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一百八十五章 打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一百八十五章 打探字體大小: A+
     

    這老頭子的腦袋在我手上,他的眼睛還一個勁地往我身上瞟。

    “我去你大爺的!”我掄起這腦袋就砸向向我走過來的老太太。這老太太一躲,這腦袋居然順順當當進了那棺材。

    “妹子!趕緊走啊!”我對着徐凌雪喊了一句,徐凌雪還是面對着那棺材一動不動。這是被什麼邪法丟了魂啊!那老太太離我越來越近,笑的臉上的皺紋都快堆一起了。她一點一點扯掉竹籃子上的布,那佈下頭也是一顆人頭,還是那老頭子的。

    這布一掀開,滿院子的人頭瓜就跟活了一樣,一時間都開始哭哭啼啼的,吵得我心都涼了。

    躲也沒處躲,而且我也不能把徐凌雪一個人丟在這!

    我咬着牙,不再後退了,反倒是衝着老太太跑過去!就在她伸手要抓我的時候,趕緊躲一下,一個踉蹌就撲到徐凌雪面前,她站在那一動不動的,眼睛都不眨,臉上連表情都不變。我站起來搖晃着徐凌雪,“妹啊,趕緊醒醒!”

    我這麼一搖晃她,她突然動了。她慢悠悠地往前走,我怎麼拉也拉不住。她踢翻了火盆,一頭鑽進棺材裏,這棺材的蓋突然自己就蓋上了。我怎麼敲着棺材,那裏面一點動靜都沒有。

    身後是那些人頭瓜的哭聲,還有一個老太太在接近我,眼前是關着王敬和徐凌雪的棺材。

    既然躲不過,那就拼了吧。我瞄到牆角的地方有一把斧子,我跑過去抄起斧子,那老太太也一直跟着我。我舉着斧子對着她,“別惹我啊,我手裏有傢伙,傷着你我還過意不去!”

    那老太太就跟聽不見我說話似的,只顧着一點一點靠近我。我總不能真的砍她吧!雖然不知道她到底是什麼,但是這人形的我始終下不去手。

    我拎着斧子一個躲閃就滾到那棺材旁邊,那老太太正在慢悠悠地轉身,我掄起斧子對着棺材就是一斧子,這一斧子下去,竟然砍在了之前燒紙的那倆紙人身上!說來也怪,這斧子砍在它倆身上,它倆居然還出了血!

    “媽的,真是越邪門越怪!”我不管那紙人,現在救人要緊啊!我對着棺材一下砸下去,這棺材竟然硬生生把斧子震開了!

    沒那麼多時間想爲什麼,我掄起斧子再砸,那老太太的枯手居然抱住了我!越看越厭惡的臉貼着我的身子,我這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她笑嘻嘻地看着我,一點鬆手的意思都沒有。我咬牙狠心打算用斧子給她來個大開瓢,我這斧子再舉起來,突然兩聲狗叫響起來了!

    這兩聲狗叫蓋過了院子裏那些人頭瓜的哭聲,我只覺得一恍惚,我在看的時候,抱着我的哪是老太太啊,是徐凌雪啊!

    旁邊人家的兩隻狗衝着我狂吠,白燈籠就在那人家門口掛着。我手裏的也不是斧子,是一根木棍。

    我沒在什麼院子裏,我在第二戶人家門前。這人家門口也沒掛燈籠,只有第一戶人家的白燈籠亮着,他家門口的兩隻狗叫着叫着就不叫了。

    “哥,你總算是醒了。”抱着我的徐凌雪見我能活動了才鬆開我。

    我扔掉手上的木棍,我就覺得我腦袋疼的要命。“我剛纔,怎麼了?”

    徐凌雪心有餘悸地拍拍胸脯,“你可嚇死我了,剛纔本來打算在門口看看這人家是怎麼回事,你就突然大喊大叫,還讓我趕緊走,自己在那滾來滾去,撿起個木棍來回打,我怕你魂回不來,就趕緊抱着你至少別傷着你自己。”

    “那這燈籠一直在這掛着嗎?”我指着那家門口的白燈籠。

    “燈籠能自己變位置嗎?這不一直都在這嗎?”徐凌雪白了我一眼。

    我哦了一聲,腦子還疼的厲害。這一切最開始是什麼時候?好像就是碰見那老頭開始的。

    “我們來這以後碰見過什麼人嗎?”我已經不相信自己的記憶了。

    徐凌雪搖搖頭,“這黑燈瞎火的,哪有什麼人啊?”

    我正努力想理清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第一家人家的門開了。開門的就是那老頭!我如臨大敵一樣盯着他,他哭喪着臉,沙啞的聲音一聽就是哭了好久纔有的,“你們在我家門口吵了半天了,要是不嫌棄就進來喝口水吧,就當陪陪我這個老頭子。”

    徐凌雪偷偷捅了捅我,“哥,這可是好機會啊。”

    這到底是機會還是陷阱啊?不過既然來都來了,不好好看看也不說過去,再說,剛纔到底怎麼回事我也想知道。

    我們倆跟着老頭進了院子,這院子裏和我剛纔見的一模一樣。我現在就怕這地裏有什麼東西鑽出來。院子通向的靈堂有一男一女兩人正跪在地上哭天抹地地燒着紙,棺材前擺着遺像,這遺像上的,就是那個老太太!

    我已經分不清哪邊是哪邊了,這棺材裏,不會也躺着王敬吧?

    我倆離着老頭很近,這次老頭的身上沒有那股奇怪的味道。

    老頭跪在火盆前,從那男人手裏接過一打紙錢,“我老伴啊,七天前突然就沒了,我這心裏不好過啊!”

    我看着老頭邊哭邊燒紙,心裏也不是滋味。我心裏還在想着,這老頭會不會燒着紙突然變了個人對我們不利?我盯着兩旁的白燈籠,火光沒變。

    徐凌雪指着離棺材不遠的地方有一個小窩,“那個窩,是家裏養過什麼嗎?不像是狗窩啊!”

    跪在男人旁邊的女人開口說道,“媽媽生前撿到過一隻刺蝟,就把它當寵物養。媽媽去了以後,那刺蝟就跑不見了。”

    聽他們這麼一說,我纔想起來,之前遇見的那老頭身上的味道,和刺蝟身上的味道很像啊。

    不會是刺蝟成精了吧?

    “那旁邊的人家有人住嗎?”我問道。

    “旁邊的人家在兩星期前就搬走了。說是屋子鬧鬼。”

    這沒準旁邊這屋子還真就是鬼宅子。

    我正琢磨着要不要想辦法進去旁邊的屋子,門口那兩隻狗又開始叫了!

    正在燒紙的男人聽見狗叫就一哆嗦,手也跟着抖,“都說狗能看見人看不見的東西,會不會是媽媽的鬼魂回來了?今天正好是頭七啊!”

    老頭回頭看了看門口,“要是真有鬼魂還好了,我還能見我老伴最後一面。”

    我給徐凌雪使了個眼色,她心領神會地點點頭,緊盯着門口。狗叫聲越來越大,徐凌雪突然跑到我身邊在我耳邊說,“剛纔有個鬼影飄過去了!好像進了旁邊的宅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
    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