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一百零三章 最恐怖的鬼故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一百零三章 最恐怖的鬼故事字體大小: A+
     

    這作家是沒想到王敬有這麼大本事,臉上陰晴不定,站在那自言自語,在糾結到底是逃還是硬着頭皮上。人能瘋癲到什麼程度,他大喊兩聲一切爲了小說,居然敢直接衝向被阿雪附身的王敬。本身就瘦弱,沒兩下就被搶走了手裏的刀,氣喘吁吁得就跟小孩子打架一樣。阿雪也沒着急,就像是貓抓老鼠,在老鼠死前要好好玩弄一番。

    阿雪嫌我礙事,一巴掌把我推到放着電腦的桌子前。我靠在桌子邊看着阿雪,不小心念叨出了聲:“這是什麼惡趣味。”

    “要說惡趣味,你們活人不也是麼?”付九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桌子前,翻看着電腦裏之前作家寫的小說,“這作家爲了自己的滿足自己的慾望能丟了人性,害了那麼多人。活人都怕鬼,但是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有句話說的好,萬里深海終有底,人心五寸摸不着。再說那些讀者,放着美好的童話故事不去看,非要喜歡這種鬼啊怪啊的東西。這不也是惡趣味麼?”

    他說得對。人害人,被害的成了鬼,鬼再害人,無盡循環。

    我瞄了一眼付九身後,站着那三個鬼,都是受害者。她們看着自己的肢體也不知道在想什麼。不過那個鋼琴家和運動員鬼魂丟失的部位也回來了。

    “行了,你們丟失的部位也補全了,可以去投胎了。”付九站起來晃晃腦袋,我還尋思就一個作家還不至於兩個人一起動手吧,我轉身像看看阿雪玩夠了沒有,那個玩具兔子居然衝着我跑了過來!付九眼疾手快一把就抓起來那玩具兔子,兔子掙扎了兩下就不再動彈了,那作家也終於支撐不住,被打暈過去。

    付九皺着眉頭看着兔子:“二老闆,讓它跑了。現在這就跟普通的玩具沒區別。”

    阿雪用之前捆着自己的繩子把作家也捆在椅子上看了一眼地上的肢體:“行了,之後的事就交給警察吧。那兔子的事十有八九又是徐凌雪乾的。不着急,她還會回來的。”

    阿雪和付九帶着那三個鬼魂回去了,回去之前還報了警。我也不想待在這又是肢體又是殺人犯的地方,和他們一起出了工廠。剛走兩步我發現不對勁。對着阿雪的背影大喊:“不是,你得把王敬留下啊?”

    他們似乎故意沒聽見我的話。

    我自己回了宿舍,老三見我回來了麻溜地從牀上飛奔下來,再三確認我沒有缺胳膊少腿以後給了我一個大大的熊抱:“兄弟,我看新聞說事情解決了,這太好了。敬姐呢?”

    我把在工廠的事和老三從頭到尾說了,包括徐凌雪回來了的事。她如果回來了,那許薇也不遠了。

    “話說回來老四啊,有點不對勁啊。”老三不停刷着手機,“這現場圖片沒有你說的丟失的肢體啊?”

    我愣了一下:“可能是怕影響不好,打上馬賽克或者根本就沒放出來吧。”

    老三也覺得我說的有道理,突然對我神祕一笑:“我給你講個鬼故事怎麼樣?”

    這貨腦子抽風了?要給我講鬼故事?書都不看一本他哪來什麼鬼故事?

    “你說吧。”我要看看他葫蘆裏賣的什麼藥。

    “三天以後開學了。”

    我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這鬼故事也太恐怖了,“不對啊,規定的日子不是一星期以後嗎?”

    “誰知道是怎麼想的,剛纔發通知了,改成三天以後開學。”老三對我的反應很滿意。

    剩下的三天時間我和老三哪也沒去,補作業來着。畢竟還是學生,學生的本職工作還是要做好的。王敬本來比我們大一個年級,這三天還經常過來給我們輔導功課,我發誓這是我這輩子最老實的三天。

    第四天的時候,方林方海也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回來了,其他的學生們也開始返校。原本空蕩蕩的宿舍樓也開始鬧騰起來。

    “這次回來怎麼沒看見楊阿姨啊?”方林收拾好行李就往牀上一躺,想起來他回來的時候舍管室是空的。

    我和老三對視一眼也沒和方林說實話,只說楊阿姨有事回家了。我們也沒騙他,她的確是回家了。

    方海把東西放下就出去了,也沒收拾自己牀鋪。我和老三都納悶,就問方林:“老大,老二這是咋的了?這是上趕着去哪送溫暖了啊?”

    “來的時候碰見個據說是新轉學過來的美女,這貨去勾搭人家去了,你倆現在開窗戶看看,沒準還能看見他。”

    我倆湊到窗戶前開窗戶往下看,正好看見方海圍着一個女孩子,又是幫人家拉行李箱,又是幫人家打傘的。老三對着方海吹了個口哨,沒想到看過來的不只是方海,還有那個女孩子。老三嚇得趕緊跟人家擺擺手打招呼,要多尷尬有多尷尬。不過我在意的是這大晴天的,爲什麼要打傘?

    老三興奮地用胳膊肘捅了我一下:“還別說,挺好看啊,老二可以啊!”

    “爲什麼這時候要打傘啊,也不熱。”我小聲嘟囔着。老三白了我一眼:“你懂個啥,人家女孩子都怕曬,打着傘怎麼了?”

    我可沒見過王敬打傘。他們怎麼樣是他們的自由,我還是管好自己就行了。

    沒過一會,方海吹着口哨就回來了,看來他還挺高興。他一推門,老三就圍了上去:“老二你可以啊,那姑娘長得可不錯,有點像,有點像誰來着?”

    “那身段,那氣質,跟王敬學姐那是不相上下啊。”方海口水都快流出來了,感覺自己說的不合適,趕緊解釋,“老四我可沒想跟你搶學姐啊。”

    “人家敬姐還不一定瞧得上你呢。”老三欠揍地說,“你問人家名字了沒有?”

    “我還真問了,而且還真是巧了。”方海故意賣了個關子,走到我身邊一把摟住我脖子,“你猜她叫啥,跟你同姓。”

    跟我同姓,這幾個字聽起來沒比晴天霹靂好到哪去。我心裏突然蹦出一個名字,我沒敢說。老三臉色也有些不自然:“跟老四同姓,不會是叫徐凌雪吧?”

    這次是方海愣了一下,“你怎麼知道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