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九十四章 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九十四章 紙字體大小: A+
     

    我和老三回了宿舍沾枕頭就睡着了,等我們睡醒的時候都第二天中午了。我睜着迷迷糊糊的眼睛瞟到桌子上的紙。

    昨晚上從天上飄下來的寫着小心的紙被我隨手就帶回來,我想起來之前還有一張寫着快逃的紙。我拿着兩張紙來來回回看着,也看不出個所以然。

    老三也醒過來了,頭髮都睡得跟炸了的雞窩似的,坐着看着拿着兩張紙的我:“老四啊,這沒準就是風吹來的,點子正讓你撿到了,就是兩張白紙,有啥好看的啊?”

    我把紙扔在桌子上,又躺回來。又是兩天沒睡個安穩覺,這好不容易回來睡了,還真就不想起來。本來打算再睡個回籠覺,我突然想起來昨天的王敬。

    她一直都把自己當做照顧我們的大姐姐,但是她其實也是個女孩子,碰見難過的事也會難過,雖然這女孩並不普通。

    我掏出手機給她打了電話,也不知道她醒沒醒。響了有一會兒她才接。

    “敬姐?”

    “怎麼了?”聽着語氣應該不是很在意昨天的事了。

    “沒事,我就是看看你有沒有在自己偷着哭。”

    那邊沒說話了,過了好久她才說:“再胡說你信不信一會我就過去掐死你?”

    “好啦,你沒事就好,我掛了。”

    掛斷電話,老三從牀上下來,拿出之前吃剩下的付九帶來的蛋糕。我看着他把蛋糕拿出來準備開吃,我趕緊攔着他:“老三啊,這蛋糕怎麼說也放了兩天了,你就不怕吃壞肚子啊?”

    老三根本就沒管那個,拿着小叉子就開吃,還蹭了一嘴的奶油,含糊不清地跟我說:“浪費啥也不能浪費糧食啊!我看你就是嫉妒我你現在不能吃東西。”

    “我呸!”我也懶得管他,起來收拾收拾洗漱。沒等我走進洗漱間,我就聽得一陣腳步聲跑過來,老三就跟屁股着火似的一頭扎進洗漱間更裏面的洗手間,一陣炮火連天薰的我都沒心思刷牙。

    我在洗漱間門口站着等他,過了一會他才從裏面捂着肚子出來直哎呦:“哎呦,老四啊,你說的對啊。”

    “不,還是你說的對,糧食可不能浪費啊。”我一臉壞笑地看着他,沒等他走兩步,連我都聽見他肚子咕嚕嚕直響,他頭也不回直接就奔洗手間去了。

    “壞了的糧食不能省啊!”這是老三在洗手間裏嚎着的話。

    我洗漱完就回了宿舍。今天是最後一天了,我得做出個選擇。我隨手整理着抽屜裏的東西,沒一會老三就給我打電話:“老四啊,來給兄弟送點紙。”

    這貨我記得剛纔見他拿着一小卷紙來着,這就用完了?

    我拿了一卷新的紙給他送過去,沒一會我就聽見沖水聲,他扶着門出來了,給我嚇了一跳,現在他這臉色沒比死人好看哪去,“我說,你趕緊換身衣服,我帶你去對過衛生站,你這十有八九是瘧疾啊,你看你這樣都快脫水了!”

    “行。”老三咬着牙堅持,“不行,又來了!”

    他沒等出來多遠,又回去了。

    等他從洗手間出來,我扶着他換了身衣服出了宿舍,幸好學校對過就有衛生站,這一片的人有什麼小病一般都不去醫院,這衛生站也有護士有大夫,就能治。

    我扶着老三進了診所,幸好來看病的人不多。負責登記的護士見了老三的臉色也嚇了一跳,趕緊安排急診。

    忙活了一會,我扶着老三去衛生站洗手間門口的椅子上輸液,他說離得近,方便。

    一個護士拿着一摞檔案盒文件夾,路過我們的時候不小心拌了一下,幾個文件夾沒拿住掉了下來,我趕緊幫忙撿起來,其中掉下來一張紙,上面寫着:你等着。

    見我拿着那張紙愣住,護士接過我手裏的文件夾:“謝謝你,這白紙就給你了。”

    護士走了,我拿着這紙坐下,這已經是第三張了。讓我等着,我等什麼?

    老三癱在椅子上看着我拿着紙:“老四,這可是A4紙,擦着太硬,傷屁股。”

    “滾蛋!”我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

    老三自從輸了液也好了不少,我也放心了,到現在也沒去過洗手間。

    “哎呦,老四你陪我去個洗手間,你幫我拿着輸液瓶!”老三顫巍巍從椅子上起來,我趕緊拿着輸液瓶陪他去,心裏想着這貨也不禁誇啊,剛說好了不少就又來了。

    不愧是衛生站,連洗手間都很乾淨,就是消毒水味有點重。洗手間裏沒別人,我站在靠裏的窗戶邊舉着輸液瓶,老三關着門在裏面方便。我發現窗臺上居然有一個畫軸,我眼皮一跳。

    這可是畫軸啊,沒準是什麼價值連城的畫,是誰落下的?

    老三也從裏面出來了,湊到我身邊看着畫軸,“老四,你看這像不像電視裏什麼鑑寶節目裏的畫軸?”

    “廢話,捲起來不都一個樣啊?”我沒敢打開,這要是誰說是我偷得,我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你這輸液是不是得一會能完事?”

    “是啊,怎麼了?

    我把輸液瓶遞給老三:“你自己在這待會兒,我去個警察局把這東西送過去就回來。”

    我也不管老三在身後哀嚎,拿着畫軸我就出了衛生站,沒想到一出門就和一個老大爺撞在一起,我趕緊拉住要倒地的老大爺:“對不起啊大爺,我沒看見,您沒事吧?”

    這老大爺看了我一會,又看了一眼我手裏的畫軸,突然伸手一指:“千萬不要打開,千萬不要打開,打開你命就沒啦!哈哈哈哈!”這老大爺瘋瘋癲癲地手舞足蹈就離開了。衛生站的護士聽見動靜,站在我身後小聲說:“這老大爺瘋了有一段時間了,這是家裏人又沒看住,跑出來了。”

    “這畫軸,是你們這哪位大夫的麼?”我拿着畫軸給護士看,護士搖搖頭:“不是,我們這衛生站不會有這種東西,這是違反規定的。你還是去看看跟你一起來的朋友吧。”

    我尋思我這也沒出來多一會啊,這貨又怎麼了。

    聽了護士的話我趕緊回來,老三癱在椅子上直翻白眼,好幾個護士圍着他又是聽心跳又是掐人中,幾名大夫也趕過來。

    “老三,你怎麼了?”我搖晃着老三,沒想到老三突然正常地看了我一眼 ,咧嘴一笑,搶過我手裏的畫軸,直接拔掉手背上的針頭飛快地跑了!

    剛纔還翻着白眼,現在利索地搶了畫軸就跑,在場的人都一時沒反應過來。老三坐着的椅子上還留着一張紙,上面寫着:我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