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七十四章 會不會是殭屍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七十四章 會不會是殭屍啊?字體大小: A+
     

    我就這麼在洗手間和倆小鬼頭待了一宿。我迷迷糊糊也沒睡着,聽了一晚上走廊裏的動靜。天亮了,這倆小鬼頭終於捨得放我回去了。我推開我病房的門,老三已經起來了,他看着我笑道:“兄弟啊,要不要順便看看你的腎啊,是不是有點頻啊?”

    “滾蛋!當着敬姐的面說什麼呢。”我舉起拳頭裝作要打,但是等我手剛往上擡,牽動着後背就覺得疼。

    王敬也起來了,替我疊着被。她看着一臉疲憊的我問道:“怎麼,換牀睡不着了?”

    我看着這沒溜的兩個人,把他倆叫到我牀邊,把昨晚上的事和他倆從頭到尾都說了。王敬和老三紛紛搖頭,昨晚上什麼動靜也沒聽見。老三我能理解,睡起來連開水燙都不怕。但是王敬屬於有點動靜就會驚醒那種,連她都沒察覺,是不是真就什麼都沒發生?是我先入爲主,覺得這醫院真有問題?

    隔壁病房突然鬧騰起來。我們三個站在我們病房門口開着門一聽,隔壁病房哭喊着,幾個醫生推着車就過來了,鬧騰一會車上躺着個人蓋着白布就推走了。看來是病人去世了。醫院裏有人死再正常不過,我們也沒辦法揭開白布看看到底是怎麼死的。突然那對雙胞胎看見我,直接就奔我過來了。

    “小鬼頭,來找哥哥什麼事?”我摸着他倆的腦袋,也不管他們樂意不樂意。

    他倆躲開我的手,看見王敬直接往她懷裏撲。王敬看着我:“你看看你這個怪蜀黍,給孩子都嚇到了。”

    這我上哪說理去?

    這倆小鬼爭先恐後地說:“剛纔那個死掉的叔叔,是這個表情。”他倆同時做了個鬼臉。我們三個納悶,如果是因爲突發疾病死亡,那表情就算再痛苦也不至於成這種鬼臉的樣子。這表情與其說是痛苦,更不如說是恐懼到極點纔會做出來的表情。我和王敬對視一眼,心裏想着這事可能還真就不對勁。

    付九過來了站在門口,還抱着一捧花。他看着王敬還抱着雙胞胎,又看了看我,突然拍拍我肩膀:“早生貴子。告辭。”他猛地把門一關,我對着門大喊:“給老子回來!”

    付九笑嘻嘻地進來,把花遞給我:“二老闆讓我交給你的。”

    我接過花,現在這女鬼都學着玩浪漫了?

    “這是二老闆精心爲你挑的彼岸花。”付九一臉看戲的表情看着我。我看着這一大捧彼岸花,心想着這貨說到底也是個女鬼,彼岸花,這是盼着我早死啊!

    “不開玩笑了。”付九一看這倆雙胞胎,對我努努嘴。意思再明顯不過,他要說正事了,他們聽不得。

    我把這雙胞胎趕走,把門關好。付九看着我們說:“這醫院有問題。連着第三天了,都有人非正常死亡。我們派人來接收靈魂的時候,靈魂都不在了。而且那些人的死法很特別。我聯繫過大老闆,大老闆說他們本來都不該死,是被人活活抽走了靈魂。”

    我心裏忍不住罵街。我要是能活到老,我把我經歷寫成書估計得寫個兩三年能寫完。

    “所以?讓他住院其實是爲了讓他幫你們?”王敬看着付九,也替我不滿。

    “先別急着怪我。其實這件事大老闆有個猜測。”付九拿出來三把匕首遞給我們,“大老闆發現了許薇和徐凌雪的痕跡。她們說不定就在這醫院裏。而且我在醫院的一個角落裏發現了一道黃符,和那個老道用的是同一種。她們不是衝着你來的,但是她們一定會找你,所以這事轉過來想和你也有關,你們沒辦法拒絕。”

    “讓我冷靜冷靜再說吧。”我把匕首丟進牀頭櫃,拉着王敬和老三就走,“我們出去散散步,你自己玩吧。”

    付九衝我們擺擺手。我們三個走出病房,走廊裏的人也多了起來,有護士也有病人。現在我的看誰都覺得可疑。

    “說實話,我討厭這種被別人算好每一步的感覺。”我小聲抱怨着,順着走廊慢慢走,“但是我的命是她們救的,我也沒辦法拒絕。”

    王敬和老三也不說話,就這麼陪着我走着。我想到院子裏轉轉,我們走到電梯門口等電梯。

    “其實我在想,是什麼能讓死者生前感覺到那麼恐怖。如果說是厲鬼,但是一般人看不見厲鬼。”王敬低頭想着,沒一會電梯就來了,裏面一個人都沒有。老三邁腿就上,我們跟在他後面。老三突然衝着我神祕地說着:“你說,在這地方,如果不是厲鬼,那會不會是殭屍啊?”

    我擰着眉毛看着他,這貨的腦子是怎麼長的?“還殭屍,以前叫你少看點殭屍片。有鬼已經夠邪門了,再來點殭屍,還能不能活了?”

    王敬看着電梯的地面,突然彎腰撿起來一個東西遞給我。這東西和我手腕的寫着姓名病房的腕帶很像,但是顏色不一樣,這是黑的,我的是藍的。“你剛纔說什麼來着?”王敬看着老三,老三一愣,自己越說越冷:“我剛纔說, 那會不會是殭屍啊?”

    “這東西是死人身上纔有的,記錄姓名死亡時間死亡原因的腕帶。”王敬看着我手裏的腕帶,“這東西在這,就說明不管是什麼原因,有死人經過這裏。”

    “會不會是醫生在把屍體送到太平間的時候掉的?”我看着手裏的玩意,扔也不是,不扔還不舒服。

    “應該不會,這腕帶是接屍體的時候才綁上去的,沒理由走幾步就掉了。而且要是掉了的話會有人注意。”電梯下到了一樓。門一開,正好碰見那個也叫徐凌雪的護士。我趕緊把腕帶裝進上衣口袋。

    我們出了醫院,在院子裏散步。院子裏還有草坪和樹,偶爾還有長椅,不少的病號都在散步閒逛。我們找了一把在樹蔭下的長椅,周圍還沒什麼人。在長椅上坐着,吹着風享受着暫時的愜意,主要是想讓自己腦子冷靜冷靜。逃走了的老道,還有許薇和徐凌雪都被發現了痕跡,天知道我還能享受幾回這種愜意的生活。

    我仰着頭看着頭頂的樹葉,我發現樹杈上好像有什麼東西。我趕緊招呼老三:“你看,那是什麼?”老三和王敬看着我看的方向。老三眯着眼睛:“什麼東西?好像是個娃娃之類的。”

    老三從地上撿起來一塊小石頭,瞄着那樹杈就把石頭扔過去。老三一向對這種扔石頭打目標的事很在行,我等着看什麼東西掉下來,沒想到那東西一閃,石頭居然沒打到!

    “臥槽?是個活的?”老三納悶,“難道是什麼鳥?”

    那東西突然自己掉下來,這回我們看清了,居然是個拳頭大小的小娃娃,這娃娃的眼珠居然還在動!這娃娃看了我們一眼,發出一陣滲人的尖笑,蹦了三下兩下消失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