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五十六章 要找的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五十六章 要找的人字體大小: A+
     

    我這還真是和唐長老一個樣,九九八十一難一步一個坎啊。

    “你都知道什麼?”付九啃了一大口肉,邊啃邊問。

    “那家旅館的老闆以前我們也認識,生意一直沒有別的旅店好,他也沒介意,前面他說什麼找了個女人,但是我們從來都沒見過,也沒好意思多問,但是就從那時候開始,每年都會有一個女人在他的旅館裏自殺。前年是拿刀子自殺的,去年是在浴室裏溺死的,今年就前幾個月,是着火被燒死的。按我說,您各位沒必要住在那。”服務員說的就跟自己親眼見過似的。

    我們讓服務員出包間休息了,我們繼續吃我們的。

    “他說的能是真的麼?”老三舔了舔剛放下骨頭的手指,“真要這樣警察不是早就介入了?”

    我越想那個狐仙娃娃越覺得有點不對勁。

    付九打了個飽嗝,掏出手機:“是不是真的找個人問問就知道了。”

    也不知道他給誰打電話。過了一會有人敲包間的門。

    “進來!”付九吃飽喝足招呼一聲。

    一個穿着西裝的胖子推門進來,搓着手看着付九,滿臉橫肉都笑着擠到一起了:“九哥,您來了怎麼不和兄弟說一聲啊。”

    付九指了指他旁邊沒人坐的椅子,胖子順勢就坐下,那椅子發出不堪重負的聲音。付九拍了拍胖子的肚子:“行啊,幾年沒見富態了啊。”

    щщщ ✿тTk Λn ✿℃ O

    “九哥您別開玩笑了,這不是,人到中年發福了麼。”

    “別跟我胡扯,你是人麼?”付九對我們說,“他叫劉軍,這個地區負責的鬼差,最擅長溜鬚拍馬。”

    “你們好,你們好。”劉軍衝我們挨個點頭哈腰。

    “行了,叫你來是問你旁邊不遠那個旅店的事。聽說死了幾個人,是真的麼?”

    “九哥,不蠻您說,這事還真有。那個旅店不知道是哪路來的妖魔鬼怪,每次下手我們都找不到蛛絲馬跡,只能接來死者的魂,而且死法的的確確是自殺,我們也沒辦法。”劉軍就跟被點了笑穴似的。

    “不怪你。那旅店門口供着狐仙。狐仙攝人心魄,不留任何痕跡。它又不是完整的狐仙,沒有自己的意識,只會完成供奉人的心願。”付九一拍桌子,“吃好了就走吧,我們去會會那狐仙。”

    “九哥,我還沒吃呢。”劉軍看着被我們幾個吃的乾乾淨淨的盤子欲哭無淚。

    “你看看你這肚子,都給我們丟臉。以後要求漲工資的時候你別來啊,要不然大老闆看到你就覺得我們純屬哭窮。”付九一點臉面都不給。

    我們幾個出了飯館,周圍都沒有行人了。這火車站附近大半夜的都找地方睡覺了,誰還有心思閒逛。

    “敬姐,你說這狐仙好對付麼?”我湊到王敬跟前小聲問她。

    沒等她說話,拉着那從玩具熊裏出來的小鬼的手的林葉青說道:“歷史上狐仙只有一位,商朝的蘇妲己。蘇妲己死後妖魂被徐福帶走去了國外,被那邊當地人稱爲玉藻前。後來再也沒有真正的狐仙,只有狐仙的殘魂。沒什麼大的本事,但是會完成供奉人的心願。”

    沒說幾句話,我們就到了旅館。推開門,給我們登記的夥計也不在了,換了一個男人,長得很陰柔,毫不懷疑他化化妝就能當做女人。

    “你就是這裏的老闆?”付九走到他面前。

    這男人點點頭。

    “那邊的娃娃還挺特別的啊。”付九指着狐仙娃娃。娃娃面前的香爐居然還插着剛點燃不久的香。

    “人啊,活在世上就要有個寄託。”老闆挨個打量我們幾個,那眼神看得我一個勁起雞皮疙瘩。

    付九也沒跟他多說,直接上樓了。我們跟在他身後,不知道他有什麼打算。

    “那香你們都聞了吧?”付九問我們三個。

    我們對視一眼點點頭。

    “葉青你看着王敬,劉胖子你看着他倆。你們都回房間。現在還沒到時候。”付九說到這就回了他房間。我們各自拿着鑰匙,本來就疲乏,反正有他們在也沒什麼好擔心的。

    一個房間就兩張牀,我看看劉胖子的體型,只好我和老三擠一張牀。隨便洗漱洗漱,一看時間還有半個小時就十二點了,已經夠晚了。我們都打算睡覺。

    也不知道是不是坐車坐的太累了,我迷迷糊糊沒有一會就睡着了。

    睡着睡着,我突然聽得好像有人在走廊唱什麼戲。我心頭火就起來了,這大半夜不睡覺在走廊唱戲?誰這麼沒有公德心?

    我坐起來,老三和劉胖子呼嚕打的一個比一個響,怎麼叫也叫不起來他們。

    算了。我還是自己去看看吧。

    聲音像是個女人。我打開門探出頭,一個一身紅衣服的女人背對我唱着聽不懂的戲。

    “我說,大姐,大晚上別唱了,都睡覺了。”

    她沒搭理我。反倒是我越聽越瘮人。

    “大姐?”我叫她兩聲。她終於回頭。這哪是什麼大姐,這不是這旅店的老闆嗎?

    我有點被嚇住了。我見過不少的鬼都沒覺得嚇人,被這不男不女的人嚇住還是頭一次。

    他一邊發着女聲唱着,一邊向我靠近,我想回屋鎖門卻發現我動不了。他衝着我招手,我身體居然要往他那裏走!

    邁出一步,我心裏越跳越快,突然我覺得有人抓着我領子把我拽回來!我沒站穩躺在地上喘着粗氣,就覺得眼前一陣天旋地轉!

    等我看清天花板的時候,老三蹲在我旁邊看着我:“兄弟啊,你睡覺啥時候有夢遊的毛病了?這兄弟要是不攔着你你都從窗戶跳出去放飛自我了!”

    “你說什麼?”我覺得腦子渾到轉不動,我再一看眼前,我根本就沒在門口,反倒是在窗臺邊!窗戶都打開了!

    “要不是一陣風給兄弟吹醒了,兄弟都沒發現你要跳出去。”老三打着哈欠。

    我看屋子裏只有我和老三,我問他:“劉胖子呢?”

    “不知道。可能是去起夜了吧,怕有聲音影響咱睡覺他就出去了。”

    房間門突然被打開了,劉胖子站在門口照顧我們過去。老三扶着我走出來,王敬看我被老三扶着,趕緊過來問我:“你沒事吧?”

    “我應該是沒事。”我看着走廊的盡頭,付九和林葉青還有劉胖子就在那,圍着一身紅衣服蹲在牆角的旅店老闆。

    “醒了?”付九見我出來,隨手從口袋裏拿出一截繩子遞給劉胖子,“把他捆好了。”

    劉胖子接過繩子就把老闆捆了個結實,老闆幽怨的眼神盯着我,不男不女的聲音衝我喊:“明明就差最後一步了,我就要完成願望了!”

    “他被狐仙殘魂上身了。他殺了那些人就是爲了湊滿五行,刀子自殺是金,溺水是水,燒死是火,你要是跳下去就是土。最後他用木叉子叉死是木,爲的就是要追魂,把他想找的人的靈魂從冥界追回來。那上供用的香,就是用來製造幻覺的香,他盯上的人都死在幻覺裏。”付九從他手裏搶過一個木頭刻成的叉子,這東西尖到只要對着脖子,就是一下子的事。

    林葉青不知道什麼時候去拿的狐仙娃娃,走到他面前狠狠一摔,陶瓷的娃娃被摔得粉碎,肉眼可見老闆身上一團團黑氣散去,他也跟着不停抽搐。

    “沒了這玩意,狐仙殘魂只能消散,再也還害不了人了。”林葉青一邊用溼巾擦着手,一邊盯着不斷抽搐的老闆。

    劉胖子唉了一聲,從地上的碎片裏夾出一塊碎布,紅色的碎布帶着一小塊看不出是什麼的金色刺繡。

    “你認識這東西?”我問劉胖子。

    “這刺繡,是蠱婆才能穿的壽衣上的樣式。”

    付九看了一眼碎布,“明天天亮,劉胖子你帶我們去找有蠱婆的村子。”

    我納悶了,我們本來是要找那個人的,怎麼就成了找蠱婆了?

    付九似乎明白了我在想什麼:“來之前二老闆說,那個人這一世十有八九就投胎成了蠱婆。滇西已經很久沒有蠱婆出現過了。在沈家村那時候出現的蠱蟲,再加上十多年沒有卻突然出現的蠱婆,很有可能那養蠱的人就是他。二老闆說你要想擺脫自己的命,再讓王敬真正的活過來,你只能聽她的去做,沒得商量。”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