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八十章 邪門的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八十章 邪門的樹字體大小: A+
     

    我和老三撞着門,怎麼也撞不開。這一屋子的腥臭再加滲血的天花板,還有這顆古怪的樹,怎麼想也不覺得是什麼好事。

    以前我總抱怨怎麼碰上那麼多事,這回只能怨自己,這可是我倆自找的。

    門撞不開,老三指了指窗戶:“咱走窗戶吧!我就不信了,大鐵門攔得住咱們,這玻璃玩意咱還打不碎了?”

    我拉開窗簾,老三用窗簾的布包着拳頭,一拳頭過去,沒聽見嘩啦啦的響聲,只看見老三抱着拳頭直哎呦:“這啥玻璃啊,這麼結實?一般玻璃早碎了啊!”

    窗戶上沒有插閂,但是就是關的這麼嚴實,推不開也打不碎。陽光從這被我們拉開窗簾的窗戶射進來,就聽着這樹的樹葉嘩啦嘩啦響起來。

    “奇怪了,這地方封得這麼嚴實,就算是能進來空氣但是也沒這麼大的風啊!”老三想湊到樹跟前看看,我趕緊拉住他。

    喝血長大的樹能是隨便看的善茬嗎?我們站在樓梯口,血腥味就是從上面飄下來的。是人是鬼就在上頭。

    “走吧,去上頭看看,進了鬼屋不見見鬼對得起這些玩意嗎?”老三拉着我就要上樓。雖然他說得對。

    我們兩個小心翼翼一步一臺階往上走,終於看見二樓的地板。地板上躺着幾具血淋淋的屍體,旁邊還擺放着一個大缸。

    我倆邁上最後的臺階,老三顫巍巍指着牆上:“老四,你看牆上那掛着的,好像不是衣服,是人皮啊!”

    我看着他指着的牆上的掛鉤,我下意識地摸向我的揹包卻摸了個空,今天是逃出來的,我怕他們能從那個匕首知道我的位置就沒背出來。

    三個掛鉤上掛着人皮,就像掛着衣服一樣。我和老三繞着牆根走過去,看着地板上躺着的三個人。這三個人除了頭的皮沒動,身上的皮被拔了個乾淨,最要命的是五臟六腑都不見了,這三具屍體除了肉和骨頭以外什麼內臟都沒有!

    我忍着強烈的嘔吐感一步步接近着旁邊的缸,缸裏全是血水,還看得見上頭偶爾漂浮着的腸子。

    我和老三都只看了一眼就不敢看了。這地上的人十有八九不知道被什麼人給殺了,扒下皮放了血,掏乾淨了內臟,缸應該底下有個裂痕,血滲了下去,居然還能滲透地板,滴到下面的樹上。

    簡直活脫脫的地獄。

    老三想開窗透透風,這二樓的窗戶和一樓的一樣,都拉着窗簾。老三拉開窗簾,伸手推窗戶,窗戶還是一動不動。

    陽光照進來,這二樓居然聽得見鬼哭狼嚎一樣的聲音!

    我和老三不知道哪來的聲音,緊張地看着地上三具血屍,生怕他們突然活動起來!

    “還是趕緊走吧,去一樓也比去二樓的強啊!咱給九哥打電話,讓他來救我們。”老三拉着我就往一樓走。

    我最後看了一眼地板上的屍體,沒動就是好事。

    我和老三下到一樓,這腥臭味薰的我腦子都轉不動了。老三掏出手機剛想打電話就罵了一句:“孃的,這要緊時候居然沒信號!”

    我話到嘴邊沒說出來。跟我這麼久了,哪次想找人救命的時候有信號過?

    “其實,昨天晚上付九跟我說過,今天冥王有事要找我。”都這時候了,只好跟老三明說,“我睡覺的時候發現枕頭下有字條,告訴我快逃。再加上我實在不想給他們當槍使,一時頭疼腦熱就拉着你逃出來了,沒想到還是害了你。”

    我倆坐在一樓的樓梯口。我把昨晚上的事和老三從頭到尾都說了。

    “嗨,我還當啥事呢。其實我也很不樂意給他們跑腿,又沒有好處。你看她們答應過讓敬姐變回來,不也是沒做到麼?兄弟不怨你,要是我我也逃。”老三拍着我肩膀安慰我。

    王敬她是我最大的心結,她因爲我才變成了現在這種活死人的狀態。而且萬幸的是她今天居然不在宿舍,沒和我們一起捲進這麻煩。但是她會去哪?

    明明沒感覺到風,這樹葉在這沙沙亂響,響的我都心煩。我突然瞄到牆根那裏立着一把還帶着血的長柄斧子。

    我彷彿看見了希望。我直奔斧子去了,抄起斧子來到窗戶旁邊。老三躲到一邊,我掄起斧子對着窗戶就是一斧子,原本以爲鐵門我砍不碎這木頭窗子總該碎了吧?

    咣噹一聲,我反倒被斧子震得後退兩步:“孃的,這什麼質量?砍都砍不碎?”

    那樹葉像得更厲害了。熱血一上腦子,我拎着斧子看着這樹,掄起來就要砍:“我讓你響!”

    一斧子下去,沒有砍進木頭的聲音,倒像是砍進什麼軟東西。我拔出斧子,順着我砍得地方居然直噴血!

    “看來這樹沒少喝人血啊?”老三也被這樹嚇一跳。

    等血不再噴了,我繞到被我砍得地方,我想看看這是什麼玩意怎麼會流血。我的眼皮一個勁地跳,眼前嚇得我斧子咣噹就掉在地上,我整個人也癱坐在地板!

    “敬姐你怎麼在這!”我看着樹幹,王敬被綁在上面,我砍得地方正是她的脖子,她一身的血,睜大眼睛看着我!

    我瞬間就哭了:“敬姐,敬姐,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怎麼在這?我不是故意的!”

    我不顧一地的血,跪在地上就往她那裏爬。眼看着王敬有進氣沒出氣,她眼睛裏都是哀怨,嘴在動卻出不了聲音。我大腦一片空白。剛纔還說她是我的心結,現在卻死在我手裏?我拿起斧子,斧刃對着我脖子打算陪她去。

    老三趕緊跑過來搶過斧子扔在一邊,抓起我領子給我一巴掌:“老四!你給我清醒點!哪有什麼敬姐!”

    我蒙了。我再看那棵樹的時候,樹的確是在流血,不過哪有什麼敬姐?

    “清醒過來了?”老三見我愣住不動了,才放開我。

    我失魂落魄地點點頭,怕自己沒醒過來又給了自己狠狠一巴掌。

    “你可嚇死兄弟了,剛看你繞過去看,你突然就跪在那對着樹喊敬姐,還差點自己抹了脖子。要不然兄弟眼疾手快,你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我順着脖子直淌冷汗。這樹真夠邪門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
    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