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死人飯館,說書瞎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死人飯館,說書瞎子字體大小: A+
     

    學校出了這麼大事以後算是徹底炸開鍋了,校長哭天抹地地一大早上就下了學生放假學校整頓的通知。

    大半夜我回了宿舍以後就看着老三的牀鋪發呆,也沒睡覺。方林方海起來以後還問我老三去哪了,我只能扯個謊話說他有事先回家了。

    見他們都起來收拾東西,我時間也差不多了,拿起揹包裝了點換洗衣服什麼亂七八糟的,就打算出門。

    “老四,要不你跟我倆回家住啊?”方林一邊打行李一邊問半隻腳邁出去的我。

    “不了,我還有事,你們倆注意安全。”

    我揹着揹包出了校門,門口停着一輛吉普車,鬼差他們統一型號的。王敬和徐凌雪從車裏下來幫我開着車門。我找了一圈都沒發現付九在哪。

    “你倆看見付九了麼?”上了車關上車門我問她倆。

    前面駕駛的車門開了,來的卻不是付九,是範老七,“到齊了啊,那咱就走吧。”

    “七哥,這回怎麼是你呢?”我問道。

    “二老闆知道那崑崙枝是老九給你的之後生氣了,罰老九掃一個月廁所。”範老七開着車,“而且這次的事二老闆說她預感會出事,怕老九自己搞不定,就讓我來了。”

    我哦了一聲。範老七的身份我多少知道點,範無救,也就是人們常說的黑無常的本名。誰能想到堂堂黑無常就是這麼個看起來憨厚的胖子?

    這車開的奔着火車站就去了,我心裏咯噔一下,“七哥,咱這不是自己開車去啊?”

    範老七嘆了一口氣,“你也知道,咱單位也沒啥錢,主要是單位的錢也不是陽間能花的,能省就省,坐火車好啊,沒準還能跟誰聊聊天,打探打探情況。”

    去他大爺的打探情況,把沒錢說的這麼理所應當。這一趟去東北兩天兩夜的硬板凳,屁股是又要遭罪了。

    我閉着眼睛想着老三的事。有幾點我到現在還是沒想通。在無限循環里老三是接觸到那醜兔子在變了一個人,但是那兔子之前一直在徐凌雪手裏,他碰都沒碰過,而且那兔子也被付九處理了,老三到底是什麼時候才變得?他和許薇的確是有聯繫,但是到底是有什麼目的能讓一個傳說中的神族和一個不知道來頭的死鬼撘擱在一起?還有那崑崙枝,阿雪說那東西我不該拿着,但是那是付九給我的,那他是真不知道還是假裝不知道?

    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老三在走之前說過,阿雪也做了和他一樣的事。阿雪又是想要幹什麼?他說的是真是假?

    車開過減速帶,一個顛簸,我就知道快到火車站了。腦子裏亂七八糟的事太多,當務之急是找那什麼人,拿什麼紙。

    我們四個取了票,上了火車,範七哥拎着大包小包的我還以爲是衣服或者是什麼抓鬼利器來着,沒想到他一上車就從那幾個揹包裏掏出來,一大堆的零食。

    “七哥,我想問,你一個月工資是不是都花在吃上了?”我看着他一袋又一袋地消滅零食,這貨的肚子是無底洞吧?

    範老七舔着手指瞪了我一眼,“你小子懂個球?咱乾的是體力活,不多吃點怎麼行?民以食爲天你懂不懂?”

    我說不過他,閉着眼睛迷糊着。王敬和徐凌雪說說笑笑倒也是不悶,我又想起來老三了,要是他在,我也不至於這麼無聊。

    兩天兩夜說快也快,範老七吃完最後一袋零食的時候也就快到站了。我屁股都坐的生疼。不過最好笑的是打掃衛生的乘務員看見範老七身邊這一堆垃圾一個勁地翻白眼。

    我們四個都揹着行李下了車,雖然是秋天,但是東北這溫度真是讓人意外,徐凌雪不怕冷,但是我和王敬不行啊,我倆默契地從揹包裏翻出外套,總算是暖和一點。

    跟着範老七出了車站,門口好多的出租車趴活。範老七拉着我們也不坐車,就近找了家餐館就要進。

    “七哥,你都吃了一路了,還餓啊?”我無語道。

    “咱這是怕你們餓。我跟你們說,東北這地方,那吃的真叫一個香。”

    王敬無語地撇撇嘴,我看了一眼上面居然還有門牌號,444號。怎麼看怎麼覺得不吉利,雖然這飯館裏面看起來沒什麼特別的,還挺古樸的。這時候來吃飯的也不少,都是大包小包的乘客。

    範老七拉着我們就進了飯館,飯館的服務員見我們就過來招呼,我們幾個找了個沒人的桌子。

    “讓你們老闆過來。”

    服務員沒明白什麼意思,這還沒上菜呢就直接找老闆?還是說是老闆的熟人?這服務員也是有眼裏,說什麼就做什麼就是了。

    老闆繫着圍裙拿着馬勺就從後廚出來了,五大三粗的漢子,一臉的不耐煩,“誰啊找我?”

    “我。”範老七也不嘻嘻哈哈的,老闆看見範老七立馬滿臉是笑,“哎呦,七哥,好久不見了啊,今天怎麼有空啊?來來來,別客氣,今天這頓我請了,我這就給您去炒菜,都是您以前常吃的。”

    老闆又急急忙忙回廚房了。我看着哼着小曲的範老七,“七哥,這地方您挺熟啊?”

    “還別說,這死人做的菜,還真挺好吃。”

    旁邊桌子吃飯的是個瞎子,帶着墨鏡,小聲說着。聽見這句話,我汗毛都立起來了。我趕緊看着範老七,範老七也饒有興趣地看着這瞎子。服務員也聽見了,趕緊過來,“劉瞎子,你別胡說,我們家老闆特地囑咐過,你吃飯都不用收你錢,你還這麼污衊我家老闆?”

    瞎子笑呵呵地放下筷子,伸手指着範老七,“俺也沒瞎說,你看,人家頭頭都來了,俺是眼瞎心不瞎。”

    服務員趕緊上我們這來,連忙道歉,“幾位,看你們和老闆也認識,別聽他瞎說,他就是一瞎子,平常閒的沒事來這說說書,幫俺們吸引吸引客戶,相應的,他吃飯俺們也不收錢。”

    範老七打斷服務員的解釋,“行了行了,都是自家人,別解釋了。”

    劉瞎子吃飽喝足擦擦嘴,也不知道從哪掏出一塊醒木來,突然一拍桌子,“說書唱戲勸人方,列位,瞎子我現在吃飽喝足了,咱就即興給各位朋友來上一段!”

    其他的客人都鼓掌歡迎,要說說說書,在茶館我聽說過,在飯館我還是第一次聽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
    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