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又兩條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又兩條命字體大小: A+
     

    “九哥,救我啊!”我哀嚎着,王敬拉着我就要出去。付九拿着花笑嘻嘻地看着我,他也不說來幫忙。

    我認命了。王敬帶我出了醫院,找了個一時半會都沒人的住院樓角落,“說吧,許薇怎麼回來了,而且你沒和我說。之前你說的給你東西的人就是她?”

    “敬姐啊,你看,這不是沒事麼,咱就這麼算了唄?”我試圖糊弄過去,沒等我說下句我就看見王敬要殺人的眼神。

    老實交代,坦白從寬。

    我把之前交易的事都和她說了,我還以爲她肯定會給我一巴掌讓我清醒清醒,但是她只是想着自己的事。

    “敬姐?你怎麼了?”我看着皺着眉頭想着事的王敬小聲問道。生怕聲音大了再惹她不高興。

    王敬想了一會才嘆口氣:“算了。她的事先不管。現在方林方海也活過來了,恢復也是時間問題。目前最重要的是那邪門的座鐘,還有你說的黑影。那女主播的死可能跟其中一樣或者全部有關。”

    說是這麼說,我們一點線索都沒有。

    我和王敬回了方林方海的病房,老三正坐在門口閉着眼睛迷糊着快睡着了。

    我小聲走到他身邊捏着嗓子:“這位先生,您要吃點什麼?”

    老三眼睛都沒睜:“油燜大蝦。”

    “我看你像油燜大蝦。”我給他一個腦瓜崩,他捂着腦門睜眼看着我嘟囔着抱怨。

    付九從不遠處的病房出來了,手裏的花也沒了。一般看病也不會選玫瑰花啊,這是唱的哪一齣?

    付九走過來一屁股坐在老三旁邊的空椅子,“小夥子們,你們老哥我的第二春要來啦!”

    “我們都快煩死了,你還有心思談戀愛啊?”王敬今天很不高興。

    付九一歪頭,“怎麼着,哥看你倆這膩膩歪歪的羨慕,不行嗎?再說,那座鐘的事還不是時候,那女人死的時候出現的東西還會再出來,只顧着過去,沒什麼用。”

    看來他都知道了。

    沒等我們問他是什麼意思,從付九出來的那個病房裏一個小護士推車出來了,推車上還有那束花。她看了付九一眼,嬌羞着快速走開了。

    “看見沒,這就是哥的人格魅力。”付九得意地翹着腿,抖了兩下,突然站起來奔着那護士的方向走了。

    老三不知道,我和王敬心裏都不知道罵付九多少遍了,還盤算着讓阿雪扣他工資來着。

    醫院裏也沒我們什麼事了,方林方海有他爸照顧着,沒個十天半個月的是出不來了。我們三個出了醫院,那消毒水的味道聞多了真是讓人受不了。

    剛出醫院,我們就聽見警車的警笛聲。兩輛警車從我們面前經過,去的方向好像還是那死了的女主播的別墅。

    到底是什麼樣的鬼,會勾引得人割了舌頭,還隔着屏幕把人的魂勾了去?

    “不對勁,要是勘察現場不至於響警笛。我有種預感,那裏出事了。”

    王敬想回去看看,我覺得還是少給自己添麻煩的好,沒想到老三一臉想湊熱鬧的興奮表情。

    沒辦法,我擰不過她倆。

    我們走回那別墅,離着老遠我們就發現警車還真停在那。我心頭噔噔噔地跳得很厲害。離別墅越來越近,突然有人拍我肩膀。老三和王敬在我前面,那我身後是誰?

    我沒敢回頭,我身後的人笑了,“看你這膽子,可不像是當初和我作對時候了。”

    許薇也撐着一把黑傘,傘下只有她自己。她從口袋裏遞給我一個小瓶子,“我用了法術,這裏的液體抹一滴在身上就能隱身一段時間。有警察在你們不容易進去的。”

    我下意識接過瓶子,許薇突然消失了。王敬回頭看着我,“你怎麼了,手裏的瓶子是什麼?”

    我把剛纔許薇的話說了一遍,王敬還是不信任許薇,老三倒是來了精神:“兄弟我先來試試。”他在手上抹了一滴,他居然真的消失了,“老四,你能看見我嗎?”

    看來是真的。我也抹了一點,王敬半信半疑也抹了。我們特地在一個警察面前試了試,站在他面前有一會,他真沒發現。

    我們三個悄悄越過了警戒線,隔着別墅的玻璃往裏看到底發生了什麼。窗戶被窗簾擋着,什麼也沒看見。

    我們三個趁着門還開着,反正他們也看不見我們,進了別墅,眼前的一幕驚得我差點叫出聲!

    那座鐘前齊刷刷地跪着兩個死人,一男一女,女的手裏握着刀,割掉了自己的舌頭,那半截舌頭就放在座鐘上!那男的頭破血流,像是磕頭活活磕死的,也沒了呼吸。

    這座鐘實在太邪門了。

    警察把屍體帶走了,我們覺得應該再看看有沒有什麼線索。這女人和那個女主播死的一樣,會不會有什麼關聯?

    我們三個一直待到警察都離開,鎖上了門。老三想去看看那座鐘正臉到底有什麼魔力,又害怕和他們下場一樣。

    王敬看着屋子裏,小聲說道:“這回死去的女人,我怎麼感覺有點眼熟?”

    她這麼一說我還真覺得有點眼熟,就是想不起來在哪見過。

    老三踢着地上不知道哪來的碎木塊,“要說眼熟,我怎麼覺得那女人和醫院裏那護士挺像的?”

    “哪個護士啊?”我還納悶呢。

    “就是九哥勾搭的那個!”

    老三一說我就想起來了,那女人看上去和那護士很像!沒準有什麼血緣關係呢!

    二樓突然一聲關門的聲音,緊接着就傳來衝馬桶的水聲。我和王敬心頭一驚,對視一眼趕緊上樓。所有的房間都開着門,只有衛生間的門關着。

    我掏出匕首防備着,一步一步接近洗手間。裏面傳來嘩啦啦的水流聲,像是在洗手。

    剛纔警察還在,爲什麼沒發現這裏有人?要說是鬼,誰家鬼會用馬桶還洗手?

    我剛要擰門把手,門突然從裏面來了。我心都到嗓子眼了,只要對面有點動作我就打算來個大開膛。

    門開了。

    “哎呀,我也沒吃啥,怎麼就吃壞肚子了?”付九摸着褲腰帶從裏面走出來。他看着我拿着匕首,假裝嚴厲,“胡鬧什麼呢,這東西可不是鬧着玩的,趕緊收起來。”

    我收起匕首,“你怎麼在這?”

    付九看了一圈周圍,“讓它跑了。”

    “誰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
    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