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一百四十九章 牆裏的娃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一百四十九章 牆裏的娃娃字體大小: A+
     

    我看着躺在涼水裏一動不動的老三,付九隨手把手裏的空桶扔在一邊,上去就輕輕踹了老三兩腳,老三一點反應都沒有。

    “我說,他不會死了吧?”說是這麼說,我走過去蹲下來用手指戳着老三的臉,還有體溫。

    沒等付九說話,老三突然爬起來,大口喘着氣,喘着喘着還打了個噴嚏。“阿嚏!我這怎麼回事?”

    他還打了個哆嗦,“我這做夢夢裏洗了個涼水澡,這怎麼還真就在這啊?”

    我無語地看着他,“九哥要是再晚來一會啊,你也就舉頭三尺了。”

    老三嘴角一抽,也不知道是嚇得還是冷的,“剛纔我做夢,有個女鬼找我一起洗澡,我尋思着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啊,我就和她一起洗了,但是這水洗着洗着就淹了我脖子了,我拼了命往上跑,後來澡堂居然起浪了,一個涼水澆我頭上,我就醒過來了。”

    我照着他腦袋給他一下,“合着我還耽誤你和女鬼親親我我了唄?”

    老三嘿嘿嘿地傻笑着,他也知道剛纔的事不妙。付九突然蹲下來看着老三,盯着他的雙眼,突然伸手在他腦門上彈了一個腦瓜崩。老三抱着頭直哎呦,付九突然把老三拉到一邊,蹲在老三原來的位置,衝着天花板擡頭找着什麼。

    “九哥你這是幹嘛?”我納悶道。

    付九指着我們對面的牆快到天花板的地方,“那裏有東西。”

    我連忙看過去,那一整面牆我都看了一遍,什麼都沒有啊,非要說有的話,那裏只有水珠。

    付九從懷裏掏出黃紙符,不慌不忙地疊了個紙飛機,對着飛機頭哈了一口氣,瞄準他原來指着的方向用力一扔,那紙飛機撞在那個地方居然發出一聲女人的怪叫!那怪叫聲像是從牆裏發出來的!那紙飛機居然插在那。

    付九一直盯着那裏,跟我倆說:“去,給我找把梯子!”

    老三聽話地就去了,但是我沒動。我問付九,“你不是鬼差嗎,這點本事都沒有?飛上去啊?”

    “去你大爺的,老子是鬼差,沒長翅膀怎麼飛?”付九擡手就要給我一胳膊肘。

    老三屁顛屁顛地扛着梯子回來了。之前學校施工,這梯子就在樓旁邊放着來着。老三把梯子搭在那牆邊,付九踩着梯子兩步就上到紙飛機那,拔出來紙飛機,繞着那塊牆磚畫了個圓,那塊磚居然掉了下來。那牆後面居然有個窟窿。付九把手伸進去,我和老三嚥着口水看着他。

    付九突然“哇呀”一叫,嚇得我倆趕緊喊道:“九哥你沒事吧?”

    付九壞笑兩聲,“沒事,我就是想嚇唬你們一下。”他嘴上說着,手從那個窟窿拿出來,手裏還抓着一個布娃娃。他從梯子上下來,看着手裏灰嗆嗆的娃娃,這娃娃滴溜圓的眼睛好像憤怒地盯着付九,從它眼角的地方居然開始往下滴血。

    老三哆嗦一下,“這玩意還真有點嚇人啊!”

    付九看着手裏的娃娃,“都說舉頭三尺有神明,這要是讓死去的幾個人知道這東西就是神明,他們估計得再氣個半死。”

    我腦子裏在想的是別的,那幾個死去的人又不是在同一個地方死的,總不會那麼巧,他們死的每個地方都有這麼個玩意吧?而且孟大爺的死也不是這娃娃的事啊?

    付九把手裏的娃娃翻過去,從懷裏掏出一把匕首,劃開那娃娃的後背。匕首尖扎下去,那娃娃發出一聲尖叫,我和老三趕緊捂上耳朵,那聲音太尖了。

    付九劃開娃娃之後用手指在娃娃裏挑來挑去,突然他挑出一張碎紙一樣的東西,那紙都泛黃了,看來是有年代了。他把娃娃扔在一點,只顧着看着手裏的碎紙。

    “這東西就靠着那碎紙?”老三踢着地上的布娃娃。

    付九看了半天,纔開口,“你還記得咱們在地上挖出來那個石碑嗎?”

    說着,他把那沒比大拇指大多少的碎紙在我眼前晃一晃,這碎紙上好像是什麼圖片,或者說是什麼照片。

    “你是說,這是那石碑上的照片的一部分?”

    付九點點頭,“那檔案盒爲了保險起見,我給放回車裏鎖起來了。你們跟我一起去,我總覺得這裏還有點不對勁。”

    我和老三巴不得趕緊離開這。我們倆跟着付九出了澡堂門,我走在最後,打算順手關上門。就在門快要關上的一瞬間,在門縫裏我看見一隻眼睛正正好好在盯着我!我冷汗都下來了,趕緊推門一看,什麼都沒有。

    “哎,看什麼呢?”付九催我道。

    再三確認沒有鬼影子之後,我再關上門,跟着付九去校門口,他的車就停在那。

    我們上了車才鬆了一口氣,這狹小的空間才覺得安心。付九拿起副駕駛上的檔案盒,捏起裏面的那照片碎片,比比劃劃地試圖拼在一起。我腦子裏想的是剛纔對上視線的眼睛,還有攔着老三之前那抱着自己頭的男鬼。

    就兩塊碎片,我和老三也幫不上什麼忙。我倆靠在座椅上閉目養神。突然付九大嚎一聲,趴在方向盤上不動了。

    老三無語道,“九哥,嚇唬我倆一次就行了,第二次我倆不上當了。”

    付九一句話都沒說。

    坐在他正後面的我輕輕敲了敲他的座椅,他還是沒動靜。

    “九哥,再這麼玩我可生氣了啊!”我伸手就抓他領子想讓他別鬧了,我抓着他的領子往後一拉,他就跟死了一樣,軟踏踏地倚在靠背上!雙眼睜得老大,兩行血淚從他眼睛裏流出來,雙手還死死捏着那兩片碎片。

    老三被他的樣子嚇了一跳,“我說,九哥你不用裝的這麼真吧?”

    我伸手在他鼻子前探探鼻息,我突然問老三,“你說,鬼差本來有呼吸麼?”

    “有吧?”

    但是他現在怎麼沒氣了?看起來不像是裝的啊?我搖晃着他,“九哥你醒醒,別胡鬧了!”

    他還是沒動。我着急地掏出電話,剛想打120,轉念一想,救護車能救鬼差麼?那我打給誰?

    這時候我的電話突然自己響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
    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