我們三個出了孤兒院,徐凌雪看着一輛車都沒有的路邊,“哎?不是說好在這等咱們的麼,那車怎麼沒了?”

    我也納悶呢,她倆是被謝老八送回冥界治療了,這身上是一點傷口都沒有了,但是是怎麼在這麼短時間就從冥界到這來的?“車?你們坐鬼差的車來的?”

    “是啊,”徐凌雪尋摸了半天,“就是咱們從學校出來的時候碰見的那鬼差,他開車送我們來的。”

    我這心咯噔一下,趕緊走到她倆面前仔細看着她們,“你倆沒事吧?”

    “我倆能有什麼事?”

    我把剛纔付九他們說的根本就沒有那麼個鬼差的事和她們詳細說了一通,她倆也有點後怕。王敬在旁邊的草地上找到了一個破破爛爛的玩具車模型,“你們看。”

    我撿起這玩意,這玩具車和鬼差他們開的車款式一模一樣!就是這車,怎麼是綠色的?

    “因爲這車不是一般的模型車,這是殯儀館賣的給死人燒的。”

    我趕緊把這車扔到一邊,在身上抹着手,“話說,你倆剛纔說要和我什麼事?”

    “我倆從冥界出來的時候剛好碰見了二老闆回去。她跟我們說要我倆帶你去見一個人。”

    “誰啊?”

    “你見過的,之前你宿舍那雙胞胎出事的時候在醫院遇見的那個老太太。”

    那老太太我現在還有印象,阿雪說,她就是第一任孟婆,“我又不知道她在哪,怎麼找?去醫院?”

    “我知道她住在哪。”王敬伸手指着馬路,她的意思是走着過去。

    “當時我就想問,你怎麼認識那老太太的?”

    “小時候她救過我的命,也教過我一些東西。”王敬在前頭走,嘴也沒閒着,“二老闆說,你可能被一個厲鬼纏上了。她說如果你說起那厲鬼的事,就帶你去找她。她會有辦法。”

    現在我才懷疑,到底我身上還有什麼事是阿雪不知道的?估計也就是我和付九的勾當,要不然早就拿我倆開刀了。我真想現在就回去看看錢瞎子還在不在,好好問問他到底是打得什麼算盤,再加上還有復活老三的事,鬼丹的事,旁邊還有個許薇不知道什麼時候摻上一腳,要辦的事太多了,我哪有空去看什麼老太太?但是阿雪都這麼說了,這看不見的鬼沒準什麼時候就來個陰招。

    我和徐凌雪就這麼跟在王敬身後走着,我也不知道要走多久。這個天氣雖然不熱但是潮溼,我總覺得我有點喘不過氣,還有點頭暈腦脹的,可能也是沒休息好。地上有塊石頭,我眼看着它想避開,不偏不倚還是被絆了一下。徐凌雪趕緊扶着我,“哥你這身子不行了啊?”

    我瞪了她一眼,想說她兩句但是沒說出口,就像是有什麼東西堵着我的喉嚨,我這臉也漲的越來越紅。王敬也發現我有點不對勁,趕緊過來伸手解開我領口,徐凌雪看見了嚇了一跳,“哥,你這脖子上怎麼有兩個手印啊?”

    聽她這麼一說,我就感覺我大腦缺血。王敬手裏拿着一塊鏡子,我一把就把鏡子搶過來,照着我的脖子,我脖子上真就有兩個灰色的手印,就像是被鬼魂掐住了脖子一樣。我這腦子裏第一時間想的就是那看不見的女鬼。

    我這眼珠子都快擠出來了,不管我怎麼大口呼吸着,就是喘不上氣。我連個鬼魂都看不見,哪來的鬼能掐着我?

    王敬也急了,趕緊攔了一輛車,也不管人家是不是出租,車停下了扶着我就上!她跟開車的人說了個地址,人家見我這樣也沒好意思拒絕,趕緊就往那地址開。

    我這意識就像是一點一點被抽空,我眼睛還能看見,但是這腦子是真轉不動了。有出氣沒進氣,看的那開車的都一直唸叨着別死在他車上。

    車停了,王敬和徐凌雪扶着我下了車,我們三個剛下車,這車一溜煙就趕緊開走了。我費力地睜眼看着眼前,這夠偏僻的地方周圍都沒有別的房子,就這麼落單的一戶平房。王敬趕緊去敲門,我已經站都站不穩了,耳朵邊隱約能聽見嘻嘻的笑聲。

    這是找我來索命來了。我就不該胡說,說人家不現身也不難爲我,這回可好了,是衝着我的命來的。

    那平房的門開了,還真是那老太太,連柺棍都不拄着了,手裏拎着一把菜刀,那菜刀上還沾着血,舉着刀就衝着我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
    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