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夜晚變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夜晚變故字體大小: A+
     

    眼前這土包里居然有另一隻鞋。這土包之下的正主,十有八九就是那晚上見過的女鬼。

    耿二狗把鞋揣進懷裏,就要再刨這土包。沒等他動手,耿大柱的喊聲離我們越來越近,“二狗!你在這吧?”

    耿二狗一臉可惜了的表情,蹦蹦跳跳往外走。我們幾個對視一眼,只好先回去再作打算。

    耿大柱氣喘吁吁地跑過來,拉着耿二狗就往外面走,“都說了多少次了,你不能過來!”耿大柱見我們一個都沒少,也放了心。離開這墳堆之前,我掃了一眼其他的土包,離着不遠的土包似乎有被挖開的樣子,那是不是就是耿二狗拿那個首飾盒子的墳?

    我們跟着耿大柱回了他家。進了屋子就發現這桌子上擺了幾道菜,基本都是素材,只有一盤炒肉片。

    耿二狗拿着湊成一對的鞋進了耿大柱睡覺的屋子。

    “不好意思啊,讓你們跟着去了那麼晦氣的地方。”耿大柱一個勁道歉,還給我們都盛了一大碗飯。

    老三看見糧食就跟看見親人似的,伸筷子就盯着那盤肉夾去,挨着他坐的付九在桌子下頭踹了他一腳,“真不好意思,讓村長破費了,其實我們都是吃素主義者,這肉雖然香,但是我們無福享受了。”

    他也是說給我們三個聽的,別吃那肉。他都這麼說了,我們也只好聽話。

    我們一邊吃着飯一邊和耿大柱聊天,明裏暗裏想知道知道剛纔看見的是不是亂葬崗,他卻一直裝傻,避開和墳啊葬啊有關的話。

    “村長,咱們來的時候恰好碰見的那個趕屍人,能不能讓我們見見?”付九說道。

    耿大柱也發現了不對勁,“你說你們咋一直對那些感興趣哩?”

    “我們是寫恐怖小說的,就對這些特別感興趣。”王敬打着圓場。

    耿大柱似乎是相信了,放下筷子嘬着牙花子,“哎呀,這還真是不巧,那趕屍師傅向來不喜歡見生人,而且今天上午他去離着耿家村五十多裏地的村子去給人看風水去了。”

    “這師傅會的還不少啊?”老三忍着,想吃肉又不敢吃,只好說話來轉移注意力。

    “他是我們這十里八鄉有名的風水師傅,厲害得很呢。”

    “但是他也沒救得了你兄弟耿二狗。”付九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耿大柱也沒太在意,“今天他還跟我說了,二狗的病今天是最後的期限了,今晚上他得和那種東西結婚,才能救他。”

    我驚得筷子都差點掉地上。他的意思在明顯不過,就是要耿二狗結冥婚。這也理解了今天二狗爲什麼會去刨墳裏的首飾盒子。

    “離着村子不遠的地方那座廟,就是你去找耿二狗那個,那廟裏本來供的是哪路的神佛啊?”

    “那廟啊,供得不是神也不是佛,是一條成了精的長蟲。村子裏從很早之前就流傳下來,這耿家村在很久之前就發過一場大水,村子差點就淹了,多虧一條成了精的長蟲,救了整個耿家村。那時候的村長爲了報答,就蓋了廟,來供那長蟲。後來破四舊,那廟也拆了。”

    “長蟲?長蟲成精我就知道白娘子。”老三嘴裏沒個把門的。我趕緊踹了他一腳讓他別胡說。

    老年間都說,胡柳白黃灰最容易成精。這柳,就是蛇,也就是長蟲。

    “娃娃你還別不信,這地方連趕屍人都有,有妖精也不是不可能。”耿大柱放下了筷子。

    我們也吃好了,唯獨沒動中間那盤肉。耿二狗從屋子裏出來,看見桌子上的肉,二話不說就跑過來,端起那盤子肉就往外跑。奇怪的是耿大柱他也不追。

    “你就不怕他跑丟了?”我問他。

    “他丟不了。他就這習慣,有點剩菜就去給不知道誰家的孤墳野墓上個供。完事就回來了。”

    耿大柱端着空盤子就回廚房,我和王敬還有老三打算再去那個亂葬崗看看,付九突然攔着我們。

    “不用去了,要找的東西不在那。”付九掏出一張黃紙符,“這是二老闆給我的,說是接近那東西的時候這符就會發光。”

    孃的,有這好東西不早點拿出來,還用得着我們到處去找?

    心裏抱怨歸抱怨,我問道,“到現在我還不知道我們要找什麼呢。”

    付九奇怪地看了我一眼,想了一會才說,“要找的東西是屍丹的一種。”

    “屎蛋?還用來這麼遠找?要現做的我就行啊!”老三這貨也不知道什麼叫乾淨埋汰。

    “我呸!你丫能不能正經點?是屍丹不是那啥!”我罵道。

    “有時間我們還得去一趟那座廟。那裏我總感覺藏着什麼東西。還有,這個人也有點不對勁。”付九指着廚房,“當初那被褥就是他拿過來的,他從哪拿過來的還不知道。直覺告訴我,這人不像看上去那麼老實。”

    付九突然閉着眼睛掐着手指,就跟算命先生似的,過了一會才睜眼,“行了,下午先休息。晚上會有點麻煩。”

    看得我是一愣一愣的,“九哥你行啊,算卦也會?”

    “不知道。腦子裏突然就有這種想法。可能我死之前是個算命先生。”

    看來他被冥王抽走的不只是感情,還有記憶。

    既然他這麼說了,我們也只好聽他的。回了我們屋裏,關門躺在炕上休息睡覺。

    直到耿大柱來敲門的時候我們才醒過來。我揉着眼睛開門,這外面都黑天了。

    “那個啥,晚上你們不管聽見什麼動靜都別出來。”

    之前他說過,今晚上耿二狗要結冥婚保命。

    其實我想說這套路我熟來着。

    我表面上應付一聲就關上門,他們幾個也醒了。老三還打着哈欠,王敬雖然醒了,但是臉色不太好,面如金紙。

    “敬姐你沒事吧?”

    王敬捂着心口,額頭上有點細微的汗珠,嘴上還逞強,“我沒事。”

    付九看了一眼王敬,伸手摸着她腦門,“有點燙,但是不礙事。”

    活死人也會感冒的嗎?

    屋外的院子裏開始鬧騰起來,耿二狗殺豬一樣的嚎叫,耿大柱嚴厲地訓斥聲。

    以及隱隱約約,聽得不太清楚的嗩吶聲。

    我想透過窗子看看是發生了什麼,就在我眼前的窗臺上,整整齊齊地擺着那雙三寸金蓮。



    上一頁 ←    → 下一頁

    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
    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