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冥妻 » 第五十五章 下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冥妻 - 第五十五章 下車字體大小: A+
     

    可能是許薇感覺到我看她的眼神有點不對勁,她坐下來衝我一眨眼:“這倆醉鬼還真是不禁嚇,開個玩笑就當真了。”

    我半信半疑點點頭。這許薇總感覺不是普通人,好像在處處告訴我她知道很多普通人不該知道的事。

    付九和林葉青也因爲剛纔的吵鬧醒了,付九鐵青着臉看着我們,又看了看許薇,想了好一會纔有氣無力地問道:“這位姑娘,我們是不是在那見過?”

    許薇看着付九因爲暈車鐵青的臉笑到:“大叔,都暈車了還有心情搭訕呢?正好我這有暈車藥。”

    說着,許薇遞給付九一粒膠囊。付九接過來一看,也沒懷疑直接就嚥了下去,看來也是死馬當活馬醫了。

    老三和許薇都是那種自來熟的人,自從一碰面就打開了話匣子,好像怎麼說都說不完。我一點也不懷疑他倆能說個兩天一夜。

    “你們知道太歲嗎?”許薇兩眼放光,“說起來前一段時間我還真夠幸運的,在學校那邊見過一次太歲!”

    不會這麼巧的吧?

    “聽說過,但是也不知道那東西有什麼用。”王敬看着窗外,有一搭沒一搭地說道。

    “太歲肉據聽說吃一塊能長生不老,受過再重的傷也沒問題,只要吃下去就能活過來。但是長生不老也有代價,至於是什麼代價就沒人知道了。”許薇從她口袋裏掏出一個小本本,可能是她記資料的記事本。

    長生不老,也不知道她說的是真是假。我下意識地看了一眼付九,他暈車的反應居然真的輕了不少。

    “我可不信什麼長生不老。”王敬隨便玩弄着玩具熊。

    “就當是我說了個笑話吧。”許薇也不介意王敬對她的冷淡,“長生不老也不好,要經歷太多的生離死別人情冷暖,有時候就麻木了。”

    我始終在意她說的那句,她兩千歲了。

    火車廣播裏喊着即將到站,來來回回的乘客都去門口等着下車,不過距離我們的車站還早。沒想到許薇居然也要下車。

    “我要下車了,要是有機會,我再帶你們去我家看看吧!再見!”

    老三還有點依依不捨,我也只是點了點頭。這女孩還是少接觸的好。她給我的感覺讓我很不舒服,似乎她知道我所有的祕密。

    往滇西去的方向乘客越來越少,整個車廂除了我們就三三兩兩的人。畢竟不是適合旅遊的月份。

    付九似乎也不暈車了,很有精神。見我們三個對面沒人,他和林葉青坐了過來。

    “這暈車藥居然還真有用,下次真應該問問是什麼牌子的。”付九高興地哼着小曲。

    “那女人讓我很不舒服。”王敬把玩具熊還給林葉青,一隻手指敲着小桌板。

    “敬姐,我看你是不是吃醋了啊?”老三一臉壞笑,但是看到王敬瞪着他快要殺人的眼神,他閉嘴了。

    “想太多也沒用,反正她也下車了。希望不會再遇見她了。”我揉揉太陽穴,坐車時間長了還真讓人頭暈,“這次去滇西,會不會很危險?”

    付九沉吟一會,才說:“應該不會很危險,我們要做的只是去找那個人生活過的痕跡以及他的線索,說白了只是去調查。這段時間被他和徐凌雪搶走的鬼魂越來越多,之前二老闆失蹤就是爲了找他的線索。真要是去找他們打架,輪也輪不到我們這些戰五渣。”

    “那爲什麼要帶着老三?”我本來就打算到了地方就給老三找個安全的地方等我們。這種危險的事爲什麼要帶着和這件事沒太多關係的老三?萬一他出了什麼事我這一輩子都會後悔。

    “如果不帶他出來,等我們回去的時候就只能給他收屍了。”

    我沒明白付九在說什麼。

    “生死簿不知道被什麼人修改過,被修改的人裏就有他。”林葉青解釋道,“生死簿一旦被修改就再也改不回來,除非是有什麼寶貝能夠讓他起死回生才能強制修改他的生死簿。除此之外,只有讓他跟着我們,有兩個鬼差跟着他想死也難。”

    我們就這麼各懷心事,再也一句話也不說。我始終沒能理解,爲什麼調查這種事也要我們去。

    火車停停走走,兩天的時間很快,終於到了滇西火車站。

    走出車站的我們都抻了個懶腰,短時間內是真不想再坐火車硬座了。

    天黑了,這滇西站倒是燈火通明,來來往往的人也不少,還有不少穿着特色服飾的人。

    “這麼晚了我們也沒辦法去找村子,看這周圍也有旅店,隨便住下明天早上再去找二老闆讓我們去的村子吧。”付九指了指不遠的旅店。

    見了旅店就跟見了家似的。天知道這幾天坐着硬座睡覺有多煎熬。進了旅店的門,和縣城裏的旅店也沒什麼區別,本來還以爲會有什麼當地特色。唯一不一樣的是這門口的吧檯居然擺着一個古怪的陶瓷娃娃,娃娃前面還有一個香爐。

    登記的事就交給付九,我們開了三間房,我和老三一間,王敬和林葉青一間,付九一間,都在二樓的角落。

    這旅店好像也沒住多少人。可能不是旅遊季節人少了很多,所以這旅店也沒有提供伙食。

    我們直接出了旅店先去找個飯館,車站周圍的飯館和旅店還是不少的。路過了幾家別的旅店,看上去住的人也比我們住的那家多。

    隨便找了一家小飯館,店家還挺熱情,招呼我們來個小包間。

    王敬一直在想着什麼,眉毛都擰一起了。

    “有什麼不對麼?”我見付九和林葉青還有老三都去點菜,包間只有我和王敬,我才問道。

    “那個旅店門口供着的娃娃很不對勁。”王敬似是在盡力想着,“我要是沒認錯,那個不是一般的娃娃,是狐仙。”

    “狐仙?現在的店都不供財神該供狐仙了?”我納悶,這狐仙什麼時候比財神還受歡迎了?

    沒等王敬說話,點菜的三位都回來了。

    “老四,你就等着吧,這家店的特色菜不貴,看起來還好吃!吃了三天方便麪了總算可以吃點好的了!”老三興奮地喝了好幾杯水。

    沒過一會,服務員就端着飯菜上來了。聞着味道還真是不錯。服務員給我們一一介紹,我們也懶得聽,直接動筷子。

    服務員見我們不理他,他也沒生氣,反倒是說:“各位貴客,你們看天也不早,咱家飯館後面還有咱倆的旅店,要不要也一起住下?有優惠的。”

    “不了,我們找到旅店了,就是出門往左不到一百米那家。”老三含含糊糊說道。

    沒想到服務員聽了這話手裏的毛巾突然掉了。

    “有什麼不對嗎?”王敬問他。

    “各位貴客,您各位不知道,那家旅店不乾淨!連續一年了,每年都有人自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