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一百三十五章 耿家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一百三十五章 耿家村字體大小: A+
     

    我們四個被司機趕下了車,都不知道因爲什麼聽見耿家村的名字就連生意都不做了。

    “這耿家村有什麼名堂?”我問付九。

    付九看了一眼天上的月亮,這一天一夜的火車坐過來還真是讓人有些困,“湘西自古以來就被稱作趕屍人的聖地。這地方有奇術,能養屍,能趕屍,最初的目的其實是爲了那些客死他鄉的可憐人能夠回到自己家鄉安葬。但是後來就被人傳作邪術。據說耿家村到現在都流傳着養屍趕屍的古術。所以一般人不敢去,特別是這種晚上。”

    我看了一眼周圍,剛纔被那個司機大嗓門一喊,都不敢讓我們上車,車門都關的緊緊的。周圍也沒有什麼旅店飯館,這一晚上總不會要露宿街頭吧?這地方就連路燈也沒有多少,那燈泡昏昏暗暗的,要說這地方能碰見鬼我都不覺得意外。

    離我們不遠的地方響起一聲老牛的哞叫,鈴鐺和鞭子聲也摻雜其中,還有吱呀呀的輪子壓着地上的沙土的聲音,一老漢駕着牛車從那邊趕過來。這老漢黝黑的皮膚在這昏暗的燈光下都快看不見了,潔白的牙齒和眼白襯得更顯眼。這老漢駕着牛車在我們面前停下了,“幾位是要去耿家村?”

    “你誰啊?”付九皺着眉頭上下打量着老漢。

    要是平常我可能覺得這是瞌睡的時候有人遞枕頭,但是多次的經驗告訴我,這枕頭下面十有八九是有釘子。

    老漢嘿嘿一笑,“你們幾個膽子是不小,大半夜的敢去耿家村。那些個司機都不敢去,這個時候只有我和這老牛敢去。”

    付九翻身就上了牛車,說是牛車就是牛拉着一輛什麼都沒有的板車。“都上來趕路了。”

    我壓低聲音問他,“你就不怕這大晚上的有什麼意外?”

    付九看了看我,指着電線杆子,“我,付九,我什麼身份啊,總不能讓我大晚上露宿街頭吧?”

    我執拗不過,王敬和老三也上了車,我也只好跟着上去。

    “坐穩了!”老漢一甩鞭子,老牛順着小道緩緩走去。

    我也累了,躺在板車上看着天上的星星。幸好這板車也夠大,我和老三還有付九都躺着都沒什麼問題,只有王敬還坐着,微微閉着眼睛。

    “幾位是外地人吧?去耿家村是找親戚啊,還是找什麼東西啊?”

    我聽着這老漢似乎話裏有話。

    付九搭着茬,“老鄉,你也是耿家村的?”

    “是啊,我是耿家村的村長,耿大柱。”

    “不瞞你說,我們去耿家村是聽說耿家村有點稀奇古怪的事,我們就去看看。”

    “哦,這樣啊。”耿大柱一甩鞭子打在老牛身上,“各位要是沒地方住可以先住在我家,老漢我就一人,家裏有老婆孩子走之前的空房,夠你們住的了。”

    沒等我們回話,我就聽這小路邊的林子裏似乎也有鈴鐺的響聲。我問道,“村長,這麼晚了還趕路的除了村長還有別人嗎?”

    “啊?”耿大柱被我問得一愣,“沒有啊,怎麼了?”

    “那我怎麼聽見好像有別的鈴鐺的聲音?”我仔細聽着,想找到是哪裏來的聲音。

    “壞了,忘了跟你們說了!趕緊把耳朵捂上!閉眼睛!”耿大柱說完,就拉住繮繩讓老牛不動,自己捂着耳朵閉着眼睛。

    我們見他這麼慌張,也趕緊學他。這到底是發生什麼了?

    好奇讓我想看看到底是怎麼了,我悄悄眯縫起眼睛,能隱隱約約看見外面,沒想到一隻手突然捂住我的眼睛。鈴鐺的聲音越來越近,就算捂住耳朵還是能聽得見。一聲聲悠揚的喊聲漸漸鑽進我的耳朵。

    “湘西趕屍,生人迴避!”

    眼前可能就是趕屍的現場,但是我看不見。臉上似乎被什麼飄過來的東西糊住了。

    聲音越來越遠,耿大柱才鬆了口氣,“行了,可以睜眼睛了。”

    我睜開眼睛,一抓自己臉上,兩三張紙銅錢就貼在我臉上。我就跟觸電一樣把紙錢扔在一邊。

    “別害怕,這是趕屍人在趕屍,爲了讓死去的人能回到他該回去的地方。”耿大柱繼續駕着牛車前進。

    原來付九之前說的湘西趕屍剛剛我們經歷了一次現場版。付九看了我一眼:“你小子膽子夠大啊,人家不讓幹什麼你就幹什麼,要不是我感覺你小子會偷看捂住你眼睛,沒準你就怎麼樣了呢。”

    沒過一會,我們眼前就能借着月光看見眼前有一座村莊。村裏沒有一點燈亮,畢竟都半夜了。耿大柱沒讓我們下車,直接載着我們進了一家不小的院子。

    “下來吧,這就是我家,門沒鎖,你們先進去坐一會,我去拴好牛就給你們找被褥。”

    我們四個下了板車,耿大柱牽着牛出了院子,我們先進屋等着。這屋子還真不小,也有幾間屋子,看起來也是閒着的。 WWW¸тTk án¸C〇

    我們沒敢自作主張,只好坐在這大廳的桌子邊,也不客氣,倒了幾杯水自己喝起來。

    “哎呦,這一路上就因爲渴得我都沒多說話。”老三喝了一口水就跟活過來似的。這一路上還真沒聽他廢話總感覺少了點什麼。

    王敬的表情倒是有點不自然,“實話實說,從進這村子開始,我就覺得不舒服。”

    “那也沒辦法。等我們找到了二老闆讓我們找到的東西我們就趕緊離開。這地方我也感覺不太對勁。”

    沒等我們多說一會,耿大柱推門進來了,還抱着被褥。

    他這是從哪拿來的?

    耿大柱進進出出地把被褥放進其他屋子,都放好了纔對我們說,“可以了,你們要是餓我就去給你們做點吃的,要是困了就直接睡覺,把這當自己家,有什麼事就叫我,我就在你們對過。”

    我們幾個小聲商量着,這有兩間屋子該怎麼睡,付九說道:“算了,別分了,一起睡吧。反正也不脫衣服,怕什麼的。”

    我明白他的意思,如果有什麼事,我們在一起也照應得過來,小心一點總是好的。

    我們挑了離門最近的屋子,和耿大柱說了一聲以後就關上了屋門。仔細檢查沒什麼特別的之後我們開始鋪褥子。我趴在炕上鋪平褥子,就這麼鋪着鋪着,我就覺得我好像摸到了什麼黏黏糊糊的東西。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
    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