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水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水鬼字體大小: A+
     

    阿雪消失以後,我和老三還有王敬一直在河邊坐到下午。看着太陽一點一點落下去,我們才覺得應該回去了。

    我放下手裏的還沒打水漂的石頭,轉身起來就要走,突然感覺有什麼東西拽了我一下,我在河邊摔了個狗啃泥。

    老三看着我狼狽樣哈哈大笑:“咋的了老四,坐得腿麻了?”

    “去你的。”我爬起來撣撣身上的土。剛纔摔的那一下不像是被石頭絆倒的,更像是有什麼東西在河裏,要把我也拽到河裏。

    我緊盯着河邊,一點異動都沒有。

    “怎麼了?”王敬來到我身邊,也盯着河邊,“是不是發現什麼了?”

    我搖搖頭:“什麼都沒有,但是我覺得有東西。”

    “你都看不見,那就應該是你想多了,沒準真就是老三說的,你的腿麻了。”

    我把剛纔覺得被拽的那條腿踩在更高的地方,掀起褲腿,我的襪子本來是白的,現在我腳脖子的襪子上多了一個溼溼的手印,還有小半截水草。

    沒等我開口,旁邊路過一個帶着環衛袖標,正撿垃圾的老大娘。她也不管她手裏的垃圾,指着我說:“小夥子,你快走。這裏的水鬼要找你了。”

    什麼水鬼?我又沒招惹它,幹嘛要找我,再說也沒聽說這裏有什麼水鬼啊。轉念一想,我又想起了之前小時候的陳佳說,河面下有一個東西。

    “大娘,你說水鬼,那是什麼?”王敬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問着她。

    這大娘見我們想問水鬼的事,趕緊連聲說着晦氣就走掉了。

    她不說我們也沒辦法。寧可信其有,我們趕緊離開了河邊。

    回到學校的時候正好是趕上了食堂開飯。也是很久沒吃食堂伙食了,我們三個直奔食堂。要說食堂有什麼好的,雖然做的沒飯館的好吃,但是它便宜啊,而且有的菜也別有一番風味。

    食堂里人不多,我一眼就瞧見了之前準備在晚會表演戲劇的那些人,圍在一起還在對臺詞,方林也在其中。

    雖然我和他們不熟,但也是說過幾句話。其中有一個瘦弱的小姑娘,念着本來屬於徐凌雪的臺詞。他們的印象裏,那個角色一直是那個小姑娘,根本就沒出現過叫徐凌雪的人。

    我拿着餐盤等着打飯。今兒個這菜不說好但是也不差,要命的是有一盤海帶。

    現在看見海帶我就想起來我襪子上那一小截水草。

    胡亂吃了一通,收拾好餐盤,我們三個就打算各回各宿舍了。沒想到我們剛推開食堂的門還沒等走出去,就和一道身影撞了個滿懷。是教過我們幾天的數學金老師。他本身個頭就不高,這急急忙忙的我也沒注意。

    “哎呦,金老師您這麼匆忙是幹有什麼急事啊?要幫忙嗎?”我和金老師分開,看着他有些着急的臉色,就隨便客氣客氣。

    “沒事,沒事,你們沒事就行。我先走了啊。”金老師這是不想耽擱時間。

    老三見金老師走了,又來了興頭,想要追過去。我拉着他:“幹嘛啊你,沒事吃飽了撐到了?”

    “你不覺得老金有點奇怪嗎?他一向隨和,就沒見過他着急的時候。”

    老三說得對,金老師是出了名得脾氣好,說白了就是有點慢性子。他着急的時候可不多見。

    我也被老三勾起了興子,我倆也不管王敬同不同意,順着老金去了的二樓就過去。

    王敬也有點好奇,我們三個就和做賊似的上了二樓。二樓裏沒有學生吃飯,只有老金坐在那,他對面還坐着個人。

    我們三個就露出了一點頭,老三小聲說:“你看老金這是跟誰約會呢?”

    “別胡說。”老金身體擋着對面的臉。從我們這個角度根本就看不清到底是誰。我正着急,突然聽見一陣小聲的哭聲,老金挪到了那人身邊,我一看嚇了一跳,竟然是陳佳!這老金,還想着老牛吃嫩草啊?

    他倆說着什麼我們也聽不見,就見老金替陳佳擦着眼淚,又從兜裏拿出來一些暗黃的紙。那東西怎麼越看越像符?

    老金扶着陳佳從另外的門出去了。我們三個悄悄跟上去。老金這人不像是會胡作非爲,那就是可能遇見什麼麻煩事了。

    天色已經暗了,校園裏的路燈都亮了起來。我們三個跟着老金,老金扶着陳佳往他宿舍的地方走過去。

    “我真是看錯他了。”老三看着他倆的背影有點生氣,“我還以爲他是正人君子,他連比他小那麼多的都不放過。”

    “別亂說。”我讓老三小點聲別暴露,“我覺得這中間有問題。”

    老金住着的宿舍樓和我們住着的宿舍樓是兩個方位,老師們大多數都回家住,只有單身的老金住在宿舍。

    陳佳不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她爲什麼會在這?老金又怎麼會認識她?

    我們跟着他直接到了他的宿舍屋子,我們躡手躡腳走到他門前打算聽聽動靜。我們這不是不良嗜好,只是不想讓這麼一個老實巴交的好同志一時頭疼腦熱犯原則錯誤。

    這門一點也不厚,但是爲什麼聽不到裏面的動靜?我們三個悄悄把耳朵貼在門板上打算仔細聽聽,突然我覺得好像有什麼液體從門板上流下來。

    我一邊盡力聽着裏面的動靜,用手摸了一下門板,好像是水。但是這水好端端的怎麼順着門板流下來了?而且是從哪流的?

    我擡頭一看門板,上面貼着水草!我被嚇了一跳,剛纔還什麼都沒有呢!不小心一聲喊出來:“臥槽。這怎麼有這玩意?”

    我才發覺不好,這不讓裏面聽見了?門裏面噹噹噹腳步聲音靠近,突然門被推開,我們趕緊閃到一邊,一陣風夾帶這一張黃紙符貼在我腦門。

    我蒙了,老三和王敬都蒙了,老金也蒙了。

    “怎麼是你們?”老金先反應過來,看着尷尬地笑着準備解釋的我們,突然一拍腦門,“哎呀,不好!”

    他轉身就進去,我們跟在他身後,陳佳躺在地上,身上的衣服都溼了,肉眼可見的一長條水草纏着她的脖子,陳佳抓撓着水草,這水草怎麼也扯不斷。

    “我的閨女唉!”老金心疼地喊了一聲就跑到陳佳身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
    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