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宅子裏的祕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宅子裏的祕密字體大小: A+
     

    我和徐凌雪決定去旁邊那個宅子闖一闖。反正聽他們說那宅子只是空宅子。徐凌雪特地跟這家借了幾張黃紙,我這手裏什麼傢伙都沒有,臨了我在他家門口撿了一根不算很粗但是也挺結實的木棍。

    我們出了這家院子,門口的狗老老實實的在趴着,也沒再衝我叫。

    “這倆玩意的脾氣也夠怪的,就跟敬姐似的。”我斜眼看着它倆吐槽道。我突然感覺後背一涼,趕緊給自己個嘴巴,“讓你胡說。”

    “哥,咱別鬧了。”徐凌雪無語地看着我,手電晃着這空宅子的大門,“這門怎麼開了?”

    “風吹得吧。”我們剛纔在這門口轉悠的時候,這門還關得結結實實,就這麼一會的工夫,居然開了個縫。總不會真和猜的一樣,是哪來的刺蝟精開的門吧?

    再說,這是鬼故事也不是動物世界啊。

    我拿着木棍從門縫伸進去,慢悠悠一點點把門撐開,這門板吱悠悠的聲音一聽就有日子了。

    “你看你這小心的樣。”徐凌雪不管那個推門就進,我也趕緊跟在她身後。我倆一進來,這門咣噹一聲就關上了。

    有鬼宅子那味了啊!

    這院子裏都是雜草,看上去也不像是兩個星期就能長到這份上啊。我拿棍子在雜草裏敲了敲,幸好這裏沒那種人頭瓜。

    隱隱約約露出來的小道直通裏屋,裏屋的玻璃都碎了,手電照過去,我離着挺遠看着有沒有什麼動靜,突然那裏面傳出來鐺啷啷的響聲,就像是有東西掉進了鐵鍋裏。我被這突如其來的響聲嚇了一跳,沒等我反應過來,徐凌雪突然問道,“你有沒有聞到什麼味道?”

    我用力聞了聞,這周圍除了雜草就是泥土的味道。這又沒下雨,怎麼會有這麼大的泥味?

    徐凌雪突然照着裏屋,“剛纔我好像看見那裏有人。”

    我握緊手裏的木棍,看來這正主要現身了。

    我倆一小步一小步地往前走,裏屋的門就在眼前。我伸手剛碰到門把手,一陣鑽心的疼讓我趕緊抽回手,“這把手上有刺啊!”

    我手都被扎出血了。我嗦着手指,那木棍挑着門把手,一撬,這種門就開了。門一開,我才聞見了徐凌雪說的味道,這是燉肉的味道啊!

    我擡腿就想進,徐凌雪一把拉住我,她手裏多了一個用一小塊紙疊出來的紙鶴,她一吹,這紙鶴就和活了一樣,居然能飛了。這紙鶴飛進了裏屋,我倆就在這等動靜。過了一會,這紙鶴一點變化沒有就飛出來了,落在她手上,“進去吧。應該沒什麼問題。”

    我拿着木棍打頭陣,風吹過沒了玻璃的窗戶的聲音聽着還有點滲人。幾個小屋子裏什麼都沒有,連傢俱都沒有,頂多有兩把破椅子。我倆來到了廚房,這廚房的竈臺上放着一鍋燉肉在咕嘟着。

    但是這下面沒有火啊!

    我和徐凌雪研究着這是怎麼回事,這也不像是幻覺,這香味是確實存在的啊。我想找東西伸進鍋裏看看,沒等我找哪有勺子,我身後突然響起一句,“小夥子來了啊?”

    我這汗毛當時就立起來了,回頭一看,還真是那老太太啊!挎着的竹籃子蓋着布,臉上的褶子都擠一塊了!她乾枯的手指着鍋,“來嚐嚐,我做的燉肉。”

    我突然感覺有什麼東西滴在我脖子上。我拿手一摸,黏黏糊糊的,還帶着血腥味。我擡頭一看,這房樑上掛着一個死人!身上的皮都沒了,還在往下滴着黑血!

    “我嘗你奶奶的孫子!”我掄起木棍一下就掄在鍋上,那鍋被我打翻,裏面燉着的不是別的,是一張人皮。

    我這麼一動,又突然覺得身後有什麼東西在貼着我!一雙沒有皮的胳膊緊緊地抱着我!眼前的老太太慘笑着看着我。我怎麼也掙脫不開,只見這老太太又伸手指着房樑,我擡頭一看,徐凌雪也掛在上面,瞪大眼睛正盯着我,渾身的血。

    我來回扭着身子,我一個後仰把身後的死人壓在地上,想借着自己的體重掙脫開它,我左擰右擰,老太太把籃子上的布扯開了,籃子裏面的是一隻死刺蝟。

    我手裏的木棍突然被什麼東西搶走了,照着我的後腦就是一下。這一下可是給我打懵了,就覺得眼前是一陣天旋地轉,這氣也喘不上來。我大口喘着氣,在地上掙扎好久,我纔看清楚周圍。

    沒有沒了皮的死屍,也沒有那一鍋燉肉。徐凌雪也沒在房樑上掛着,她在牆角昏迷着。也沒有什麼老太太,但是那竹籃子還在,裏面的死刺蝟也還在。

    “醒了?”

    我身後的聲音嚇了我一跳,黃老闆抽着煙笑眯眯地站在我身後。他那張賊眉鼠眼的臉這時候看起來居然還覺得挺順眼。但是他身後怎麼好像還有別人?我怎麼看不清啊?我用力揉着眼睛,黃老闆笑道,“別費勁了,這幾個鬼魂你看不清的。”

    黃老闆蹲下來捏了一撮地上的土,“從你們進來這的時候,就中招了。這刺蝟的尿聞多了就會產生幻覺,更何況這小玩意活的年歲已經夠久了。有力氣了就趕緊的,背上那丫頭趕緊出去。”

    我揹着徐凌雪和黃老闆出了院子,我還以爲他要帶我去他的棺材鋪,沒想到他突然回頭指着我們身後的宅子,“回頭看看。”

    我這一回頭,哪還有什麼宅子,不只是那個說鬧鬼的宅子,就連那掛着白燈籠的宅子都沒了,就剩下兩堵牆!

    我張着嘴說不出話來,黃老闆彈彈菸灰,“鬼宅子多少年都沒出現過了。”

    “那我看見的其實根本就不存在?”我現在開始懷疑是不是付九給我換的眼睛有什麼問題。

    黃老闆遞給我一支菸,我這揹着徐凌雪的手也騰不開,他就把煙夾在我耳朵上,“存在過,但是幾十年前就拆了。”

    這兩家宅子本來住着親如兄弟的兩家,後來因爲一場誤會,鬼宅子這家的人家害死了白燈籠人家的老太太。

    但是從那時候開始,鬼宅子這家的人就都瘋了。這家裏的男人殺光了自己家裏的所有人,剝皮剔骨,還真就給燉了。後來白燈籠這家的人也都離奇的死亡了。

    這事就連冥界也沒有什麼合理的解釋。後來鬼差來了以後就發現了這鬼宅子這家多了一個竹籃子,籃子裏有一隻死刺蝟。

    這刺蝟是白燈籠人家養的,可能是報仇,害死了所有人,但是它也因爲作惡,也死了。後來這地方成了凶地,隔三差五就有活人陷進來,死法各不相同。

    後來冥王讓鬼差把這兩家宅子都拆了,這地方就再也沒蓋過房子。平常也沒有這種鬼宅子再出現的情況,直到我來到這。

    “沒地方去就現在我鋪子裏睡一晚吧。”黃老闆晃晃手裏的鑰匙。

    這時候讓我再回去我也沒那麼大的精神頭了。我突然想起來還有事沒解釋清楚!

    “那你身後跟着的我看不清的鬼魂是怎麼回事?”

    黃老闆停了一下,扔掉手裏的菸頭,看着天上的月亮,“要變天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
    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