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九十九章 有人要殺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九十九章 有人要殺我字體大小: A+
     

    “喂?怎麼了?”

    聽見王敬的聲音我終於放下心了。我把剛纔在足球場見到的女鬼和王敬說了,我再三叮囑她,有什麼情況趕緊打給我。

    老三不停刷着新聞:“老四,這次死的是一個田徑女子運動員啊!”

    我躺在牀上,還能想起來剛纔那個女鬼的慘樣。鋼琴家沒了手,運動員沒了腿,這是巧合嗎?還是極致的報復行爲,非要把對方驕傲的部位拿走?真是可怕。

    還有那個玩具兔子,看來有必要明天再去一趟那個飯館。

    聽着老三的呼嚕聲我失眠了,滿腦子都是那兩個女鬼。在牀上翻來覆去掙扎,終於天亮了。

    我輕手輕腳去洗漱間洗漱。我剛現在鏡子前刷牙,身後一隻手拍着我的肩膀,是鬼媳婦阿雪。

    “我是該叫你阿雪,還是和付九一樣叫你二老闆啊?”我邊刷牙邊說着,“你怎麼這兩次用真實得樣子出現了啊?”

    “叫什麼隨你。你不喜歡我用別人的樣子,我不用便是。”

    以前的時候她要麼遮住臉,要麼用王敬的樣子,我還在想她是不是醜的看不下去,沒想到現在的她雖說不上是國色天香但也是個標緻的美人。

    “說正事。有東西在殺人。”阿雪看着鏡子裏的我,我也沒轉身,看着鏡子裏的她。

    “我知道。而且每次都會在我身邊出現一個人形紙片。”我吐掉嘴裏的泡沫。

    “我有感覺,它會盯上你。”

    實話實說,就我這麼多年的經驗,不盯上我我才覺得奇怪。

    “我不知道把你變成這樣是對是錯,但是我答應你,當你幫我們完成一個任務以後,我就把你和王敬變回普通人。”

    我正想回身,剛轉過去她就不見了。她也沒說任務到底是什麼。

    這時候老三拿着我的手機過來了,“剛纔敬姐給你打電話來着。”

    我接過手機打了回去,她和我想的一樣,也要去那個飯館看看。我們三個在學校門口匯合,直接奔着那個飯館走去,沒想到這飯館門口居然還停着警車。我們特地在門口等了一會,沒想到出來的正是張局長。張局長見到我們現實一愣,然後單獨把我們叫到一邊:“你們三個來了,這是說明這事有古怪嗎?”

    看着張局長這黑眼圈,這個小縣城能出這麼大的事,這個當局長的也難做。我沒敢點頭,“就是有點在意的事我們想去看看。”

    “行吧,我們也照例辦完了,你們可以進去了。要是真有什麼發現,還是得請你們告訴我。”張局長帶着手下離開了,我們三個進了飯館。那服務生認出我來:“小兄弟,現在我們家暫時可沒心思營業了,連續兩樁事件遇害前都來過我們飯館,這回事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我掃視一圈前臺,那個玩具兔子果然不在了,“那個玩具兔子呢?”

    服務生也沒想到我會問兔子,她想了一會才說:“好像是被老闆娘的孩子拿走了吧,昨天晚上生意多,我也沒注意。”

    “那能把老闆娘家的地址告訴我們嗎?我們有點事想要問她。”

    服務生猶豫了半天,纔在紙上寫出一個地址遞給我們。

    我們拿着地址出了飯館,這上午的陽光還真是有點刺眼。我正看着太陽,突然從旁邊衚衕裏竄出來個人影和我撞在一起。我被撞得一愣,下意識抱住懷裏的人,是個慌慌張張的女人,還打着一把遮陽傘。

    我趕緊和她分開,她連忙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求求你救救我,有人要殺我!”

    我們三個都懵了,看着她過來的衚衕,一個人影都沒有。

    “這種事應該找警察纔對吧,爲什麼找我們?”王敬納悶地看着她,“而且我看你好像有點眼熟。”

    “我報過警了,但是沒用,他們不相信我啊。”

    老三盯着這女人看了一會,突然一拍自己腦門:“我想起來了,你是不是那個模特,蘇韻小姐是吧?”

    女人輕輕點了點頭。我看着老三:“可以啊,知道的夠多啊,是不是揹着我總看走秀啊?”

    “你可別亂說,人家還是個純情少年。”老三見我眯着眼睛瞧着他,趕緊否認。

    “你倆別胡鬧了。”王敬給我倆一人一個腦瓜崩,轉頭看着蘇韻,“那我們送你回家吧,家裏鎖好門應該安全吧?”

    蘇韻想了一會才點點頭,我們就臨時當了一回保鏢。本來還想先去找老闆娘問問玩具兔子的事,現在只能往後推了。

    我們跟蘇韻到了一個高檔小區,不愧是模特,有錢住得起這裏,電梯都被保潔人員擦得鋥亮。

    到了蘇韻住的房間,我們打算離開的,但是蘇韻硬是要招待我們,我們只好跟着她進了屋。這屋子很大,也很乾淨,牆上掛着她自己的寫真。我們坐在茶几邊的沙發上,柔軟的讓人不想離開。

    蘇韻給我們倒了幾杯茶水:“不好意思啊,模特重要的事保持身材,飲料那種高糖的我這裏沒有。”

    我們倒是無所謂,喝了一口茶,王敬問蘇韻:“警察爲什麼不信你啊?”

    蘇韻沒回答反倒是問我們:“你們相信有鬼嗎?”

    我們三個笑而不語。她以爲我們不信,從茶几下面拿出一摞塔羅牌,還真像是占卜那麼回事,自己給自己擺了幾張牌,我看不懂,“占卜上說,我這兩天就會死,而且我這兩天做惡夢,最主要的是,網上都說遇害者都去過那家飯館,我也去過。”

    “所以你就害怕了?”她的擔心不是不無道理的,要是我我也害怕。

    “而且那個飯館前臺放着一個玩具兔子,那紅眼珠很嚇人,前天晚上我在家的時候我聽見有人敲門,我在貓眼裏看的時候一個人都沒有,然後我就開門了,門口就是那一隻玩具兔子,嚇得我趕緊關上門。後來就知道了那兩個遇害者的事,我總感覺有人也要殺我。”她越說越害怕,整個人都蜷縮在沙發裏。

    “行了,你也別多想,”我也沒辦法多安慰她,“這一段時間你就在家裏吧,別出去了,鎖好門就是安全的。”

    我們給她留了個電話號碼,確認了在我們走以後她有鎖好門,我們就離開了,還得去一趟老闆娘家,問問那個玩具兔子的事。



    上一頁 ←    → 下一頁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