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一百章 晚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一百章 晚了字體大小: A+
     

    我們順着服務生給我們的地址找到了老闆娘的家,站在門口就聽見老闆娘在教訓她的兒子。我們輕輕敲了敲門,老闆娘探出頭來:“你們找誰啊?”

    “我們之前在您店裏吃過飯。”沒等我說完,老闆娘聽見吃過飯這三個字臉色一變,就要關門,不巧她兒子也探出頭來,看着王敬:“哇,這不是小兔兔說漂亮的那個大姐姐嗎?”

    老闆娘沒辦法關門,只好就這麼和我們說話:“你們來是要幹什麼?”

    我見她也沒有要我們進去坐坐的意思,也就只能這麼直接說了,“之前在您店裏見過那個灰色紅眼睛的玩具兔子,我們想知道您是在哪買的,現在還在您家嗎?”

    “那個兔子是我上個月接我家孩子從幼兒園放學的時候一個男人送的。”

    “後來您見過那個男人嗎?”

    “再也沒見過了。而且出了事以後那兔子我越看越不吉利,今天早上我就給扔在了飯館附近的垃圾箱,這孩子還跟我鬧。”

    就這麼扔了?我和王敬對視一樣,已經沒有別的需要問的了,和老闆娘告個別,我們三個就離開了。現在能說得上是線索的就是那個玩具兔子,想找到那個送兔子的男人基本是大海撈針。

    “怎麼辦啊?”老三踢着腳下的小石頭,有點愁眉苦臉。

    “還能怎麼辦?去翻垃圾桶唄!”萬萬沒想到,我也有翻垃圾桶的那一天。

    我們三個又回到飯館門口,離飯館不遠有個垃圾箱,我和老三讓王敬等我們。我和老三捏着鼻子靠近垃圾箱,這味道是真難聞。強撐着掀開垃圾箱的蓋子,裏面除了殘留的液體帶着臭味,裏面空空如也,看來我們還是來晚一步,垃圾箱被早上的清理工清理過了。

    我和老三蓋好蓋子甩着手回來了,王敬趕緊遞給我們溼巾,我們恨不得給手上的皮都蹭掉。“怎麼樣?”

    我搖搖頭:“來晚了,什麼都沒有。”

    我們都沉默了,現在真就是一點線索都沒有了。

    我手機突然響了,我一看來電顯示,是個陌生號碼,“喂?”

    “我是蘇韻,他又來了,就在我家門口!”蘇韻匆匆掛斷電話,我趕緊和他倆說:“蘇韻說有危險,咱們得趕緊過去。”

    “要是真是人,你打得過嗎?”王敬皺着眉頭看着我,掏出手機就要打電話,“你們先去看看情況,我在這裏等付九,警察應該不會無緣無故過來,而且如果是邪祟他們也搞不定。”

    我和老三趕緊往蘇韻住的小區跑,這時候堵車反倒不如跑的快。

    跑到地方我倆心臟都快吐出來了。我看着彎腰喘氣的老三:“你在這等着,我先上去,一會要是有什麼事我就給你打電話。”我瘋狂按着電梯,這電梯也不知道怎麼了,一直也不下來,我直奔旁邊的樓梯就去了。

    我一刻也沒敢耽擱,蘇韻的家我記得是在十層。就在我眼看着牆上貼着九層的時候,樓上突然跑下來一個光着腳的女人,正是蘇韻。她哭着一下撲進我懷裏大哭:“嚇死我了,嚇死我了,我差點就被殺了。”

    “那個要殺你的人呢?”我緊盯着樓上,沒人下來。我看着蘇韻,幸好沒受傷。我扶着她下樓,沒等我們下到一樓,就聽見有人也在順着樓梯往上爬。我讓蘇韻在這裏待着,我先下去看看。

    老三帶着後追上來的王敬和付九爬樓梯趕上來了,老三見我下來忙問:“兄弟,怎麼樣了?”

    “沒事,蘇韻她跑出來了。”我招呼蘇韻過來,“看吧,來得及時,她沒事。”

    老三和王敬臉色有點怪,我還以爲是不是我後面有什麼東西追下來了,趕緊回頭看,什麼都沒有。

    付九走到我身邊,看着我身邊的蘇韻嘆了一口氣:“你已經死了,跟我回去吧。”

    我傻眼了,指着蘇韻問老三和王敬:“你們看不見嗎?”

    王敬搖搖頭:“我們能看到的,只有你一個。”

    一股挫敗感頓時從心底升起來,她之前向我求救,我還是沒救得了她。憤怒驅使我順着樓梯跑上去,直接跑到蘇韻的房間門口。

    接近她的房間每走一步我的心跳就加重一步。她房間的門開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我現在就聞得到。我顫抖着手想要去推開門,付九從我身後趕過來替我推開。我跟在他身後,濃重的血腥味撲鼻而來,蘇韻就躺在客廳的沙發上,瞪大眼睛看着我,一地的血,血泊裏隱隱約約可以看見被血染紅的人形紙片。

    我強忍着嘔吐感,仔細看她的屍體的時候我眼珠子都快瞪出來!蘇韻她的身體被拿走了!血泊裏一件空空的衣服連着她的四肢和頭部!

    蘇韻的鬼魂就在我身邊,她看着自己的慘像尖叫一聲蹲着痛哭。

    付九也不忍心看了,走出來攔住一臉好奇想進去看看的老三:“別看了,我從當鬼差開始就沒見過這麼慘的。”

    蘇韻的鬼魂看着我們,“爲什麼你們能看見我,你們是什麼人?”

    付九一指老三,“就他是個普通人,我是鬼差,這小子是陰陽眼,那姑娘是活死人。”

    “爲什麼她的鬼魂沒像前兩個一樣,失去的身體部位沒有消失?”我冷靜了一下問付九。

    “兩個可能,一是沒來得及,鬼魂和活人差不多,失去的頭或者身體就會灰飛煙滅,可能是沒等下手就讓她的鬼魂逃了。二是故意的。”付九特地停頓了一下,我還等他說下文呢,王敬接着他的說:“先是鋼琴家的雙臂,然後是運動員的雙腿,這次又是模特的身體,幕後黑手拿走的都是她們最引以爲傲的部位。這些部位拼湊起來,就成了一個沒有頭的人。”

    越說越覺得可怕。這幕後黑手到底想幹什麼?拿別人的身體再拼湊出來一個人?不知道爲什麼,說起這麼瘋狂的舉動我又想起來那兩個瘋子,徐凌雪和許薇。

    “如果真是爲了拼湊出一個人,那她的鬼魂安然無恙就可以理解,因爲下手的那個瘋子東西想要借屍還魂。”付九帶着我們離開了房間,順手打了報警電話,在警察來之前我們就離開了。

    現在還差一個頭。我突然想起來,之前在飯館,那個小孩對王敬說過,“姐姐你真漂亮,這是小兔兔說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