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九十一章 紅白雙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九十一章 紅白雙煞字體大小: A+
     

    外面七大姑八大姨都拼了命的往王敬家的院子裏跑,夜裏院子門口的燈照的只有那麼一點,能看見的全是人。

    “王叔人緣不錯啊。”我透着窗子看着外面,“要去看看嗎?”

    王敬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猶豫好一會才說:“算了吧,去看有什麼用,明知道會死,最後一面還不如不見。”

    老三不停地看着我倆,沒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有我倆在他向來不管怎麼從眼前的麻煩裏出去。

    “你說,這個結界是因爲什麼?”我問道。

    “這種結界可能是有東西對這裏發生的事有留戀,纔想重新來過。”王敬若有所思,“而且原因可能是出在你身上,是和你有關的。”

    無法反駁,我要是周圍不發生點什麼那就不是我了。

    王叔家燈火通明,忙活了好一會,嬸子們才慢慢離開,看來是王敬順利出生了。

    我看着王敬,她也來到窗子邊,眼角還有點淚水。

    人散盡了,我們三個打算睡一會,時間差不多了就先出村,結界的事就等付九他們來處理好了,現在優先的事是我還有兩天時間。

    也沒有空餘的屋子,我們三個擠一個炕,我睡中間,老三和王敬一左一右。說實話這麼刺激我還真睡不着。

    閉着眼睛過了不知道多久,我就聽得外面有動靜,隱隱約約好像是嗩吶聲。

    誰家這麼缺德,大半夜不睡覺吹嗩吶?

    我悄悄爬起來出了門,我還順手拿了二嬸家的手電筒借來一用。

    這晚上就我自己,偶爾還颳着小風,村裏也沒有路燈,家家戶戶門口的燈都熄了,雖然說我見過的鬼也不少,但是心裏還會覺得恐怖。

    聲音是從哪來的?

    現在都是半夜了,也沒有人家屋裏也亮着燈的。我以爲我聽錯了,轉身想回去歇着,對面王敬家裏又有聲音。好像是有人出來了。

    我特地站在二嬸家門後面,悄悄探頭看着到底發生什麼,突然有人拍我肩膀,我嚇得趕緊回頭,手電的光也照過去,可能角度不對,來人嚇了我一跳,沒等我“媽呀”一聲喊出來,來人捂住我的嘴,壓下我的手電筒。

    王敬什麼時候跟出現在我身後的我都不知道。她悄悄指了指對面,王叔家裏出來一個瘦弱的女人。

    “她怎麼出來了?”王敬小聲說,“我可沒聽說過女人生完孩子還能這麼自己出來的。而且,不是說她生我的時候就死了麼?”

    王敬的媽媽瘦弱得讓人心疼。她爲什麼會出來?王叔呢?

    “還是趕緊讓她回去吧,沒死是太好了。外面天涼有風,別讓阿姨着涼纔好。”我剛想出去,王敬突然拉住我:“不對勁。”

    王敬的媽媽就直勾勾地站在門口,好像是在等着什麼。

    “還是過去看看吧。”我直接出來了,沒等我說話,就聽左右兩邊都響起來嗩吶聲。我拿手電晃着周圍,什麼都看不到。

    天上零零散散好像是下雪不知道掉的什麼。我擡頭一看,一張什麼紙直接擋住我眼睛。我拿下來一看,居然是紙錢。

    哪來的紙錢?

    嗩吶聲越來越近,我心裏只感覺越來越不對勁。王敬的媽媽臉上突然笑出來,也不知道她在笑什麼,深更半夜裏笑的我汗毛都豎起來了。

    兩邊的嗩吶聲就在耳邊了,我終於看清了!這分明是兩隊的鬼啊!

    一隊披麻戴孝,隊伍前頭的鬼蹦蹦跳跳撒着紙錢,隊伍中間的鬼還擡着一口棺材,另一隊穿的紅紅火火擡着轎子帶着大紅花!

    就在路中間的我不知所措了,身後一隻手拽着我的領子就要往後拉!

    “別愣着了,這是紅白雙煞,百鬼夜行啊!”

    王敬着急地把我拉回來,我只覺得天旋地轉,一恍神,我就在一個密閉的狹小空間裏,四周都是木板。

    壞了,我突然想起來被白煞擡着的棺材。我打不開,拼了命地敲:“有人嗎?”

    這時候怎麼可能有人?

    “你在哪?”王敬的聲音就像從我上方傳過來。

    “不知道啊,我好像在棺材裏。你在哪?”

    “我在轎子裏,手腳都被捆着動不了。聽聲音棺材好像就在我下方啊!”王敬有些着急。

    不知道在過一會兒會有什麼麻煩,現在不能拖了。我用力砸着棺材板,吃奶的勁兒都用上了。“老子都死了還給我玩這套!”我氣不打一處來,越來越急躁,“沒完沒了的,我不是鬼嗎,就這麼點能耐我好意思去當鬼嗎?”

    可能這次是用勁用的夠大,整個棺材板被我砸開,我被摔到地上。周圍的鬼既有披麻戴孝的鬼,也有紅衣紅花的鬼,見我逃出來都四散跑開了。我一個骨碌滾到一邊,關着我的棺材上頭就是那個花轎。我趕緊掀開轎簾,王敬被繩子困在轎子裏的椅子上。我給繩子解開,拉着王敬出了轎子。

    周圍一片漆黑,這百鬼夜行的隊伍沒想到這麼快,我們都快出了村子了。我和王敬驚魂未定,看着轎子和破碎的棺材,這明天不知道怎麼解釋的好。我突然感覺手好像被風吹的有點涼,我拿着手電照着我的手,剛纔砸棺材的時候被木刺劃傷了。王敬隨身帶着紙巾給我擦着傷口。

    “還是回去再包紮吧,我比較擔心你媽媽那邊。”我用沒受傷的手拉着王敬趕緊往回趕。

    王敬的家就在眼前了。我們快跑幾步,王敬的媽媽已經不見影子了。

    “可能是回去了。如果沒回去的話王叔叔不能一點動靜都沒有。”我小聲說着。王敬點點頭,和我一起回了二嬸家。

    老三也醒了,迷迷糊糊地看着剛回來的我倆:“大半夜不睡覺玩什麼幽會啊。”他看着我手上的血突然精神了:“哎呦,老四你手怎麼了?”

    “沒事,出了一點意外。”我無所謂地晃晃手,傷口在手背,不大不小,還在流血。王敬從包裏拿出來繃帶棉籤給我包紮,幸好那棺材裏沒什麼毒。

    我看着包紮完的手,往炕上一躺:“都歇會吧,天亮了就走。反正咱們目的都完成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睡了一會,我們有被外面吵醒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
    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