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一百四十六章 舉頭三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一百四十六章 舉頭三尺字體大小: A+
     

    我和王敬看着這玻璃上的血字,奇怪的是我倆都沒覺得有多害怕。

    習慣了這種事的我們纔是最可怕的。

    我下意識地用手指抹了一下那流下來的血,湊到鼻子前一聞。王敬趕緊用毛巾要擦掉我手指上的血,“你不要命了?就不怕這血有古怪?”

    全是霧氣的玻璃上突然出現血字,按道理來說的確要小心,但是我再熟悉孟大爺不過。

    “放心吧。”我聞着這血的酸味,“這不是血,是番茄醬。孟大爺這人生前最怕的就是血,成了鬼也不敢這麼玩。”

    話雖然這麼說,但是孟大爺到底是想要我們逃什麼?

    我拿着本來就打算換掉的毛巾擦着這字,省的被別人看見引起不必要的恐慌。正巧,方林方海還有老三都洗好了穿好衣服出來了。

    “呦,老四你閒的沒事擦玻璃呢?”老三甩着頭髮的水走過來。

    我瞥了他一眼,沒兩下就把字擦花了,“我建議你多甩甩,把腦子裏的水都甩出去。”

    眼看着收拾得差不多了,時候不早我們也該回去了。我們剛出了澡堂的大門,就聽不遠的地方一個大嗓門衝我們嚷嚷。

    “唉唉唉,你們都哪班的?不都說了這澡堂封閉了嗎?怎麼不聽話?誰給你們放的水?”

    這人正是學校的高年級教導主任,我們都叫他老張,雖然不煩他,但是也沒什麼好感。

    老張手裏拿着檔案盒,不知道里面裝什麼東西,他看着我們幾個,“你們不是那幾個請假的麼?回來就不知道問問學校發生什麼事?”

    一通數落,我們也沒當回事,老三都直打哈欠。

    “下次注意啊!”

    聽見這話簡直是如蒙大赦,洗完澡最想的就是好好睡個覺。

    我和老張擦肩而過的時候,他手裏的檔案盒突然一個沒拿住,掉在地上。我還希望掉下來的時候能自己打開呢,是我想多了。

    沒等我幫他撿起來,他自己立馬彎腰去撿。我也沒管他,還是去追老三他們。

    我偶爾回頭看了一眼,老張他拿着檔案盒並沒有去別的地方,反倒是直接去了澡堂。

    老三搭着我的肩膀也回頭看見了,“嘿,這老頭,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啊!”

    不過之前聽老張的意思,好像是學校在孟大爺死了以後就封閉了澡堂,但是方林方海爲什麼不跟我說,反倒帶我們去了?而且要是真封閉了,那爲什麼池子裏會有熱水?

    方林有點臉上掛不住了,小聲說道,“其實我也知道澡堂封閉了,但是今天上午的時候我就看見澡堂又開了,還有學生洗澡呢,我以爲沒事了。”

    “算了算了,管他那麼多,不過洗的乾乾淨淨就算挨頓罵也值了。”老三傻笑着。

    王敬慢悠悠地走在後面,咬着指甲像是在想什麼。我也放慢腳步和她走在一起,“你那指甲再咬就禿了。”

    王敬白了我一眼,“沒個正形。說正經的,從剛纔開始我右眼皮就跳,可能孟大爺真是來報信讓我們注意的。”

    我鬼迷心竅地摸着她的髮梢,也不知道用的什麼牌子的洗髮水,“想那麼多也沒用。咱們這麼多次都過來了,每次想跑也從來沒跑掉過啊,兵來將擋唄。”

    王敬突然打掉我的手,臉上也輕鬆了點,“就你理多。”

    我們和王敬在路口分開了,她回她的,我們回我們的。一進宿舍屋我們齊刷刷地奔着牀就去了,睡了個天昏地暗。

    第二天還是宿舍樓裏吵個沒完把我們幾個吵醒的。我迷迷糊糊地喊了一句,“外面的你們吵什麼呢?”

    沒人搭理我,我手機倒是響了。我擡眼皮一看,王敬打來的。

    “喂?”

    “別睡了,出事了。你快來澡堂這。”

    沒等說完,王敬就掛了電話。老三也被吵醒了,“老四,怎麼了?”

    “剛纔敬姐打電話過來,她說出事了,聽起來還挺急的。我去看看就回來。”我穿好衣服就要出去,老三生怕我把他落下,衣服穿的飛快。

    我和老三來到澡堂門口的時候這裏已經圍了不少人,學生們嘰嘰喳喳的我也沒聽清到底怎麼回事。不過門口站着一個熟人,攔着學生們不讓他們進去,正是不知道用什麼法子成了老師的付九。

    付九突然給了我一個眼神,我就覺得有人抓着我的手腕。我一看,王敬從眼前的人堆裏鑽出來,拉着我就往外走,找了個沒人的地方。

    “給!”王敬給了我和老三一人一個黃紙符,“隱身符,貼在腦門我們溜進去。”

    我和老三聽話地沾了點口水,把黃紙符貼在腦門,別說,我還真看不見他倆了。

    我們順着牆根就溜到澡堂門口,付九一開門我們就鑽了進去,付九把門關好也進來了。

    一進來我就聞到一股血腥味。

    付九看着我們,突然就笑了,“你們幾個,還真是說什麼就信什麼啊?你們看看你們跟三個清朝殭屍似的!”

    我們幾個摘下黃紙符,還沒來得及罵他,一股細小的血流到我腳邊,那血流是從最裏面的淋浴間流出來的,我還聽得見蓮蓬頭的出水聲,淋浴間的門還半掩着。

    “進去看看吧,不過先做好心理準備。”付九也不再笑嘻嘻的,輕輕一推門,他先走進去了。

    我們跟在他後面,沒兩步眼前就是淋浴間的門了。我的心跳得越來越快。

    “準備好了麼?”付九的手快碰到門了,他只問了一聲,突然一推門!

    一股強烈的血腥味都快把我薰得吐了!

    我們眼前背對着我們跪着一個人,雙手高舉着自己的頭!沒錯,就是雙手高舉着,頭和脖子不是被利刃切開的,更像是就這麼用力用雙手往上舉,硬生生的扯斷的!鮮血噴了一天花板,淋浴還開着,血也沒凝固,還在往下滴!

    這人不就是昨晚上訓斥我們的老張嗎?

    老三捂着嘴強忍着嘔吐感,付九看了半天才從嘴裏蹦出幾個字,“這還真是,舉頭三尺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
    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