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一百零四章 丟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一百零四章 丟了字體大小: A+
     

    可能只是重名吧,畢竟很常見。方海察覺出我和老三的不正常,小聲問了一句:“怎麼了?有什麼不對麼?”

    我怕他們多想:“沒什麼。就是和我們認識的一個熟人重名而已。”

    我掏出手機想給王敬打電話,纔想起來手機之前就壞了,補了三天的作業我都忘了再去買一個。我借用老三的手機打給王敬,約她出來想把那個也叫徐凌雪的事告訴她。

    開學第一天其實就是返校日,也不上課,一切自由。我去女生宿舍門口等王敬,沒想到徐凌雪出現在門口,還打着傘。她衝我微微點頭,就像是不認識我。只要不認識我就好,要不然我又會想起來那個瘋妹妹。她和我擦肩而過,我總感覺我好像在哪裏見過她,就是想不起來。

    沒過一會王敬出來了,沒等我開口她拉着我就往外走,急匆匆的,我都不知道這是怎麼了。“剛纔張局長給我打電話來着,讓你和我去一趟。”

    之前阿雪報警用的事王敬的手機,張局長他們直接就去了工廠發現了被捆着的作家,但是還需要做筆錄,今天又順着手機號查到了我們。

    我們出了校門就直接奔警察局去了,一路上我把那個徐凌雪的事告訴了王敬。王敬也覺得不太對勁,但是也沒有準確的消息:“可能真就只是重名了而已,就算她真的是你妹妹,反正她也沒什麼動作,也不用太在意她,防着點就是了。”

    等我們到了警察局的時候正好趕上張局長從外面回來,我和王敬跟着他進了辦公室。說是做筆錄,其實也就是他想問我們一點問題。

    “張局長,我看您這剛從外面回來啊,是怎麼了?”我和王敬坐在沙發上,喝着張局長給我們倒的茶水,我見他臉色有點不好。

    “別提了。”張局長嘆了一口氣,“今天早上殯儀館的人來報案,說丟了一具屍體。忙活了一早上,一點線索都沒有,就跟屍體自己跑了一樣。”

    說完他又覺得自己說的晦氣,連忙呸了兩口,“不說那個了,這次的事還多虧了你們,那個瘋子作家已經抓起來了,他也供認不諱。但是有一點問題,就是那些肢體不見了。”

    肢體不見了?我記得很清楚,那個作家就把肢體擺在工廠裏纔對,阿雪把他捆住的時候肢體還在。我們走了以後一直到警察來前後也就不到五分鐘,總不會有別人給拿走了吧?我突然想起來,付九之前抓住那個玩具兔子的時候說過,那就是個普通的玩具兔子了。徐凌雪的鬼魂又去哪裏了?是不是就是她拿走的?但是她要那些東西幹什麼?

    我們和張局長聊了一會細節,張局長就要叫人開車送我們回去。我們謝絕了他的好意,這我們要是坐警車回學校,沒準會傳成什麼樣的胡話呢。

    我和王敬出了警察局,王敬想了一會說:“你說有沒有可能,徐凌雪的鬼魂拿走了肢體,她想要借屍還魂?那個你說新來的徐凌雪就是她?”

    “應該不能吧,畢竟沒有頭啊,而且也沒有說誰的頭不見了的案件。可能只是個巧合吧?”我倆說着走着就回到了學校門口,正好在門口看見方林方海還有老三。

    “這大中午的你們三個要去哪啊?”我看着他們三個給自己收拾得乾淨利索有點納悶。

    “咱兄弟這麼長時間了也沒好好吃個飯,我請客,正好大中午就一起去唄?學姐也來唄?都不是外人,正好之前方海惹的事你們幫了忙還沒好好謝你們。”

    盛情難卻,正好也好久沒去好好蹭個飯。方林打了一輛出租車,這車就直接開往城外了。

    “之前我們和老爸發現了一個好地方,雖然偏了點,但是做的燒烤那真是天下一絕。”方海說着都饞出口水了。要說城外的燒烤,我知道的就那一家,周圍也沒有別的店了。

    車正好就在我們熟悉的燒烤店停下來了,不得不說,這老闆不是普通人還真是好,這是全天不休息營業啊。我們進了門,老闆見是我們親自迎了上來:“哎呦,稀客稀客,這次九哥沒跟你們來啊?”

    “這次是我們朋友幾個來的,您就隨便弄點就行。”我趕緊說着,雖說老闆不知道從哪裏弄來的龍肉很好吃,但是我從心理上還是有點接受不來。

    我們幾個找了個位置坐下來,大中午除了我們就沒有別的食客了。方林和方海這兄弟倆最會吃,點菜的任務就交給他們。我和王敬還在琢磨徐凌雪到底要幹什麼。

    他們兄弟倆點完菜,老三還沒忘逗着方海:“怎麼沒請你那個徐凌雪也一起來啊?”

    “他想請,人家也得答應啊。”方林一點面子也不給,方海臉都紅了,也不知道是氣的還是尷尬的。

    “那個人,暫時還是先別接觸太深的好。”我也不知道怎麼說能合適,畢竟她到底是什麼身份,和我那個瘋妹妹有沒有關係都不知道。

    我對着的牆上正好掛着電視,播着今天的新聞。新聞的頭條就是連環殺人案件被破,我也仔細聽。但是就在老闆穿着圍裙端着我們點得燒烤來了的時候,新聞換了,今早殯儀館丟失女屍一具。

    “哎呦,還真是偷什麼的都有啊,女屍啊,那不得四五十歲的女屍啊?”方海沒心沒肺地開着玩笑,沒想到老闆嘿嘿一笑:“這事我聽朋友說了,丟的可不是那些大娘老太,丟的是一具十八歲的女屍,長得還挺好看。奇怪的癖好的人也不是沒有。”

    看着香味直往鼻子裏鑽的燒烤我沒了食慾。老闆拿圍裙擦着手似是無意地看着我,我總感覺他知道什麼。他也感覺到我在看他,不好意思地一害羞扭過臉,刷着手機。

    這麼大歲數的大老爺們了,還害羞?

    我看着他們四個吃吃喝喝,我也不好意思不吃,而且人家老闆就在旁邊呢。我拿起一串肉剛要吃,老闆把手機遞給我,我奇怪地接過手機,上面的是殯儀館丟失女屍的新聞。也不知道他是在哪找的,這下面居然好像還有照片。我往下拉,看清照片的時候我被嚇得騰愣站了起來。

    這照片上的女屍的臉,不就是那個新來的徐凌雪?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