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一百八十八章 錦囊裏的東西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一百八十八章 錦囊裏的東西字體大小: A+
     

    “敬姐,你能聽見嗎?”我站在洗手間的門口扯着嗓子大喊,但是裏面一點動靜都沒有。我掏出手機想給她打個電話,這時候居然沒信號。我正糾結要不要進去看看,這公園居然開始起霧了。

    不靠海的公園居然能起這麼大的霧,我站在這都看不清離着不遠的路燈了,而且現在又不是早上,怎麼想都不正常。

    不行,王敬進去這麼半天都沒個信,剛纔那女人說裏面有人死了,我這心一直放心不下。我已經做好萬一有人就被打的準備,剛要進洗手間,我身後突然響起來徐凌雪的聲音,“哥,你一直沒回宿舍,我找你好久了。”

    我回頭一看,徐凌雪正走過來,臉上還帶着生氣,“我在你宿舍等你一天了你也沒回來,我還以爲你出什麼事了。”

    “太好了,妹啊,你進去看看,敬姐是不是出事了。”真是剛遇難就來救星,我從來沒覺得這麼及時過。

    沒想到徐凌雪反倒是圍着我繞了兩圈,奇怪地盯着我,停在我眼前,伸胳膊環住我脖子,她的臉和我的臉湊得很近,“哥,現在就咱倆,你就別管敬姐了,誰也傷不了她,你這都是瞎操心。”

    她和我離得太近了,我心裏突然感覺有股危險的氣息,我用力推開她,“別鬧了,這都什麼時候了。”

    徐凌雪哀怨地瞪了我一樣,一跺腳就走了,“那我不管了,你自己想辦法吧!”

    她消失在霧裏了。

    我心裏一個勁地念叨着誰的話都別信,咬牙跺腳走進洗手間。我剛進洗手間,似乎從天花板滴下來一滴水,正好滴在我脖子上,涼的我一激靈。我下意識伸手摸着脖子,那居然是血!我擡頭一看,整個天花板上都是血。我心想這回是真的要了命了。我大步走到女洗手間門口,還是有點猶豫,正好從裏面出來一人,我和這人臉對臉,這人是王清!他一身黑的衣服還在往下滴着血,他手裏拖着一個木匣子。他看了我一眼,推開我就要走。我抓着他領子衝他大吼,“王敬呢?”

    也不知道他哪來那麼大力氣,隨手一扒就把我扒到一邊,他拖着的木匣子的縫隙裏我看見了露出來的頭髮。

    我心蹬蹬跳得飛快,王清已經走出洗手間了。我跑出去對着他後背就是一拳頭,明明他就在眼前,沒等我拳頭到,他人沒了!萬幸的事他的木匣子留下來了。

    我也沒心思管王清到底去了哪,眼前就是這匣子。這匣子渾身黑漆漆的,順着縫隙還在淌血。我顫抖着手想打開它,但是我害怕我一開這匣子就看見王敬的屍體。

    想打開,還不敢。

    我正和內心作鬥爭的時候,王敬居然出來了!她擦着手看着我,“你幹嘛呢,哪來的這東西?”

    看見她以後我心裏才鬆了一口氣,我也沒管那匣子,站起來看着她,“太好了,你沒事就好。”

    “我能有什麼事。”王敬奇怪地看了我一眼,然後盯着這匣子,“打開看看。”

    我一愣,“反正你也沒事,還打開它幹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話是這麼說,但是這匣子裏要是真裝個死人,那可不是小事。

    王敬就這麼直勾勾的看着我,我看着她的臉覺得哪裏不太對勁,但是她的眼神在告訴我我是非開不可。

    開就開吧!

    我蹲下來摸着這匣子的邊緣,冰冰涼涼的,上面還帶着霧氣凝成的水珠。這匣子的上蓋就是扣上去的,稍微一用力就能掀開。可能是我沒碰對地方,我正好摸到了縫隙露出來的頭髮,那麼一瞬間我就覺得心一沉。我再擡頭看着王敬,她居然在笑,笑的要多詭異有多詭異。

    我手停下來了,我問她,“你是誰?”

    王敬還在笑,“我就是我啊。”

    我心裏有個驚悚的想法,這匣子裏的沒準真的是王敬,我眼前這個,十有八九是假的。

    這蓋子被我翹起來了一點,突然一隻手搭在我肩膀,付九手裏拿着匕首對着王敬的脖子,“這匣子不能開!”

    這個王敬一點害怕的意思都沒有,瞥了我一眼,“你是信我的還是信他的?”

    我現在腦子徹底亂套了。這匣子裏似乎也有個聲音讓我打開它!我心一橫,反正過了今晚上我都要死,開就開了!

    我掀開這匣子的蓋子,一股血腥味撲鼻而來!這裏面是一匣子血肉,就像是把人活生生的絞成了肉泥。我這心快從嗓子眼裏蹦出來了,這沒有絲毫的線索說這裏面的就是王敬,但是也沒辦法證明不是她。

    我身後的付九突然消失了。我眼前的王敬突然哈哈大笑,“這個身體我很喜歡。”

    我一個激靈站起來,看着王敬,“你不是王敬!你是阿雪?”

    王敬把手伸進那匣子血肉,伸手在裏面摸着,摸出來一隻耳環!那是王敬一直帶着的耳環!眼前的王敬滿手是血地把那耳環帶在自己耳朵上,陶醉地看着我,“怎麼樣,好看嗎?”

    “你從一開始就在騙我!”

    帶好了耳環的阿雪笑嘻嘻地看着我,“我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提醒過你,不要相信任何人。”

    WWW¤ Tтkā n¤ CΟ

    我抱起那匣子就要跑,現在的阿雪也沒攔着我!我撒腿就跑,但是不管我怎麼跑,我都跑不開這三分地。

    “別費力氣了。”阿雪走到我面前,伸出滿是血泥的手摸着我的臉,“我和她有什麼不一樣,我就是她,你和我在一起不好嗎?你娶得人是我啊。”

    她手一劃,我手裏的匣子就碎了,血肉濺了一地,我卻動彈不得。

    阿雪從懷裏掏出一塊懷錶,特地放在我面前,“你看,馬上就要十二點了,過了十二點你就得跟我走了。”

    我絕望了。這是我第幾次心如刀絞了我已經不記得了。我怎麼樣都可以,唯獨我受不了真正的王敬就死在我眼前。

    這天下雨了,下了紅色的雨,把我澆了個透心涼。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奇怪的雨的原因,我雙手能動了。我現在連反抗的心思都沒有了。我想起來我還有那個錦囊。阿雪就這麼看着我從兜裏掏出錦囊,我打開這東西把裏面的往手上一倒,兩個滴流圓的東西在我手上。

    這是兩顆眼球啊!兩顆眼球的瞳孔還正正好好盯着我!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
    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