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一百三十二章 酒壯慫人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一百三十二章 酒壯慫人膽字體大小: A+
     

    我手裏拿着用來挑蓋頭的挑子不知道該怎麼辦,這女鬼倒是坐的端莊。

    一旁的油燈跳動着火苗,窗戶也沒開着,不知道哪來的風像是要把火苗吹滅。

    “那個,大姐啊,我也不知道你是誰,有什麼來路,要不你說句話,咱好聊聊啊?”我壯着膽子說道。這女鬼也不說話,一動不動的。我伸手小心地碰了碰她露在外面的手,冷冰冰的,這不是鬼,就像是一具屍體。

    這可能是王敬的屍體?

    我用挑子就要去挑她的蓋頭,沒等我動手,油燈滅了。

    我胡亂地摸着桌子上,剛纔我記得這裏有火柴來着。我摸了半天,什麼都沒摸到。我又摸摸口袋裏我打火機哪去了,我忘了我現在這一身不是我的衣服。

    這油燈突然又亮了。這次的火苗很平穩,似乎周圍也沒有風了。

    怪事天天有,現在我已經見怪不怪了。

    我看着似乎一動沒動的我這新娘子,學着老三捏着嗓子:“今兒個爺就要看看我這個新娘子是個什麼球樣!”我拿着挑子一挑,沒想到她居然動了!

    慘白的手抓着我手裏的挑子的另一頭,似是不願意讓我掀起蓋頭。我和她就這麼僵持着,這要是在平時要我怎麼陪着她玩都成,問題是現在,那老太太答應我救王敬的事我還沒看見八字另外一撇。

    我下意識鬆開手,沒想到她也鬆開了,挑子掉在地上咣郎朗直響,本來安安靜靜的屋子,這響聲倒是猶如驚雷。沒一會,屋子又恢復了安靜。

    我離着她有一段距離坐在炕邊,小聲說道:“上一次我是心不甘情不願地娶了阿雪,沒想到這次我可能是要再娶一個啞巴鬼。我這命也是夠慘的,但是敬姐她的命比我還慘,爲了我這麼一個人,她居然連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她不會說話,我也不知道接下來怎麼辦,就拿她當我的聽衆好了。我掃了一眼桌子上,有一個老式的小酒壺,還有兩個小酒盅。我走過去拿起酒壺,隨手倒了兩杯,沒想到倒出來的還真是酒。我把一個酒盅放在她身邊,自己喝了一盅,就像是喝了足夠燙的液體,辣嗓子,還直奔胃裏去了。這小酒盅喝的也不過癮,乾脆直接拿起酒壺就往嘴裏倒。這白酒我還真是欣賞不來,但是酒壯慫人膽啊。

    “敬姐她很好看,別看她平時冷冰冰的,但是她對我很好,爲了我是流過血也流過淚,還因爲很多麻煩的事差點丟了性命。最早的時候,就在我要娶阿雪的時候,那天晚上她就在我面前死了一次,沒想到第二天她又活過來了。你說,我這迷迷糊糊睡了一覺以後,她會不會再跟我說,她回來了?”

    我也不管她聽不聽得懂,我只顧喝我的。我仰頭喝了一口,餘光瞄了一眼她旁邊的酒盅,空了。我心想這還真是會動的啊!我又給她倒了一盅,我已經覺得有點上頭了。

    “就在之前不久,我還和她吵了一架。我怕她跟着我捲進危險,她怕我多管閒事不顧自己的命,我們就吵了起來。我還沒等跟她道歉呢,她就死了。”我眼角有些溼潤,藉着仰頭喝酒的工夫擦了一下眼淚。等我再看向她的時候,她坐在桌子邊,手裏拿着那酒盅。慢悠悠地伸出纖細的手指沾着酒盅裏的酒,刷刷點點在桌子上寫着什麼,我藉着酒勁湊上去看。

    你後悔嗎?

    “我當然後悔。我爲什麼不聽她的老老實實待着,非得去救別人?我更後悔爲什麼從一開始就把她捲進來。”

    她又在桌子上寫着,我還納悶,這酒怎麼幹沾也不見底啊?

    她後悔嗎?

    “我以前也問過她,她說她不後悔。但是我心裏不好受啊,我有難她替我扛着,我什麼都做不了。我沒用,還總把自己當做救世主。”

    你愛她嗎?

    我不知道怎麼回答。沒有她我活不下去。就算有天大的危險,我也能想辦法活着,但是沒有了她,我連活着都不想活。這可能就是愛?我不知道。

    她見我不說話,又伸手敲了敲桌子。這是非讓我回答不可?

    我灌了一口酒,“我愛她。那又怎麼樣?我沒保護好她,反倒是她一直到死都在保護我。”

    我只覺得我的頭暈的厲害,這是什麼酒啊,感覺這麼烈。還是說我喝的有點多?我搖搖晃晃離開桌子,奔着炕兩步就趴到炕上。現在我也沒工夫瞎想,大腦已經快轉不動了。

    我四仰八叉地躺在炕上,也不管眼前明明還坐着一個女鬼或者說是女屍。她現在就算吃了我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頭疼。翻來覆去想睡也睡不着。我想換個姿勢,沒想到我就這麼稍微一轉身,這位大姐居然枕着我的胳膊,就躺在我的面前,頭上的蓋頭還沒掀下去。你能想象得到,當你翻個身想睡覺的時候突然有女鬼枕着你胳膊是什麼感受麼?

    我一動也不敢動,翻身翻到一半又翻了回去。另外一隻手胡亂地在炕上摸着,感覺好像摸到了什麼東西,細細長長的。我把它拿在手裏,說是項鍊但是沒這麼短的項鍊,而且看着有點眼熟。

    這不就是我第一次見到王敬的時候她腳腕的地方戴的銀鏈嗎?我緊緊握着銀鏈,頭疼得厲害,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我是聽到屋外頭有響動我才醒的。我一直保持着四仰八叉的樣子睡到了天亮。本來枕着我胳膊的新娘子這時候跪坐在我身上。這是來的哪一齣?

    我迷迷糊糊連眼睛都沒睜開,就想着我一定要掀開看看這是哪路的鬼。還沒等我碰到她的蓋頭,她居然開口了。

    “我等了你一晚上。”

    銀鈴一般的聲音掩藏着一些不容易察覺的激動,在我聽來簡直就是晴天霹靂!

    “你,”我一開口給我自己嚇了一跳,我嗓子都啞了,“你是,敬姐?”

    我顫抖着手慢慢摸向了她的蓋頭,捏住一角,咬着嘴脣往下一拽,王敬雖然臉上還是有些慘白,但是好歹有了一點血色。

    我愣住了,還躺着的我現在被她壓着我也起不了身,我扭過頭看了一眼我的手,然後給了自己一巴掌。

    “你幹嘛?”她有些好笑地看着我,新娘子打扮得她這時候看起來格外動人。

    她摸着我打我自己的臉,我握着她的手,還是一點溫度都沒有,但是這的確是她。

    “你回來了?”我忍着哭腔,生怕這是一場夢。

    她點點頭,“我等不及下輩子,就現在回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