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惡作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惡作劇字體大小: A+
     

    付九送我們回到學校的時候還挺早,老三他們還沒下課。王敬說她頭疼,我把她送回寢室以後我也回自己宿舍了。

    整個宿舍樓只有我自己。我回自己屋子,躺在牀上歇着。正好,下課鈴響了,老三也快回來了。

    我尋思着反正閒着就嚇嚇他。我把櫃子裏的白牀單拿出來,我躺在牀上,再把白牀單蓋在自己身上,遮住臉。

    過了一會,我聽見走廊裏噔噔噔的跑步聲,然後就是咣噹一聲推開門。這麼毛毛躁躁的十有八九就是老三。

    老三看見蓋着白牀單的我,大嚎一聲哭着就跑過來了,“老四啊老四!你怎麼這就走了啊!這不是還沒到一天呢嗎?”

    老三趴在我身上痛哭流涕,我實在是忍不住了,不小心笑出聲。老三愣了,“老四啊,剛纔我聽見你笑了,你是不是捨不得兄弟又回來了啊?”

    老三突然趴在我心口抹了一把鼻涕,順便還聽了聽我心跳,我知道瞞不住了。老三一把掀開白牀單,擰眉毛瞪着眼,“你特孃的,閒的沒事這麼玩我啊?老子還以爲你死了!”

    我一臉嫌棄地看着牀單上蹭上的他鼻涕,“行了啊你,我這好好的牀單,你這弄得我還得洗。”

    老三懟我胸口一拳,又狠狠抱住我。其實我也後悔了,不該開這玩笑。

    “好了好了,我沒事了。”我推開老三,摘下脖子上的緞帶給他看,“你看,我現在是活生生的人。”

    老三還不信地託着我的腦袋,確認了不會掉下來以後才哈哈大笑,“你大爺的,今晚上你得請客吃飯,你可把我嚇壞了。”

    “行。”

    方林方海也回來了,本來打算叫上他倆一起去吃個飯,他倆說晚上他倆還有餘興活動。上次他倆這麼說我記得是要約會來着。

    我和老三出了校門,我順便給王敬打了個電話。沒一會,她也出來了。

    我看着換回牛仔褲的她,開玩笑道,“還是這樣適合你。”

    “你等着,以後我要是再穿裙子給你看我就跟你姓。”

    完了,這回是生氣了。我真恨不得給自己個嘴巴,讓我欠。

    學校門口的小吃店是層出不窮,這家關門那家新開的。正巧,門口旁邊就有一家新開的麪館,裝修得就跟上個世紀的似的,牌匾還是木頭的。

    我們幾個進了屋,這屋裏也沒怎麼裝潢,連地磚都沒有。再配上長條板凳木頭桌子,一個燒柴火的大竈臺,倒也像那麼回事。

    老闆在竈臺前忙活,繫着圍裙套袖,頭上還帶着清朝時候那種小帽子。

    “老闆,三碗麪,再隨便來兩盤小菜!”老三大大咧咧攬過一條板凳。

    “好嘞!”

    “這老闆這一聲吆喝,還真有那味。”我小聲說道。但是這麼有特色的麪館,怎麼除了我們就沒什麼人啊?

    “哎呦,你們在這呢?”好巧不巧,付九邁進來了,兩步坐在老三旁邊,“老闆,來一碗麪!”

    我看着付九一點也不見外的樣子,“我說,你不是回去了麼?”

    付九神祕兮兮地說道,“哥哥跟你說,這家的面那是一絕,我都吃了記不清多久了。”

    話說着,老闆端着面和小菜過來了。見着糧食的老三是連話都不說,旋風筷子往嘴裏送,邊吃還邊誇。該說不說,還真不錯。

    吃完麪結了帳,我們幾個也沒着急走,和老闆聊聊天,這天都快半夜了,門口行人也沒了。

    付九早就不知道哪去了,這貨就是來蹭飯的。我們幾個見時候不早了,也該回去了。

    我們一腳邁進校門,我突然發現我腳底下有一張紙。“這誰啊,怎麼亂丟垃圾呢?”

    我撿起來想扔進垃圾桶,這上面只寫着兩個字,傳言。心裏納悶着,我這手就伸向了垃圾桶。沒想到迎面過來了兩個人,方林和方海。

    “我說,你們哥倆這是要幹嘛?”老三攔着他倆。

    方林見是我們,鬆了一口氣,“別提了,剛纔方海和一個妹子在操場正約會呢,後來妹子說去打個電話,那妹子就沒再回來。後來我們在椅子下面發現個紙條。”

    他把紙條遞給我,那紙條大小和我剛纔撿到的差不多,這上面也有兩個字,來找。

    “來找,傳言?”我念叨着。

    “老二你這泡妞不行啊?沒問問人家哪班的,叫什麼啊?”老三鄙視地看着方海。

    方海一臉可惜的表情,“別提了,我怎麼問那妹子從頭到尾也沒說她是哪班的,叫什麼。”

    我一心思看着手裏的紙條。這紙條拿在手裏有種特殊的感覺,很不舒服。

    “要說學校裏的傳說,不管是啥學校,十有八九就是什麼半夜鋼琴自己響,人體模型滿走廊跑之類的。”王敬湊過來看着紙條,“幸好咱們學校沒有模型,鋼琴也就那一架。再說,那都是假的,都是外國小說裏的。”

    “行了,大半夜的就別沒事找事了,十有八九是誰的惡作劇。回去睡覺,明天還上課呢。”我二話不說就把紙條扔進垃圾箱。

    “唉!你們看!那窗戶!”方林突然喊道。

    我心裏咯噔一下,轉過頭看着方林指着的教學樓三樓窗戶。

    所有的教學樓窗戶都拉着窗簾,唯獨那一個窗戶窗簾是拉開的。窗臺上似乎站着一個人。

    “這半夜的,誰溜進去了嚇唬人玩?”老三擼胳膊挽袖子就想去看看誰這麼閒得無聊。

    我們往前走了沒兩步,我們纔看清,那人不是站在窗臺上,是吊在窗臺上。那是個上吊的人啊!

    方林方海顫顫巍巍地指着窗戶,說話都不利索了,“就,就是她!和方海約會的就是她!”

    老三還有心思開玩笑,“老二啊,你把人家怎麼了?約完會就上吊了?”

    “別胡鬧。人命關天,趕緊去救人!”我擡腿就跑。沒跑兩步,我再一擡頭,那女孩不見了!

    我們幾個停下來面面相覷。她怎麼沒了?

    “老四,你說咱不會是碰見鬼了吧?”老三在我耳朵邊說道。

    “去你的。再說就你那眼睛能看的見嗎?”

    我話音剛落,我再看向那窗戶,什麼都沒有了。突然,一雙慘白的手拍在那窗戶玻璃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
    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