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一百零七章 夢裏有屍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一百零七章 夢裏有屍油字體大小: A+
     

    我看着這跪着的三十來號死人,嘴角一哆嗦。這麼大的事這學校估計是要完了。

    付九看着張局長讓手下人把行李箱裏的女屍裝袋帶走,他還在盯着行李箱。手裏的樹枝突然伸進去一挑,挑出來一張人形紙片。這紙片一被挑出來就跟活了似的,順着風就要跑。付九不知道什麼時候撿起來一塊小石子,順着紙片就打,打出來一個窟窿,飄到地上。

    “噫,這東西也夠味的。”付九兩根手指把紙片捏起來,口袋裏拿出一個封裝袋,把紙片扔進去收好,“行了,這禍害人的東西我也收了,你們等我一會。”

    我們都沒懂付九到底葫蘆裏賣的什麼藥,過了一會兒他跑着回來了,身後還跟着那三十來號鬼魂:“一二一,一二一,各就各位!回去!”

    這三十來號鬼魂就跟列隊軍訓似的跑回來,各自找到自己的身體回去了。

    “你這私自把鬼魂放回來,就不怕大老闆二老闆扣你工資啊?”我看着付九一臉賤兮兮的樣子。

    “這也是二老闆的意思,本就是死於非命,這是我們的責任,再說也是花骨朵,能讓他們回去就回去吧。要不然影響就太大了。”付九又拿出來被他收起來的紙片在我眼前晃晃,“這東西你得注意,來者不善。”

    救護車的響聲也來了,付九一拍手:“該回去就回去吧,這三十個人估計就是吃壞了肚子什麼的再醫院睡兩天。”

    這是最好的解決辦法了。我們幾個各自回各自宿舍,我順便看了一眼對門,剛纔見到的那個拼了命想出來的也老實了。躺在牀上我就想,我那個多才多藝的瘋妹妹又回來了,隔壁宿舍樓住着的到底是不是她?還有那個箱子裏的女屍,爲什麼店老闆給我看的不一樣?

    第二天老三給我們叫醒的時候學校已經炸開鍋了,說是三十多名學生集體聚餐吃壞肚子,就有家長來學校裏鬧事說是學校的問題。只要人沒事就行,活着比什麼都強。學校迫於壓力只好延後一週開學,正好學校準備開學晚會。各個興趣團體準備着各自的節目,我和老三這種下課就回宿舍的主很是清閒,閒的沒事到處逛一逛。沒等我們走兩步,隔壁班級似乎正在排練什麼節目,又是音樂又是喊叫的我在走廊都聽得見,方林也在其中。方林看見我和老三也出來了。

    “老大,你們這弄的挺熱鬧啊?”老三一個勁地探頭看有沒有好看的小姑娘。

    方林一手拿着刷子一手拿着劇本:“你們看我像不像王子?”

    “我看你像是刷牆的。”我實在是沒忍住吐槽,“沒有馬就算了,誰家王子拿着刷子的?有沒有公主啊?”

    一聽我說公主,方林來了精神了,一指班級裏:“這好事應該讓方海來纔好,但是他沒那個膽子啊,公主就是徐凌雪,人長的好看還會演戲。”

    我心頭一跳,悄悄看這個班級裏的徐凌雪,拿着劇本安安靜靜看着,但是我總是有種違和感。她似乎也看見我,衝着我一笑,那一笑看起來讓我打了個寒戰。我拉着老三就要走,老三還意猶未盡地在那看着小姑娘。

    “你啊,總有一天你得死女人手裏。”我沒好氣地拉着他就走。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唄。”

    我真恨不得打他一頓。王敬似乎也在忙着她那邊的事,我和老三反正也沒什麼事幹脆回宿舍,能安靜一天是一天。躺在牀上我迷迷糊糊睡着了。睡着睡着我就覺得胸口一悶,有點喘不過來氣,這就是傳說中鬼壓牀?我睜眼睛一看,一個沒有臉的女鬼坐在我胸口掐着我脖子,我掙扎着喊着:“老三,救我!”

    “救你啥?做噩夢了?”老三的聲音響起來,我大吸一口氣坐起來,還真是做夢了。我摸着胸口,上面居然有黏黏的東西。我拿手指捻了捻,湊到鼻子尖一問,“這啥玩意?怎麼聞着這麼噁心?”

    老三愣了一下看着我:“你不是前兩天剛抽空洗的澡麼?這麼快就臭了?”

    我沒想搭理他,但是這手指上的東西越來越難受,我想趕緊把它洗了,拿着臉盆就要出去,沒想到剛出門就碰見了付九。

    “九哥你怎麼來了?”

    “你這身上這味。”付九捏着鼻子看着我,我尋思趕緊去洗掉就要走,他一把把我拉住,聞了好幾遍,臉色都有點變了,“你這身上怎麼一股屍油的味兒?”

    屍油!是不是我死的有點久了,我自己開始滲油了?

    方林方海也回來了,經過我身邊的時候都皺着眉頭,“老四你這是啥味兒啊?”

    我都不知道我今天在哪裏碰到的,但是我一直到回宿舍之前都沒有啊。我一句話都沒說一頭扎進洗漱間,連衣服帶人都洗了一通,確認沒有屍油的味道以後才光着膀子就回了宿舍。付九坐在我牀上斜着眼看着我:“我現在可是你們的體育老師。”

    我差點被口水嗆了一口。方海方林看着手裏的劇本,我又想起來我之前做的那個夢,沒有臉的女鬼,我醒過來以後胸口還有了屍油。

    我想隨手拿一件上衣套上,那件沾着屍油的別我掛在洗漱間晾着。拿了一件長袖一套,突然覺得衣服裏好像有什麼東西,我伸手進去去掏,摸到了一張紙片。我趕緊脫下衣服,那張紙片掉了下來,付九趕緊把紙片撿起來。這次的紙片不是人形,看上去就只是一張普通的紙。可能是我小題大做,是我什麼時候不下心夾進去的。

    付九拿着紙片看了一會,拿着我喝水的杯子直接把紙扔了進去。沒等我埋怨他浪費,只見着一團綠油油的火在水面上燃燒起來。

    “這是魔術嗎?”老三傻眼了,我也沒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屍油,再加上這種火,這是要給你點了天燈啊。”付九拿一本書壓在杯口,火才熄滅。

    我心有餘悸地坐在牀上,這時候突然有人敲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