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一百八十章 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一百八十章 歸字體大小: A+
     

    聽見他說崑崙兩字,我們三個都大眼瞪小眼。我們小小地後退一步,就怕這瞎子來者不善。

    “別怕。”瞎子突然笑了,“我跟你們沒過節。我來這是爲了找人。”

    十有八九他也是衝着老三來的。

    瞎子又往我面前推了推剩下的半杯摻着灰的水,看了一眼已經老實但還是很呆愣的方天,心一橫,喝就喝吧,不喝也是死。拿起杯子給自己灌進去,那味道真是要多難受有多難受,剛要吐出來,那瞎子突然出現在我面前捂住我的嘴,直到確認了我嚥下去了他才鬆手。

    我強忍着嘔吐感,王敬趕緊來幫我順着後背。瞎子又坐回去了,方林方海看着方天也沒敢管我們這邊的事。

    “接下來我們要幹什麼?看方叔的樣子,這事一時半會應該完不了。”我坐下來看着瞎子,那瞎子也不知道從哪掏出來倆核桃在那搓。

    瞎子說道,“等。”

    “等什麼?”

    “等半夜,鮫人來。”

    說罷,那瞎子側躺在沙發上也不知道是裝睡還是真睡。

    方林方海帶着方天回屋子,我看着茶几上我那件燒了一半的衣服還有點心疼。現在離着天黑還早着呢,中午都沒過呢。

    喝了那摻着灰的水倒也沒多難受,就是突然覺得好睏。按照我以往經驗來看這應該不是什麼好兆頭。

    “我先回去睡一會。”我和她倆說了一聲就要上樓,沒想到她倆也跟着我上來了。

    我開門進屋打算躺下,沒等我關門,王敬和徐凌雪都進來了。

    “你倆要幹嘛?我現在可是賣身不賣藝啊!”我雙手捂着胸口裝作嬌羞地看着她倆。

    “嘔!哥你這人怎麼這樣啊!”徐凌雪說歸說,她也沒出去,反倒是和王敬一起進來,還把門鎖上了。

    “你倆幹嘛?”我也沒心思開玩笑了。

    “不幹嘛。看你睡覺。省的你再夢遊。”王敬隨手拽過旁邊的一個椅子拉到牀邊,自己坐下。徐凌雪一屁股坐在牀上。看來她倆我是攆不走了。算了,都這時候了還怕什麼。

    我躺在牀上看着天花板,也沒感覺那麼困了。

    “敬姐。”我枕着胳膊看着窗外的烏雲,“你說,阿雪會不會真的有一天代替你?”

    “瞎想什麼呢。”

    自從聽說了那件事以後我滿腦子都是在想阿雪到底要幹什麼,會不會真的代替王敬。如果真有那麼一天,那王敬自己會怎麼樣?我能有什麼辦法嗎?

    我突然想起來,最開始遇見付九的時候他跟我說過,他知道一種鬼丹能幫我。但是鬼丹也不是沒吃過,到現在爲止也沒什麼用啊。

    話題說到一半,我就迷迷糊糊睡着了。我還夢見了當初我們回家遇見那個無限循環的時候,王叔說過,現在的王敬不是他女兒。我也不知道爲什麼會夢到那。

    等我再醒過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徐凌雪和王敬都沒在我房間。這外頭天陰的連月亮都看不見,隱隱約約能聽見有悶雷的聲音。

    這又要有一場大雨。

    我下了樓,王敬和徐凌雪在往茶几上端着菜。

    “正好,哥,洗洗手準備吃飯了。”徐凌雪跟我打着招呼。

    我哦了一聲就往洗漱間走,本來我還納悶在客廳怎麼沒看見那瞎子,沒想到瞎子就在洗漱間的門口。他對着窗外,也不知道他在看什麼,他那雙一點眼白都沒有的眼睛到底能不能看見還是個事呢。

    我沒搭理他從他身邊經過,我剛拉開門,他說,“變天了,記得多加件衣服。下雨路滑,小心腳下。”

    這瞎子說的都是哪跟哪啊,他一說要加件衣服我就來氣。我就那麼一件外套。

    從洗漱間出來,都準備差不多該吃飯了,這一茶几的菜還真不錯,要說哪裏不好,那就是沒有肉,都是素菜。

    方林方海拿着筷子也有點犯怵,這兄弟倆可都是無肉不歡的主。

    “我說,”我看着這一桌子素菜和他倆的愁眉苦臉,“你倆要減肥啊,弄這都是草,要讓老三看見非得問是不是喂兔子!”

    那瞎子小旋風筷子倒是吃得挺歡。方海無語地看着他,“都是老先生說,要想我家老爸沒事,今晚上必須都得吃素。”

    “歪理。”嘴上說歸說,但是飯還是要吃的,別管是啥能填飽肚子就行。

    吃完飯,方家兄弟和王敬徐凌雪都去收拾去了,客廳裏只剩下我和瞎子。那瞎子吃飽了正養神,我本來想問他關於老三的事,沒等我開口,一聲炸雷把我要說的硬生生憋了回去。雷聲過後,這外頭就開始了瓢潑大雨。突然,方天的房間門開了。方天激動地竄了出來,就跟個猴子似的,“在哪呢?在哪呢?她在哪呢?”

    這一驚一乍的可不是什麼好事。

    “這怎麼回事?”我看着來回折騰的方天,瞎子倒是很平靜,“差不多了,她該來了。”

    我這纔看一眼時間,馬上就要半夜了。收拾桌子的四人都回來了,方林方海生怕方天從樓梯上摔下來,趕緊跑上去按住他。王敬和徐凌雪擦着手走到我身邊。

    “鮫人要來了,我們要幹什麼?”我問瞎子。

    瞎子摸着他沒幾根的鬍子,笑了,“鮫人來就讓她自己回去嘛。”

    “合着你是兜了個大圈子逗我們玩呢是吧?什麼都不用管,就讓她回去就行了?”我火氣一下就上來了。方天現在就跟個瘋子一樣,他居然說等着就行了?我們這幾天跟伺候祖宗似的伺候他,到頭來就讓我們等。

    咚咚咚。

    沒等我發作,敲門聲響起來了。方天聽見敲門聲推開方林方海,嘴上叨叨咕咕唸叨什麼我們也聽不清,飛一樣跑到玄關,就在他開門的瞬間,整個屋子裏的燈都滅了。方天呆愣地站在門口,他對面好像站着個人。我們想要去看清楚,那瞎子把我們攔下了。

    一道閃電劃過。藉着幾秒鐘的亮,隱隱約約看見方天的對面站着一個矮個子女人。這麼大的雨也沒打傘,這十有八九就是那鮫人。方天和那女人抱在一起,抱了有一會,方天直挺挺地往後仰了過去。

    又是一道閃電的亮光,我纔看清那女人,雖說是人形,但是臉上還細微有一些鱗片。這鮫人看了我們一眼,轉頭慢悠悠地就走了。

    我本來想追過去,那瞎子攔着我,“讓她去吧。她雖然是妖,又沒害人。”

    “沒害人?方叔都這樣了你說她沒害人?”

    方林方海趕緊跑過去背起方天送他上樓。我們三個看着瞎子其實也不知所措。這鮫人一走,屋裏的燈就亮了。

    方林方海把方天送回房間以後急忙下來了,衝到瞎子面前,“老先生,您不說等鮫人走了我家老爺子就好了麼?他怎麼還一個勁地說胡話啊!”

    “說胡話就對了。”瞎子笑了,“鮫人雖然走了,但是正主還沒出現呢。”

    “什麼意思?”

    “你們還記得那張招鬼符嗎?那符招來的東西,就快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
    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