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一百一十八章 這是河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一百一十八章 這是河漂?字體大小: A+
     

    眼看着陳佳要被水草勒死,老金瘋了一樣撕扯着她脖子上的水草,撕掉了一層又一層,一點也不見個底,她身上的水印越來越大,就和整個人掉進水裏一樣。

    王敬兩步竄過去,眼看着陳佳臉色憋的通紅,左右看了一圈,狠下心把手指往嘴裏一送,咬出血來,滴在陳佳身上。這滴血下去,水草開始枯萎,陳佳貪婪地大口喘着氣。

    “沒事了。”見陳佳漸漸緩過來,王敬也鬆了一口氣。剛纔着急可能咬的勁大了,血3還在流。我跑過去尋思過去幫她包紮一下,左掏右掏沒掏出創可貼,我就根本沒帶過那玩意。

    王敬看了我一眼,伸手把還在我頭上貼着的黃符紙摘下來,擦了擦血,“還帶着這東西,學殭屍啊?”

    她把擦過血的黃符紙扔在一邊,掏出創可貼貼好。

    老金扶着陳佳坐在牀上,一個勁地問有沒有事,就跟是他親閨女似的。我記得老金沒結婚來着。

    老金見陳佳沒事了,也放下心來,看着我們:“你們怎麼跟過來了?而且你們怎麼知道處理那東西?”

    我踢着地上枯萎的水草,老三伸手就要撿,我趕緊攔着他:“你幹嘛?”

    “這是好東西啊,熗熟再涼拌。”老三口水都要下來了。我實在是拿他沒辦法。

    王敬看了一眼水草:“這又不是海帶。再說這東西有一股屍臭味,你吃的下去?”

    老金坐不住了,站起來警惕地看着我們:“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你還是先告訴我們陳佳是怎麼回事得好,要不然她躲得了初一躲不過十五。”王敬看着有些顫抖的陳佳,她頭髮還帶着水珠。

    老金一屁股坐在牀邊,嘆了一口氣:“唉,這孩子命苦啊。十五年前我在河邊撿到她,看她可憐就接回了家。她說她本來住在孤兒院,結果孤兒院的人都走光了,我就一直養着她。”

    十五年前,和我們經歷的一樣。陳佳就是那個被徐凌雪奪走眼睛的小女孩。原來阿雪說收養她的人是老金。

    “那爲什麼會有東西要她的命?”我沒想明白,到底是什麼會和她有瓜葛,這姑娘文文靜靜不像是會惹事。

    “上個星期開始,她就想去孤兒院看看。那孤兒院十多年來就沒人了,都嫌它不乾淨,沒人敢去。三天前她去了一趟,晚上一直也沒回來,我去找她,她就在孤兒院門前的那條河邊暈倒了。我接她回來,從那天開始每天晚上都會有東西敲門,我推門一看,都是水草。我特地求了當地的高人,給我這些符,也沒用啊。”

    那條河果然是不對勁,真有水鬼嗎?

    王敬站起來看着有些驚魂未定的陳佳,輕聲說:“今天晚上不管有什麼事你都要陪着她,過了今天晚上應該就沒事了。”

    老人們說過,水鬼索命只求三天。如果真有水鬼,三天時間內只要沒死於和水有關,她就安全了。而且陳佳和我們的事有關,如果不是徐凌雪,她至少能看着這個世界。

    我們跟着王敬出了老金的宿舍,沒等關門我就發現老金撿起帶着王敬的血的黃符紙,小心翼翼地展開。

    這貨是覺得她的血能保護陳佳吧。

    我們出了學校,老三來了精神:“哇,這可是屬於逃寢,這麼刺激啊?”

    “說得好像你很老實似的。”我白了他一眼,走到王敬跟前,“這是要去河邊啊?但是咱沒手電筒啊?”

    王敬一指我的揹包,什麼時候多出來三支手電筒?

    “你這倒黴蛋,我得準備周全了才能保證我們都活着。”王敬看了一眼月亮,“水鬼索命,雖說三天以後就安全了,但是今天是最危險的。”

    我摸着揹包裏的匕首,只要有這東西在,那就不怕。

    我們三個來到河邊,這地方路燈都壞了,漆黑一片,簡直是光亮地方的陰影。我們掏出手電掃了一遍周圍,什麼都沒有。

    只有泛着月光的水面閃着幽光,看着還有點滲人,我不禁打了個哆嗦。

    王敬順着河邊的斜坡就滑下去,我生怕她出什麼意外,趕緊跟上去。我們站在斜坡下的河邊,看着河水。這黑凸凸的也看不清個所以。我努力瞪着眼睛,連個鬼影子都沒有。

    老三和王敬還留着之前付九給的眼藥水,早就滴上了。一般人都不想見鬼,這兩位倒好。

    我們等了半天,一點動靜都沒有。

    “這怎麼辦啊,有沒有什麼辦法把水鬼引上來?”老三撿起石頭就往水裏扔,打了兩個水漂,還是什麼動靜都沒有。

    王敬想了一會,彎下腰就要解鞋帶。我趕緊攔着她:“你這是要幹嘛?下河?”

    “試試吧。”說着她就解開一隻鞋的鞋帶了。我眼疾手快,嘴叼着手電又給她繫上。我左腳右腳一搭,鞋就被我脫了下來:“這事還是得我來。”

    我把褲腿捲上來露出小腿,老三這時候突然來了一句:“這大半夜的,還挺白。”

    “滾蛋。”我罵了他一句,就要往河裏走。

    “在河邊沾着水就行了。”王敬拿手電照着我腳下。

    我剛踩進水裏,這河水還真是有夠涼的。我只走了兩步,萬一有什麼事我還能反應過來。

    得有五分鐘了,一點動靜都沒有。

    老三有點膩了:“老四啊,你這美腿計不行啊。你看看你,鬼都不上當。”

    我剛想罵他,但是他說得對啊。這麼半天連一點動靜都沒有。

    “上來吧。”王敬小聲嘆了一口氣。

    我只好聽話,這水也是涼,對腎不好。我剛往回邁一步,一股力量抓着我的腳脖子就把我往水裏拖!我一個沒站穩倒下來,上半身爬在河邊。王敬和老三趕緊拽着我,我用腳蹬了兩下,那股力量消失了。我安全上了河邊。

    我長舒一口氣,剛纔那力量是什麼?我接過老三手裏的手電照着我的腳腕,一道就像是被一隻手抓出來的淤青。

    “剛纔是什麼你們看見了麼?”我穿着鞋問他倆。

    他倆搖搖頭:“什麼都沒有,就看見你摔倒了。”

    我真想罵我自己,剛纔我要是看清楚就好了。

    突然一陣風吹過來,本來就溼透了一半的我打了個哆嗦。老三突然指着河面:“你們看,那是什麼東西?”

    河面中間從下面漂上來一個人形的白布,一點一點浮上來。

    我越看越心驚,“這不會就是傳說中的河漂吧?”

    “河漂是啥?”老三這時候還有心思問。

    “被淹死的鬼。也是水鬼。”王敬說着就用用手電照着那塊白布,我摸着我的匕首準備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
    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