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一百零六章 跪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一百零六章 跪着字體大小: A+
     

    我趕緊穿好衣服就往外跑,老三還迷糊着估計是又要睡着了。我推開宿舍門,對門宿舍的門玻璃上突然出現一張大臉嚇了我一跳,裏面的人就像是拼了命要出來,其他人拖着他就不讓他出來一樣。我也沒空管他們,直接跑出宿舍奔操場就去了。隱隱約約看見操場上好像有什麼東西,還不少。出來的匆忙我也忘了帶手電了。突然一束光從我身後照過來,我下意識回頭一看,正好是王敬拿着手電筒跑過來。她不是應該在操場麼?

    “我還以爲你在操場。操場上是不是有什麼東西啊?”我們兩個邊跑邊說。

    “我剛纔聽室友說操場出事了,我想可能是那個行李箱的事,就給你叫出來了。剛纔的尖叫你聽見了吧?”

    那尖叫簡直比女高音還高。

    操場就在眼前,突然一道身影竄過來抱着王敬就哭:“敬姐,他們都死了,都死了!”

    王敬抱着那人,把手電遞給我:“這就是我室友。”

    我接過手電照向操場,這操場上居然圍着行李箱跪着有三十多號人!這三十多號人身上穿着統一的紅色的衣服,就像是跪拜着中間的行李箱!看的我頭皮發麻:“這些傢伙都瘋了?再說哪來的這麼多紅衣服?”

    王敬對着操場的方向嗅了嗅,皺着眉頭:“可能那不是紅衣服,是血。”

    我和王敬還有她室友一點點接近操場,血腥味越來越重。這些跪着的人都是學生,就像方陣一樣跪着。我拿手電照着他們的臉,臉上一點血色都沒有,七竅流着血,睜着眼睛低着頭,血淌下來匯成血流。

    “這是怎麼回事?”我看着每一個跪在這的人,都覺得面熟。王敬突然提醒我,指着其中一個:“你看他,是不是就是那第一個去拉行李箱的那個?”

    我突然想起來了,這些人爲什麼覺得眼熟,因爲他們都碰過那個行李箱!

    一道道手電的光從我身後照過來,方林方海還有老三都拿着手電過來了。他們仨看見這操場上跪着的死人還有血流,臉色都不太好。老三一眼就認出來那個拉行李箱的,走到我身邊一個勁地拍胸脯:“臥槽,幸好老四你攔着我,要不然這裏不得有兄弟一個了啊?”

    我瞪了他一眼讓他趕緊閉上烏鴉嘴。

    “這些人都死了?”方林和方海相互攙扶着走到我身邊。

    “看起來活着的希望不大。”我像老三要手機,等有時間我一定要自己去買一個,要不然太不方便了。我打了個110和120。

    這些人都像是在跪拜這個行李箱,那這行李箱裏到底是有什麼?我走近行李箱,伸手就想去碰,王敬一把把我伸出去的手抓住:“你不要命了?這東西邪門的很你就敢直接碰?”

    “沒事,想碰就碰,反正都是死過一次的人了還怕什麼?”付九也拿着手電從另一邊走過來,一邊走還一邊抱怨,“也不知道是哪個天殺的貨,本來就夠忙了,名單上突然出來三十多號人,真是忙不過來了。”

    看見付九來了,我們也放心了點,畢竟這是專家。

    付九挨個照了照跪着的人,“還真是夠邪門的了啊,這行李箱裏裝着秦始皇啊?”

    我反應了一會才反應過來,這老不正經的把這當做秦始皇陵兵馬俑了?

    “我怎麼沒看見他們的鬼魂?”我左看右看,都沒發現任何一個鬼魂。總不能是這行李箱把鬼魂都吃了吧?

    “他們的鬼魂都在你們學校門口呢,我怕他們跑了就讓他們在門口等着。列隊好管理。”付九繞着行李箱轉了兩圈,突然伸腿一踹直接把行李箱踹倒。不愧是專業的,這在場三十來號人都沒拉動,他這一踹還真就踹躺下了。付九也不碰那個行李箱,看着我指着行李箱:“把它打開。”

    我心裏都給他罵了個遍了,誰知道這裏面裝着哪路大神,這不是讓我給他趟**麼?不過這也沒辦法,從名義上說,他現在是我上司。

    我用嘴咬着手電筒照着行李箱,伸手去摸行李箱的拉鎖,拉鎖上黏黏的。我鐵了心一咬牙,把拉鎖拉開,一股腥臭味頓時就撲鼻而來,我趕緊掀開行李箱閃到一邊,一隻女人的手從行李箱裏彈了出來。

    王敬捂着她室友的眼睛不讓她看,老三還有方林方海還想湊熱鬧看看到底是什麼。我壯着膽子照着行李箱,裏面是一具女屍,不知道死了多久都臭了。

    付九扇着鼻子前想趕走臭味:“嚯,這小妹妹死了多久了啊,這味可夠大的。”

    方林方海聞着臭味趕緊跑得離我們遠遠的,付九不知道從哪裏撿來一根夠粗的樹枝,伸進行李箱裏捅着女屍想看清女屍的臉。左扒拉右扒拉,終於露出了臉。我都做好了心理準備,以爲這行李箱裏的就是殯儀館丟失的女屍,可能會沒有頭,但是這女屍爲什麼還有頭,而且這臉並不是之前燒烤店老闆給我看的那張照片裏的?

    是老闆搞錯了?這是另外的女屍?

    警車和救護車都趕過來了,沒想到是張局長親自來的。他見我們都在場,讓手下人去警戒周圍,他自己過來看。他看着操場上跪着的三十多個死人踉蹌兩步差點沒摔在那:“這是怎麼回事?這是非得讓我當不成局長了唄?一個接着一個的還有沒有完?這我怎麼跟上面交代?這都是祖國的花骨朵啊!”

    我也無力吐槽。縣城就這麼大,這幾次出的事沒有一次是小事。

    付九走到張局長面前,拍拍他肩膀:“都是幹這行的,都不容易。這事也不全都是你們的範疇,我們也應該負責。”

    張局長斜了一眼付九:“你誰啊?你跟這事有關?”

    我趕緊湊過去:“張局長,這位也是警察,就是管的是下面的事。”

    張局長頓時一哆嗦,連忙跟付九道歉。付九擺擺手:“這事我們會想辦法,你只需要看看那行李箱裏的女屍你們有沒有線索。”

    張局長聽話地看了一眼行李箱裏,一拍手:“這就是殯儀館報案丟的女屍啊。”

    我和王敬對視一眼,眉頭一皺,這個和老闆的照片上的不一樣啊,是誰在說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