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九十五章 畫中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九十五章 畫中仙字體大小: A+
     

    見老三跑了,我趕緊追出去。這貨明顯是被什麼東西給附身了。

    出了衛生站的門,已經看不到他的影子了。都拉肚子快脫水了還能跑這麼快?我順着街去找,問偶爾一個兩個散步的人有沒有見過拿着畫軸的男人,萬幸還真有見過的。

    我順着他們給指的路,在小河邊看見了他的影子。追他這麼久我都累得氣喘吁吁,他面朝着河一點累得樣子都沒有。我喘勻了氣,想靠過去把他抓回來,他突然轉過頭對我一笑,把手裏拿着的畫軸打開,看了一眼怪叫一聲,把那張畫扔在一邊,倒頭就要扎進河裏!

    我眼疾手快撲過去攬着他的腰給他拽回來,我這一身都被冷汗溼透了。老三失心瘋一樣亂抓,我把他按在地上一屁股坐在他身上,他能活動的手還想着去摸那張畫。

    我想起來那個瘋老大爺說,打開畫就得死。

    那張畫被老三扔的畫面朝下,我一把搶過來,也不看內容,順着方向趕緊卷在一起。隨着我捲起畫軸,本來還在不停掙扎的老三也終於老實了。

    這張畫到底有什麼祕密?不過現在的問題是我得把老三帶回去。我打電話給付九,沒人接聽。

    靠人不如靠自己。我背起老三拿着畫軸,慢悠悠往宿舍走回去。

    回到宿舍我最大的感想就是以後得控制這貨吃東西,太沉了。把他背到宿舍我腿都軟了。把他扔在牀上,他一直昏迷不醒。我看着被我隨手扔在一旁的畫軸,氣不打一處來。既然說我打開就會死,那我乾脆不如直接把它燒了!我掏出打火機就要燒了它,王敬突然推門進來:“你幹嘛?你瘋了?”

    “不是我瘋了,是這東西讓老三瘋了!”我看着她急匆匆地進來,手一抖,火苗沒等碰上畫軸打火機就掉到地上。

    “剛纔我見你揹着老三回來我就覺得不對勁,到底怎麼了?”王敬替我撿起打火機。

    我把剛纔在衛生站發生的一切都告訴王敬,王敬伸手摸着畫軸,我趕緊攔着怕她打開也變得和老三一樣。

    “幸好我來得及時,老三的魂可能被畫裏的東西勾走了,要真是這樣,你要是把這畫燒了,他的魂就再也回不來了。”

    但是在他沒打開畫軸之前那個抽風的樣子也不對勁啊?現在也空管那些,最主要的還是先把老三給救回來。

    我拿着畫軸也猶豫不定,打開會怎麼樣,如果我和王敬都和老三一個樣,那等付九來找我們的時候只能順手給我們收屍了。

    “這畫我自己看,要是有什麼危險的話你留在這還能去找付九。”我跟王敬說着,就要打開畫軸。

    我見王敬轉過身去,這幅畫被我一點一點攤開,上面畫着的是一個花容月貌的古代女子在對鏡梳妝,銅鏡裏倒映出來的臉用傾國傾城形容也不爲過,畫出來栩栩如生,就像是畫中仙子。銅鏡裏的臉就像是要活過來一樣,我只覺得眼前一晃,等我再睜開眼睛的時候,我眼前哪還是我的宿舍,分明就是畫裏的屋子,眼前就是那個女子在梳妝!

    帶着刺繡的絲綢鴛鴦帳,古香古色的裝飾擺設,旁邊的香案上擺着酒壺酒盅古銅托盤,翠綠的葡萄點綴其中,都和畫上的一模一樣。我突然回過頭,還站着兩個小丫鬟,低眼看着腳尖。

    “公子可看夠了?”女子通過銅鏡看着我,我也看着她。天知道這是個什麼鬼。

    這女子見我不說話,一揮手讓丫鬟出去。她站起來一點一點接近我,我下意識後退兩步。

    “公子不用怕,奴家這裏對公子來說是世外桃源,公子且安心住下,奴家日夜侍奉左右。”這女子微蹲作福。

    “我是來找人的,找我兄弟。”後退的我不小心跌坐在鴛鴦帳裏,前有絕世美女,身下是粉紅絲綢,對我來說刺激還是太大了。

    “奴家這裏只等公子一人,未曾見過其他公子。”女子走到香案邊拿起酒壺倒了一杯酒,纖細的手指捏起酒盅遞到我面前。我心裏唸叨着非禮勿視,一想起來這要是被王敬或者阿雪發現,我這估計是保不住這一條小命了。

    “那個啥,我還有事,我先走了啊。”我眼見我這抵擋不住,估計一會就得犯原則錯誤,趕緊奔着門就跑出去,剛邁出門就覺得胸口一悶,眼前一黑。

    再睜眼我發現我躺在宿舍的地上,手裏還抓着那副畫。王敬坐在我牀邊拄着頭看着我:“怎麼,被畫給迷住了?抓的這個死,我怎麼都沒搶過來你手裏的畫。”

    我爬起來不敢看,把畫給捲起來。我突然聽見老三在嘿嘿嘿地樂,人還是昏迷。如果他也在畫裏,這老三樂的這麼猥瑣倒也是能理解。

    “我剛纔好像進入畫裏了,但是我沒見過老三的影子。”我避重就輕,沒敢全說。

    王敬仔細盯着我臉,看得我都納悶。我摸着自己的臉:“怎麼了,我是不是又帥了?”

    “我呸。”王敬遞給我鏡子,“你自己看看,你還有人模樣嗎?”

    我接過鏡子,看着鏡子裏的自己都嚇了一跳,臉上一點血色都沒有,發青的眼眶,沒比死人強多少。我心裏一陣後怕,我就在畫裏待了一會,我就成這樣了?那老三呢?我趕緊看向老三,出了臉上猥瑣的笑以外,也沒像我這樣。

    “可能是因爲今天就是阿雪給我最後期限了吧?”我把鏡子放到一邊,直覺告訴我不能再等了。我去拿掛在門後背包裏的匕首,放在外套裏面的口袋,拿起畫軸就要打開,王敬趕緊攔着我:“你瘋了?這畫有問題,你就不怕你應付不了?”

    “我總不能見死不救啊。”我剛要打開這幅畫,其實我也在想到底怎麼辦。沒想到王敬趁我沒注意一把搶過畫軸,打開這幅畫。我還以爲王敬會跟我一樣,沒想到她居然什麼事都沒有。她盯着畫看了半天,最後才嘆口氣:“這畫上的美人看來是隻勾男人的魂,你自己小心吧。”

    她把畫遞給我,瞪着我:“你要是被畫裏這美人勾得回不來,我絕對不會救你。而且等你回來的時候,鬼放過你,我也不會放過你。”

    看着她的表情,我打了個冷戰。女人吃醋是天性,哪怕對方還是畫中仙。



    上一頁 ←    → 下一頁

    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